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不说话,静静的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湖中央的凉亭中,初春季节的湖中央寂寥无人,阵阵凉风从湖面吹过,可两个人的心里并未有丝毫凉意。

  天色渐暗,暖暖的夕阳缓缓落入湖面中,鸟儿们也叽叽喳喳的回巢了,皎洁的明月接替了太阳的角色,在天空中努力照耀着行人的路。在这皎洁的月光照耀下,造型纤巧秀丽的湖心亭中,霍去病大大的手掌紧紧的拉着凌茵慕的小手,凌茵慕也不挣脱,任由他拉着……

  回到寝宫里的凌茵慕不时想起她和霍去病在湖心亭的情景,不知不觉便满脸通红……躺在塌上的霍去病轻抚着手中的琥珀,想念着在与他在湖心亭中香娇玉嫩、倾国倾城的凌茵慕,傻傻的笑着……

  第二日吃过午饭,汉武帝处理完政务,让霍去病陪自己练过剑后,正好看到前来宫殿的东方朔,遂剑眉一挑,故意问道:“你的家事处理完了?”

  东方朔笑着回答:“谢陛下关心,臣的家事只是小事,不值一提。”

  汉武帝一听打趣的说:“不知爱卿何时才能改了这个一年换一个妻子的毛病,朕记得你去年追求这个吴氏的时候可是使劲浑身解术,当时这长安的闺秀们无不神往,怎么现在又如此狠心抛弃人家?”

  东方朔想了想说:“启禀陛下,这美女则如同赏画,看似神往而无法触及方能长久,这一旦触及‘但看三五日,相见不如初’,既然无法相守,臣只好散尽家财,让其离去,何必落得两个人皆不愉快呢?!”

  “你倒还爽快,不过这些歪理倒也有几分真。”汉武帝若有所思的说着,似想起了什么“你这几日天天忙着家中之事,不知棋艺可有所长进?”

  东方朔依然笑着说:“微臣别的没什么能耐,只有这棋艺能胜过旁人三分,不然陛下也不会让微臣待命金马门了。”

  汉武帝笑着说:“呵呵,别人都隐居在深山草舍之中,你则隐居在我这金马门内,不给你找点事做怎么行?!”

  酷…(匠?_网N永久免h费KR看◇1小M(说

  “微臣即已沦落入这世俗之中,不遭陛下嫌弃得以在这宫殿中隐居全身,又何必到这深山之中,居住于竹门草舍之下呢?!”东方朔泰然自若的答道。

  汉武帝看着宫殿中拂动的绿柳,浅浅一笑说:“朕今天给你找个对手,看看你们谁的棋艺更胜一筹”回过头看着身旁的荀公公说:“荀攸,去皇后宫中把凌茵慕姑娘请过来”

  荀公公向汉武帝行了个礼“诺,奴才这就去办”说着便朝未央宫走去。

  凌茵慕?霍去病心里一喜,他倒是想看看凌茵慕的棋艺到底如何。杨岭心里也暗暗开心,只要守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她就好。

  “凌茵慕姑娘?”东方朔念叨着汉武帝刚说的这个人,问道:“陛下,这凌茵慕姑娘名字听着倒还文雅,不知这能让陛下与微臣下棋的女子长相如何?”

  汉武帝故意愁眉不展,沉默不语。

  东方朔见状则大胆猜道:“这从古至今,但凡聪慧的女子,相貌皆平平,看来这凌茵慕姑娘也是如此喽,不过能与微臣对弈之人也足见她智慧非凡,见一见也无妨。”

  汉武帝哑然失笑道:“她可是个奇女子,她还跟朕说张骞今年就会回来,你常常研究周易,可知此事属实吗?”

  东方朔大惑不解的说:“张骞?陛下说的可是十三年前出使西域的张骞?”

  “正是此人”汉武帝回答说。

  东方朔掐指一算,仍旧疑惑的说:“恕微臣无能,难道此女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这微臣倒是要见上一见。”

  霍去病听罢心里一紧,忙说:“或许凌茵慕只为安慰陛下才随口说说,她一个深闺中的姑娘,怎知张骞何时回来?”

  汉武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或许她只是想安慰下朕。”

  说话间凌茵慕已被荀公公请了过来,东方朔看到眼前的凌茵慕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凌茵慕着一身淡绿色的衣服,正好与这初春的气息相衬,简单的发髻倾斜的梳在左侧,散落的头发随意披在胸前和身后,浅绿色的发饰点缀与衣服相配,双瞳剪水、仙姿佚貌,盈盈走来、柔美飘逸……

  凌茵慕身子微微一福向汉武帝行礼“凌茵慕拜见陛下,不知陛下让凌茵慕过来有什么要事?”

  汉武帝看着眼前的凌茵慕,神采奕奕的说:“凌茵慕快平身吧,今天朕给你找个对手,看你能否赢了东方先生。”

  “东方先生?”凌茵慕疑惑的问。通道这位就是博古通今、善于占卜之术的东方朔吗?

  东方朔面向凌茵慕低头说道:“敝人东方朔,凌茵慕姑娘有礼了。”

  东方朔?!凌茵慕看着眼前的东方朔,仪表堂堂、潇洒闲雅,俨然一副居士悠然自得的模样。

  凌茵慕又面对东方朔,身子微微一福,“民女凌茵慕,见过东方先生。久闻先生博古通今,占卜之术非凡,凌茵慕在先生面前不过是一个只会下棋的初学者,还希望先生手下留情,别让凌茵慕输得太惨。”

  东方朔垂着头跟汉武帝说:“陛下,这女子面貌如琬似花,声音如娇莺初啭,连说出来的话语也沁人心脾,让微臣实在忘记该如何下棋了,这春意盎然,不如今天只观景不下棋可好?”

  汉武帝笑着对东方朔挑衅道:“这东方先生今天又怎么了?!连棋都没了兴致?!朕倒是有些好奇不会下棋的东方先生是什么样的!”汉武帝又对荀公公说:“荀攸,快把棋盘摆在柳树前面的凉亭中。让东方朔和凌茵慕前去对弈。”说罢又接着对身后的霍去病和杨岭说:“走,你们随朕一同过去观棋。”

  “诺”霍去病和杨岭齐声说,心里暗自窃喜。

  东方朔摇摇头,跟凌茵慕一同坐到摆好的棋盘面前,面前凌茵慕触手可及,东方朔则有些坐卧不安,引得汉武帝他们一阵哄笑。

  汉武帝笑着说:“哈哈,看来这东方朔的老毛病还是难改,不过凌茵慕可要小心了,这东方朔的这个毛病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年都要换一次妻子,朕赏与他的银两也都因此而散失殆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