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忙上前把那女子扶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快起来,快起来。”凌茵慕看了一眼这女子,她一身宫女打份,俨然看不出这就是当时在平康巷那个蓬头垢面的女子,看她的长相倒也眉目如画、弱柳扶风。

  霍去病看了一眼李侍奉和那女子,淡淡的说:“你就是李侍奉?当日便是这女子让凌茵慕帮忙送信的?”

  李侍奉忙说:“奴才便是李侍奉,奴才的妹妹当日身陷险境,幸遇凌茵慕姑娘相助,才能跟奴才兄妹重逢。现奴才想着这音律苑也没几个人,让奴才的妹妹先在这帮忙做些打杂的活计,也方便奴才照顾。”

  “那你自己看着点,别再生出别的事端来。”霍去病有语气则更像是在警告李侍奉。

  李侍奉忙回答:“一定,一定,奴才会照看好妹妹不让她惹出什么事端来的。”

  凌茵慕则被摆在桃花园中的各式乐器吸引住了,好奇的这个看看,那个摸摸。看到还在霍去病面前毕恭毕敬答话的李侍奉,心急的走过去说:“李侍奉,不知你可否教我这些乐器是怎么玩的?”

  李侍奉连忙点头说:“这个容易,只要凌茵慕姑娘吩咐的,奴才定当全力以赴,你想先学哪个?”李侍奉说着便走到了乐器中。霍去病也跟了过去。

  凌茵慕看着这些乐器,无从下手,“随便哪个,你演奏我看看,喜欢的话,我再学好吗?”凌茵慕心想,一会哪个好听学哪个,反正自己一个也不会。

  李侍奉应允之后,把乐器逐一为凌茵慕演奏了一遍,可凌茵慕并未对此有兴趣,看来自己在现代还真是缺少音乐锻炼。

  李侍奉看出凌茵慕并不感兴趣便问:“凌茵慕姑娘可识得音谱?”

  凌茵慕摇摇头“不认识,音律苑就只是演奏这些乐器吗?”

  “回凌茵慕姑娘的话,演奏只是一部分,还有歌曲、舞曲的编排,不知凌茵慕姑娘对此可有兴趣?”李侍奉回答。

  歌曲?舞曲?反正在这里也闲来没事,倒不如学来玩玩,只当顺便陶冶情操了。“我想学下歌曲和舞曲,不知李侍奉有时间教我没有?”凌茵慕想了想问。

  “奴才的音律苑每日午时过后会有一个时辰是休息的时间,凌茵慕姑娘如果此时有时间可到音律苑来,奴才定当教凌茵慕姑娘。奴才的妹妹在歌舞方面颇有造诣,凌茵慕姑娘若不嫌弃也可让奴才的妹妹教。”李侍奉回答着。

  “放肆,凌茵慕只是让你教,你怎么能推脱让你妹妹教?!”霍去病听后怒喝道。

  李侍奉忙惊恐的回答:“霍郎官教训的是,奴才只是害怕有事忙不过来,没时间教凌茵慕姑娘。”

  凌茵慕觉得霍去病有些小题大做了,心平气和的说:“没事的,没事的,谁教都一样的,反正我就想入一下门。那就这么说定了,每日午时过后我过来学习歌舞,你若没时间让你妹妹教也行。”

  李侍奉带着妹妹一齐向凌茵慕行礼“诺,奴才(奴婢)定当不负恩人所托。”

  害怕霍去病又要疾言厉色的训话,凌茵慕跟李侍奉他们打了声招呼则拉着霍去病离开了桃花园。

  李侍奉的妹妹看着霍去病远去的背影恋恋不舍,她第一次在平康巷见到这个男子以后,这个男子的样子就一直出现在她的梦里,挥之不去,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她也很清楚的明白,她心里的这个男人心里只有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可是她仍奢望这个男人能看自己一眼,偶尔想起自己……

  霍去病和凌茵慕一齐在御花园后面的湖边走着,霍去病看到四下无人则跟凌茵慕说:“那个李侍奉和他妹妹都不像是什么善类,你以后还是少跟他们打交道。”

  凌茵慕反问道:“你只见过他们一面,就说他们不是什么善类,这么说是不是太武断了?”

  霍去病泰然自若的说:“你救了他们,他们反倒不上门道谢,足见他们并不厚道。你又说让李侍奉教下你歌舞,他倒让他妹妹教你,这是因为你在皇后那边的地位,想让你帮他妹妹引荐,足见此人居心叵测。”

  想不到这个古代人分析能力这么强,但这会不会是他多想了呢?凌茵慕迟疑的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也许是他们太忙了,所以没来得及道谢?又或许他真的很忙,所以才让他妹妹教我的?”

  霍去病静静的看着凌茵慕,并不反驳“希望是我想多了,如果他们有这方面的意向,你就不要再理会他们了。在这宫里想要攀附权贵的大有人在,防人之心不可无。”

  “嗯,小女子仅遵将军令。”凌茵慕挤眉弄眼的说,看到笑逐颜开的霍去病又接着说:“放心吧,我只是太无聊想学习下歌舞,我会小心的。不过你为什么不觉得我是借你攀附皇后娘娘呢?”

  “你?你并不想进宫,是我们逼着你没办法才进来的,如果真是借我攀附姨母,我也心甘情愿。”霍去病脉脉含情的回答道。

  这个霍去病,油嘴滑舌!凌茵慕不再作声,只是静静的走着。

  看到眼前的凌茵慕,霍去病目不转睛的问:“话说回来,那你学歌舞是准备给谁看的?”

  凌茵慕嫣然一笑“你猜猜看。”

  “除了我,还能有谁?!”霍去病神气十足的说。

  凌茵慕斜着瞟了霍去病一眼,“哼,给你看还用得着学吗?!”

  霍去病嬉皮笑脸的说:“女为悦已者容嘛,反正我就认定了你是为我学的。不过放心好了,你学不会也没关系,我是不会介意的,会不会歌舞我都喜欢你的。”

  “无赖!有些人就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凌茵慕不屑的看了霍去病一眼,故作生气的说。

  霍去病目不转睛的看着凌茵慕,神思恍惚的吟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砖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应该就是如此了。”

  更i新:最_快上酷_Y匠P网

  被霍去病这么一称赞,凌茵慕原本装出来的怒气也没有了,竟不知如何应答。不知自己是真有他说的这么美,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