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侍奉出了未央宫便把自己这几年入宫攒的家当悉数拿出,向宫里请了假,按照妹妹给的地址出宫去了平康巷,关押妹妹的老鸨并不打算放人,李侍奉则出示了宫中的令牌,威胁说他妹妹是宫中走失的宫人,胆敢不放皇上则会派兵夷平这平康巷。

  老鸨也是个明白人,跟谁斗也不能能皇上斗,再加上李侍奉带的银两也不少,遂将妹妹和她的卖身契一并还予李侍奉,李侍奉看着惨遭凌辱,伤痕累累的妹妹,心生怜爱,便把妹妹带入宫,先留在身边养伤。

  霍去病和杨岭已奉旨进宫面圣,汉武帝将霍去病和杨岭归建入御前侍卫任郎官,保护汉武帝近身安全。

  霍去病剑术非凡,汉武帝特命霍去病跟随自己左右,常陪自己练剑,其间汉武帝发现霍去病的军事韬略和自己攻打匈奴的雄图大略不谋而和,甚是喜欢,便允许霍去病可随意进出尚书房,有意识的培养霍去病。

  闲暇之余霍去病便会带上好吃的好玩的,去卫皇后那里拜会自己的姨母,当然他心中最想见的那个是凌茵慕。

  卫皇后心里也自然清楚,每次一见霍去病过来,忙命慧心叫了凌茵慕过来,自己则称有要事在身离开。

  凌茵慕并不避讳,对霍去病常送的小礼物也欣然接受,在她看来谈恋爱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但这终究是在古代,又是在姨母的未央宫中,霍去病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凌茵慕,或是两个人相互讲些新奇的话题,并未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感觉更像是两个知己在一起聊聊天,心中的甜蜜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晓了!

  就这样每天悠闲着过着,一日早上凌茵慕起床只见镜花一人为自己梳洗,便好奇的问:“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在?水月呢?”

  镜花面露悲色,伤心的说:“凌茵慕姑娘,我妹妹水月她昨日得了顽疾,呕吐不止,今日连床都下不了了,奴婢和妹妹都身份卑微,这宫中的御医也迟迟不来,恐怕奴婢的妹妹性命堪忧。”

  凌茵慕一听忙起身,披散的头发也来不及整理,对镜花说:“快带我去看看。”

  酷J'匠l8网唯一正版l,b、其-他都是/盗z版*%

  镜花惶恐的说:“凌茵慕姑娘,奴婢身份低贱,凌茵慕姑娘实在不便前去探望。”

  “生命面前人人平等,哪有富贵低贱之分,你若想救你妹妹便赶紧带我过去看看。”凌茵慕说着便拉起镜花往她们住的方向走去。

  凌茵慕到了镜花和水月住的房间,这里相对自己的房间确实有些简陋,但相对自己在淮南王府的那个阁楼则强多了。凌茵慕看到水月躺在塌上,面色、口唇苍白,水月看到凌茵慕已无力起身行礼却还要挣扎着起来,凌茵慕忙示意水月不用起身。

  凌茵慕检查了下水月的情况,问道:“水月,你吐之前有没吃什么东西?具体情况你跟我讲一下。”

  水月有气无力的说:“凌茵慕姑娘,奴婢昨天只是吃了些前天剩下的饭菜,傍晚的时候腹痛难忍,呕吐不止,现在仍然腹痛的厉害。”

  “看来是急性肠胃炎。”凌茵慕想了想说。

  “急性肠胃炎?是什么?凌茵慕姑娘,奴婢的妹妹会不会死?求凌茵慕姑娘救救奴婢的妹妹吧。”镜花边哭边求凌茵慕说。

  凌茵慕忙说:“没事的,没事的,这点事水月是不会死的。镜花你去厨房弄一勺盐一勺糖放入一个碗中,用热水冲开让水月喝下,再拿些葱白捣碎炒熟,每日两次敷在水月的肚脐上。这几天你就在这照顾她吧,我那里的事自己处理就行了,让水月吃些清淡的、细软的、少油的食物,再有什么不舒服你再跟我说就行了。”说完凌茵慕起身便准备离开。

  镜花感激的说:“多谢凌茵慕姑娘,奴婢这就去办。”

  凌茵慕回到房间,自己梳洗了一番。下午便看到镜花过来欣喜的说水月好多了,凌茵慕嘱咐让水月再多休息几日。

  水月身体完全康复了之后跟镜花一起又感激了凌茵慕一番。此后她们相熟的宫女有什么不舒服都会来找凌茵慕,凌茵慕也不介意,每每来人都细心应诊,无一例外,久而久之,凌茵慕的医术在宫中已小有名气。

  凌茵慕在皇宫中的日子充实了许多,不少嫔妃娘娘们都来找凌茵慕,除了身体不适外,一些美容护肤的问题也是后宫嫔妃们热忠咨询的问题,可能是她们大都害怕自己容颜迟暮会不得圣宠。

  凌茵慕并不吝啬,还不分黑夜的研制出了不少植物美白养颜的东西,后宫的嫔妃们出手阔绰,凌茵慕的小金库里不知不觉存了不少价值不菲的东西,凌茵慕把这些东西偷偷藏在自己的梳妆台后面的暗柜里,以备不时之需。

  早朝过后汉武帝要跟朝中大臣们商议国事,霍去病也无事可做,便陪了凌茵慕在未央宫内的御花园走走,不知不觉中枯木已开始长出嫩芽,万物复苏,天气回暖。

  踏着地上刚刚长出来的青草,呼吸着初春的空气,感觉这的生活着实惬意。御花园里的花朵还没来得及开,只有一年四季翠绿的松柏挺拔的守护在这里,霍去病和凌茵慕一直在花园里走去,风中时不时的飘来几片桃花瓣,看来这时节桃花已然开了,凌茵慕兴奋的拉着霍去病朝里走去。

  越走近越听到一些歌声、乐器声入耳,难道还有人在这里聚会。待凌茵慕和霍去病走近一看,大部分的桃花已经开了,春风拂过,桃花瓣随风起舞,十分美丽。

  李侍奉正带人在桃花园里排练新曲,看到凌茵慕来了忙放下手中的乐谱迎上前来边行礼边说:“奴才不知凌茵慕姑娘前来,有失远迎。”说着便招呼着旁边帮忙拿乐器的女子过来“这就是帮你送信给我的凌茵慕姑娘,你的救命恩人,还不快拜谢。”

  那女子忙放下乐器走上前来,身子微微一福向凌茵慕行了个礼“奴婢见过恩人,恩人的大恩大德奴婢此生无以为报,来生为奴为婢也要报答恩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