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回去之后,未央宫内汉武帝和卫皇后在主持法师作法,祈求今年一年风调雨顺、民安国泰。

  慧心奉卫皇后的命令在未央宫门口等着凌茵慕,看到凌茵慕回来的慧心忙向卫皇后报告,卫皇后则告知慧心让凌茵慕回房间休息。

  反正凌茵慕也累了,对这边的法师什么的也没什么兴趣,所以凌茵慕对于卫皇后这么贴心的做法,心存感激,很是开心的回了房间,径直走到塌上躺下了。

  凌茵慕一个人躺在塌上,听着外面屋檐上冰条融化的滴答声,想着晚上出去逛集市的情景,想着今天晚上看到的霍去病,他气宇轩昂、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再想想他打倒平康巷那些打手时的飒爽英姿。更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爱护有加、呵护倍至,也很尊重自己的想法,如果真的嫁给他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凌茵慕想到这里不禁觉得脸烫烫的。

  凌茵慕望着这古色古香的宫殿,在她原本的世界,这里不过是供游客欣赏的名胜古迹,而现在的自己竟然天天住在里面……而汉武帝,卫皇后,卫青,霍去病这样的人物,曾经的自己也只是在书本里了解,而现在的自己可以那么清楚的看在眼前,那么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性格、脾性……

  既然上天让我到了这个世界,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去改变这个世界,改变历史呢?凌茵慕一遍遍的问着自己,试试看也好嘛,反正既不知道怎么回去,也不知道自己的结局,那么创造点属于自己的历史也是好的,嘿嘿……

  回到卫青府中的霍去病,也径直躺到塌上了,隔壁的杨岭听到霍去病回来的声音,心里知道凌茵慕已经平安的回宫了,下意识的摸了摸紧贴胸前的小木梳,安谧的睡去。

  霍去病则无法入睡,他的眼前不断浮现出凌茵慕的样子,她的纤纤玉手,她的柔美飘逸,她的含娇细语,她的回声举步,她的幽韵撩人……她的一颦一笑都带动着霍去病的心弦,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霍去病拿出放在胸前的那枚琥珀仔细端详,琥珀金黄剔透,里面的那一对小虫子就是自己和凌茵慕的化身,就算沧海桑田,仍是彼此唯一的爱人!

  第二天凌茵慕应邀去卫皇后宫中陪三位公主玩耍,凌茵慕把昨晚从宫外买的一些好玩的小玩意带给了三位公主,三位公主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些宫外的小玩意,又新奇又喜爱,四个人一齐玩了一整天,卫皇后也乐意之至。

  陪公主玩了一整天的凌茵慕一回房间就睡下了,这夜并不像前一夜那样失眠,凌茵慕一沾枕头便呼呼大睡了起来。等到早上醒来,镜花、水月已在门外侍侯,见到凌茵慕毕恭毕敬之余多了几分亲切。

  凌茵慕起身更衣时拿出了那个用血书写的手帕,那个平康巷内的女子还等着自己的兄长去救她呢!

  凌茵慕坐在塌上想了想,遂叫来镜花问道:“镜花姐姐,你们可认识这宫中主管音律的一个李侍奉吗?”

  镜花单手托颌,仔细想了想说:“凌茵慕姑娘,奴婢跟音律苑的人交往甚少,不太熟悉,不如奴婢一会找几个相熟的姐妹打听打听,不知凌茵慕姑娘所谓何事?”

  凌茵慕觉得没必要让镜花她们知道手帕主人的事,遂笑着说:“我听闻李侍奉对于音律尤为精通,故想认识下他,让他教下我音律、歌舞,也不至于天天闲着没事做。此事劳烦镜花姐姐,不必让太多人知道,而且越快越好。”

  镜花听后忙说:“奴婢让水月来帮凌茵慕姑娘梳洗打份,奴婢这就去问。”凌茵慕应允了。

  快中午的时候镜花回来了,她的一个相熟的宫女姐妹有一个跟李侍奉是同乡,她跟那相熟的姐妹一起去见过李侍奉并说明了情况,李侍奉一听凌茵慕是卫皇后身边的红人,欣然答应,说是吃过午饭便过来拜见凌茵慕,看来这个镜花的办事效率还挺快的嘛!

  午饭过后,李侍奉应邀前来,在镜花的带领下到了凌茵慕的房间,李侍奉外表普通,跟这宫里普通的太监没什么区别,可能每天跟音律打交道的关系,眼前的李侍奉在神态上多了些韵味。

  李侍奉看着眼前的凌茵慕和颜悦色的说:“奴才是主管音律的李侍奉,前来拜见凌茵慕姑娘,不知姑娘想学音律还是歌舞?”

  凌茵慕看了看李侍奉,命旁边服侍的人都退下,问了句:“李侍奉可有兄弟姐妹?”

  A7更?j新》最O快}B上酷"匠/网

  “奴才家中还有一妹和一弟,不过他们都还年幼尚在家中侍奉双亲,未曾进宫。”李侍奉答道。

  凌茵慕接着问:“那不知李侍奉的妹妹年方几何?”

  “奴才进宫时妹妹才刚满十周岁,想想至今也快满十四岁了。”李侍奉想了想说。

  才十四岁就不幸沦落风尘,着实可怜,凌茵慕心里不禁有些惋惜,在她的世界里,十四岁的女孩还应该在家里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宠爱着在。

  凌茵慕缓缓拿出手心中的那块用血写的手帕,递给李侍奉,心情沉重的说:“李侍奉,这是我在平康巷遇到的一个女子,她口口声声称你为兄长,还跪求让我帮她把这个交付予你,你且看看,这是否为令妹所书?”

  李侍奉双手捧着手帕看了又看,泪流满面的说:“此书确为奴才的妹妹所写,只是没想到父母双双得病亡故,小弟疏于管教,不务正业,父母生前因病负债累累,妹妹也被迫沦落风尘,每日生不如死……”

  听着此话凌茵慕的眼睛也湿润了,“那你可去救她?”

  李侍奉擦了擦眼泪,跪在地上说:“妹妹和弟弟可是奴才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奴才这就拿银子去赎了妹妹回来。还要多谢凌茵慕姑娘将此书带予奴才,奴才感激不尽。”

  凌茵慕连忙把李侍奉扶了起来说:“我也不忍看她小小年纪就沦落风尘,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遂命镜花送走了李侍奉,可凌茵慕一想起此事仍心有余悸,希望自己这么做可以帮到那个命运悲惨的女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