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茵慕拿出刚才那女子给的手帕递给霍去病“你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霍去病拿起手帕看了看“这是她写给兄长的信,就是那个宫里管音律的李侍奉,让她兄长来这里赎她出来。”

  凌茵慕把手帕拿在手中,叠好,放在袖子中的口袋里。“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平白人家的姑娘谁愿来这里,看那女子也是及不情愿的,还是让他哥哥来赎她回去吧。”

  霍去病淡淡的说:“这件事你看着办,我们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吧!”说着拉着凌茵慕往前走去。

  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了,摆摊的也寥寥可数,这冬季夜里的风吹着人凉飕飕的,凌茵慕不自觉的裹了裹身上的披风。

  霍去病见状顺势用右手拉住了凌茵慕的垂下的左手,凌茵慕猝不及防,紧张的握起拳头,霍去病并不在意,大大的手掌稍稍用力的包裹着凌茵慕小小的拳头,他的手掌暖和极了,热热的温暖着凌茵慕冰凉的小手。

  任凌茵慕怎么使劲也抽不出自己的手,看着洋洋得意的霍去病又气又急的说:“流氓”

  霍去病这次并未觉得不好意思,反倒握得更紧了,使得凌茵慕用力挣脱的左手也有些酸痛,霍去病感觉到握住的凌茵慕的手不再动了,便肆无忌惮的说:“好心给你暖手还好意思骂我,那个手凉吗?伸过来我给你一起暖暖!”

  凌茵慕一时不敢作声了,这里四下无人的,再这么下去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再说单打独斗,凌茵慕还没有自信打赢霍去病呢。撒腿就跑?更不可能,先别说自己的一个手被霍去病牢牢的攥着,就是单纯的跑自己也跑不赢他的啊!怎么办?怎么办?

  “你怎么不说话了?不舒服?”霍去病看着只顾低头走路的凌茵慕关切的问。

  “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凌茵慕口是心非的说。

  “我想也是,都走这么长时间了,能不累嘛,过来我背你走吧。”说着放开凌茵慕的手,走到凌茵慕前面,蹲了下来。

  }T酷X{匠,网Pn正版DD首发p!

  凌茵慕站住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嘀咕着,如果现在撒腿就跑他能追得上吗?

  霍去病看着凌茵慕站着不动,回头看着她。“愣着干吗?快上来啊,再不快点走,宫门要是锁了,这么冷的天,你晚上怎么办?”

  凌茵慕一想也是,如果宫门真的锁了就麻烦了,自己也确实有些累得不想走了,反正是这霍去病要背的自己,管他呢!想着便趴在霍去病身上,霍去病背起凌茵慕健步如飞,比刚才逛集市的节奏快了好几倍。

  凌茵慕奇怪的问:“你怎么走这么快?不累吗?”

  霍去病气也不喘的说:“不累,你又不重,我想走快点让你回去早些休息。”

  凌茵慕看了看眼前的霍去病,觉得这个男子怎么处处想着自己,顿了顿问:“宫门什么时候上锁?”

  “今天是元宵节,晚上宫中会有歌舞晚会,还会有一些法师进宫作法,今天晚上宫门应该是不会关的。只是这么晚了,你一女儿家的,如果还不回宫,跟我在一起的话,别人知道了难免说三道四的。等我们成亲了,你想什么时候出来玩,我都陪你出来。”霍去病有条不紊的回答说。

  听到此话的凌茵慕觉得特别感动,不由得抱紧霍去病的脖颈,轻声说道:“霍去病,你对我真好,只是,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上战场……我怕……”

  霍去病闻言放慢了脚步,轻声安慰道:“别怕,没事的,你不是也说我会当大司马骠骑将军吗?放心,我一定不负你所托,立得战功再迎娶你的。”

  凌茵慕不再言语,作为现代人的她当然知道霍去病会当大司马骠骑将军,但也知道他24岁就会死去,可是自己以后的路是什么样的凌茵慕无从知晓。此时的凌茵慕甚至有些天真的想,或许因为自己的出现,霍去病的命运真的可以改变。

  想着想着,霍去病停下了脚步,凌茵慕抬头一看,前方不远处就是宫门口了,霍去病慢慢把凌茵慕放下。转过身依依不舍的对凌茵慕说:“前面就是宫门了,你快进去吧。”

  凌茵慕看着霍去病,突然觉得有些理解宫中人的无奈,看似表面光鲜,实则无聊至极。唯一值得凌茵慕庆幸的是,自己只是这宫里的一个过客……

  凌茵慕动身往宫门口走去,还没走多远,霍去病急着喊了声:“凌茵慕”。凌茵慕回过头,霍去病一个跨步上前紧紧抱住了她,凌茵慕躲闪不及,男子阳刚的气息环绕四周,使得凌茵慕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霍去病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抚摸着凌茵慕微红的脸颊,未等凌茵慕言语,一个软软的、湿湿的吻落在了凌茵慕的额头。

  凌茵慕心如小鹿乱撞,不知如何是好。霍去病低下头,用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凌茵慕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回去好好休息。”慢慢放开怀中的凌茵慕。

  凌茵慕点点头,慢慢抬起头正好与霍去病含情脉脉的眼睛相对,张口结舌的说:“我,我,我回去了。”

  霍去病仍旧含情脉脉的看着凌茵慕,带有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嗯,我看你进去了,再走。”

  凌茵慕转身朝宫门口走去,给守门的侍卫看了一下手中的令牌,侍卫示意她进去,凌茵慕回头看了看,霍去病果真还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快进去吧!”侍卫看着站在门口不肯进去的凌茵慕说道。凌茵慕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霍去病,朝宫里走去。

  宫里张灯结彩的,一排排灯笼随风摇曳着,路的两边还有未来得及融化的积雪,从屋檐上垂下的一根根冰条在这寒冬的冷风吹拂下融化的特别慢。凌茵慕心里倒是暖暖的,拿着给三位公主带的礼物,很快便回到了未央宫。

  目送着凌茵慕回宫的霍去病,站了一会,估计凌茵慕到了未央宫之后也独自往卫青府中走去。他神采奕奕、大步流星,嘴角的笑无法掩饰,任冷风吹着他热热的脸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