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听后含情脉脉的说:“那你可要活到九十九岁,我可不愿一个人独活。”

  凌茵慕一听故意调侃道:“说不定那时你身份尊贵,妻妾成群,早不记得凌茵慕是谁了呢?”

  霍去病竟认真起来:“怎么可能,我今生今世只爱凌茵慕一人,也只会娶凌茵慕一人为妻!”

  “你这算在给我表白吗?”凌茵慕弱弱的问。

  “表白?我这是在追求你,你不是说你们那里,男子想要娶一个女子为妻都要先追求她吗?我现在在追求你,等你同意跟我谈恋爱了,我再向你求婚。放心好了,我会等你十八岁了再让你跟我成亲的。”霍去病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呵呵”凌茵慕竟然笑出声来了,这个霍去病也傻的太可爱了吧,遂笑着问:“这你都计划好了吗?我要是不同意跟我谈恋爱你怎么办?”

  “这当然要计划了,不同意?不同意我就继续追求你啊,这还要问?!”霍去病不慌不忙的答道。

  凌茵慕看着如此单纯的霍去病,不再问了,看着河灯已漂向远方,河边除了他们两个已没其他人了。“时候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霍去病起身说:“好,我送你回去吧。”

  凌茵慕也站起身,可能是蹲的时间太久了,腿有些麻了,身上穿的又是古代的衣服,又长又重,使得凌茵慕起身的时候有些站立不稳。

  霍去病见状忙扶着凌茵慕,关切的说:“腿麻了吧。”

  “嗯”凌茵慕回答道。

  霍去病扶凌茵慕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下,自己则蹲下来,隔着披风帮凌茵慕轻轻揉着麻木的双腿。揉了一会,轻声问道:“这个力度重吗?腿麻的好些了吗?”

  霍去病是一武将,平时征战杀场,虽然他刻意的轻轻的揉,但力度自然是有些重的。凌茵慕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霍去病,本就有些不知所措,忙说:“好多了,我可以起来了。”

  霍去病忙扶着凌茵慕起来,那温柔又有磁性的声音又在耳边想起:“慢点,要是还麻的话就再坐会。”

  凌茵慕连忙说:“没事,可以走的,还是早些回去吧。”莫名其妙的到来古代竟遇到这么单纯的男子,凌茵慕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嗯,好,再不回去,宫门要上锁了。”霍去病也同意凌茵慕的意见。

  霍去病看着凌茵慕没什么大碍了,就一起往回走去,路上的人已寥寥无几,有很多来时逛的店铺都已经收摊了,原本热闹的集市也渐渐恢复了安静。

  凌茵慕和霍去病走到一个叉路口,来的时候可能因为人太多没注意这个叉路,凌茵慕站在路口向里面望去,里面灯火通明,丝竹声、歌声悠扬动听,人声鼎沸,笑语连连。

  凌茵慕不禁驻足不前问道:“那里是哪里?”

  霍去病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平康巷”

  “平康巷?这里怎么这么繁华?要不进去看看?”凌茵慕好奇的说。

  “这里是长安有名的烟花之地,我进去还差不多,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去了成什么体统?”霍去病听到凌茵慕想进去故意严肃的说道。

  烟花之地?凌茵慕竟一时语塞,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霍去病鄙视的朝平康巷里看了一眼,回头对凌茵慕说:“快走吧,若宫门一上锁,你就只有明早才能回去了。”

  明早才能回去?不要!我不要跟这个男的呆一整夜!凌茵慕听罢正准备跟霍去病往回走,一双手突然抓住了凌茵慕的手,吓得凌茵慕本能的甩开了对方的手。霍去病一把拉过凌茵慕护在怀里,反手一掌推开来人,来人一个趔趄坐在地上。

  凌茵慕定睛一看,来人是一个女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从她的手背和脖颈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打的痕迹。

  那女子看到凌茵慕“扑通”一声跪在了凌茵慕面前,用嘶哑的声音说:“姑娘,奴婢刚刚无意间听到姑娘是宫中之人,奴婢家门不幸被人卖到此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请求姑娘把这一书信送给奴婢在宫中的兄长,奴婢的兄长是汉宫内廷主管音律的李侍奉。”说着从胸前拿着一个手帕,手帕上用血写着篆体文字。

  凌茵慕接过手帕,那女子连忙叩头“姑娘大恩大德奴婢此生无以为报,来生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凌茵慕看着这女子如此可怜,忙说:“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此时一个穿着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站在阁楼上喊道:“她又在路口那里找人帮她送信在,你们快点过去抓住她。”

  话音刚落,便见巷子里有二十多个家丁拿着棍子、绳子跑了过来,粗鲁的把那女子按到地上,捆了起来,拖走了。

  带头的那个男人满脸横肉、长相丑陋,看着眼前的凌茵慕,张牙舞爪的说:“哟~这小丫头长得挺标致的”说着便上前准备对凌茵慕动手动脚。

  “色狼”凌茵慕毫不客气的使劲给了那男人一巴掌。

  那男人捂着脸,对周围的手下说道:“他妈的,这小丫头还挺厉害,都给我上,看大爷我今天怎么收拾她。”

  霍去病右手把凌茵慕揽在身后,只身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带头的男人打倒在地,几个家丁忙上去把那男人扶起来。

  霍去病愤怒的瞪着对面的人,厉声喝道:“再敢上前,我定让你们有来无回!”

  前面的几个被霍去病的气势吓得只往后退,那带头的男人则吓得站不稳了,他假壮声势的指着霍去病说:“你,你给我等着!”遂跟身后的家丁们说:“我们走!回去把那丫头捆紧了,别再让她跑了!”说着便跟家丁们一起跑回巷子。

  凌茵慕躲在霍去病的身后,看着家丁们走远了,遂问:“刚才那个女子我们不管了吗?”

  )%酷}u匠‘P网首;发‘

  霍去病看着凌茵慕说:“这平康巷里这样的女子不知有多少,看这架势里面应该不止这二个几个打手,我刚才不过是吓到他们罢了,我们俩个势单力薄,还是不进去为妙。”想了想又接着说:“要不她那信你就别管了,看样子她也不是第一次跑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