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见凌茵慕如此执着,只好念了出来:“头上长树杈,身上有白花,腿儿细又长,翻山快如飞。”

  “梅花鹿”霍去病话音刚落,凌茵慕立马答道,说着把那个小木梳拿在了手中。

  他们三个见状都愣住了,霍去病接着又看了下旁边的谜语念道:“天南地北都能住,春风给我把辫梳,溪畔湖旁搭凉棚,能撒雪花当空舞。”

  “柳树”凌茵慕仍旧快速答道。

  老者见状连声赞道:“小姑娘,你真是才貌双全啊。”

  凌茵慕心里美滋滋的,炫耀着跟霍去病和杨岭说:“怎么样?看看你们还能难得到我吗?”

  杨岭转了一圈问凌茵慕:“你看这个猜得出吗?看不见来摸不着,四面八方到处跑,禾苗见它招招手,小树见它弯弯腰。”

  “风”凌茵慕头也不抬的说。

  霍去病接着问:“那这个,生在水中,就怕水冲,一到水里,无影无踪。”

  “盐”看着霍去病和杨岭惊讶的眼神,凌茵慕像打了胜仗的将军,骄傲的瞟了他们二人一眼笑着说:“就凭这些个小儿科还想难倒本姑娘。”

  凌茵慕的这一举动,引得周围的人都来看,大家都在纷纷议论着,竟然有人连字都不认识还能来猜谜语的。

  老者见凌茵慕如此厉害,遂指着架子中间最大的一个灯笼说:“姑娘,这可是老夫的招牌灯谜,从未被人猜中过,这谜底之物也非普通之物,如若姑娘可以猜中,老夫遂将这谜底之物相送。”

  “果真如此,我若猜中了,此物如此珍贵,若真送给我了,老先生您不心疼吗?”凌茵慕问道。

  老者淡然的说:“老夫平日素爱谜语,这些身外之物又何足惜,只是未知如同姑娘这样如此聪慧之人能否能猜得中老夫这招牌灯谜?”

  凌茵慕笑着说:“那小女子今天可要一试了,还没有难得到我的谜语呢?!”说着让霍去病和杨岭帮她念。

  霍去病和杨岭走了过去,拿出那个大灯笼中间的谜题念予凌茵慕,上面只有四个字“沧海桑田”。

  周围的人都纷纷私语“沧海桑田,这是谜语吗?是不是搞错了。”

  凌茵慕蹙眉不语,老者见状笑着说:“小姑娘,你能否想出啊?”霍去病和杨岭都帮凌茵慕猜,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过了一会,凌茵慕舒展娥眉,反问道:“老先生,我若答出,这东西果真送给我吗?”

  老者仍旧笑着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凌茵慕慢条斯理的分析道:“沧海桑田是指海洋和陆地会相互转化,比喻世事变化很大,但能见证这沧海桑田的只有化石。可老先生说过,如果我能够猜出就把谜底之物相赠,这谜底之物应该就是化石中的一种,如此贵重的化石应该就是琥珀了,对吗?”

  老者闻言顿时愣住了,随后泪流满面,“没想到,在老夫的有生之年还真能见到这猜出谜语之人,姑娘才华横溢,着实让老夫佩服。”老者擦了擦眼泪,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布包,把小布包打开,里面有一枚铜钱大小,金黄色的琥珀,琥珀里面有一对不知名的小虫子,清晰美观。老者把琥珀递到凌茵慕手中“只是不知姑娘能否告知老夫姓名,老夫定当铭记于心。”

  凌茵慕接过琥珀,轻轻一福身,嫣然一笑“我不过是这普天之下众多女子中的一个,偶然猜对老先生的心思,还忘老先生莫要见怪。至于名字着实不便相告,还忘老先生见谅。”

  走出猜灯谜的地方,霍去病不解的问:“刚那老者无非是想知道你的姓名,为什么你不告诉他?”

  J酷'匠N网$u首发。T

  凌茵慕淡然的说:“我若告知他姓名,他必日夜念叨着我的名字。他既已将自己最心爱之物赠予我,我怎么忍心再让他日夜牵挂,有时不知反而比知道要好。”其实凌茵慕心里想的是,反正自己早晚是要回到现实世界的人,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越少越好。

  看着若有所思的霍去病,凌茵慕拉过霍去病的手,把自己手中的琥珀放在他的掌心中“别说我小器啊,这个算是还你今天的饭钱和买东西的钱了。”

  霍去病拿着手中还有凌茵慕手中余温的琥珀,如获至宝,仔细端详,看到那里面的两只不知名的小虫子,觉得那就是自己和凌茵慕。

  凌茵慕又拿出刚才猜谜拿的那个雕工精细的小木梳子,递给杨岭,“杨大哥,刚才只顾着猜谜,都没留意你想要什么奖品,现在我手里就只剩下这个小木梳了,不过看样子这梳子还算雕工精细,到时你再送给我们的杨大嫂吧。”

  杨岭拿着手中的小木梳,点头答应着发出爽朗的笑声。看着霍去病和凌茵慕,杨岭指着前面说道:“那边有放河灯的,不如你们去那里玩吧。”看到凌茵慕开心的答应,杨岭接着说:“我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不陪你们了。”说着给霍去病使了个眼色,独自离去。

  霍去病当然明白杨岭的意思,杨岭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好吧,你路上小心,回去早点休息。”说罢霍去病和凌茵慕目送着杨岭离开。

  杨岭其实并不累,穿过熙攘的人群,看着灯火阑珊的集市,他也不知道今天的决定对不对。只是觉得凌茵慕的心里喜欢的是霍去病,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凌茵慕,可能是平时跟霍去病的谈话,自己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她吧。

  但杨岭并不想打扰到凌茵慕,就像今天一样,他只要在远远的地方看看她,看着她的笑,心里就很满足了。想着想着,杨岭把手中的小木梳放到了胸前的口袋中。

  杨岭走后,霍去病和凌茵慕二人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皆不说话,慢慢的往河边走去。看着河边的摊子上摆满了河灯,男男女女们争相挑选着河灯,准备放逐心愿。远远的听到河边上人声鼎沸,笑声不断,处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