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着急的说:“姑奶奶!你想让我满足什么心愿我一定会尽最大能力满足!你要开玩笑跟我俩开就行了,你还敢去惹皇上……”

  杨岭拉着霍去病“看她说得不像假的,就算不回来,皇上也会觉得那是凌茵慕宽慰他的,你先别着急。”又接着跟凌茵慕说:“那你要输了怎么办?”

  凌茵慕淡定的说:“输了?输了那就任你们处置!”

  霍去病和杨岭二人点头同意。

  说话间,那妇人端上了三碗米酒汤圆和一大盘烧饼。凌茵慕开心的说:“汤圆好了,快吃吧。”说着不顾淑女形象大口吃了起来。霍去病倒是不介意凌茵慕的吃相反倒不停的嘱咐她慢点吃。

  快吃完了的时候,杨岭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凌茵慕,你刚说的谈恋爱,结婚是什么?刚还没说完呢。”

  凌茵慕喝了口米酒说道:“在我们那里如果一个男的看上了一个女的,首先是这男的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女的,这种喜欢就叫感觉。然后这个男的就会想方设法的讨好这个女的,这个过程就叫追求,然后女的会答应跟男的先接触看看,这就叫谈恋爱。恋爱谈到一定程度了男的就会向女的求婚,就是求那女的嫁给他之类的。女的答应了之后,他们才会结婚,就是你们所说的成亲。”

  “什么?先接触看看?也不用告知父母长辈就成亲了吗?”杨岭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那里男女平等,女的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也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啊,自己的丈夫当然要自己挑了,不喜欢的话以后怎么在一起生活?!”凌茵慕大胆直言。

  杨岭仍然无法理解,毕竟他和凌茵慕的思想出入太大了,一时难以接受也是必然的。

  沉默了一会霍去病看着凌茵慕问道:“那你有喜欢的男子吗?”杨岭并未做声,摒息侧耳听着。

  “当然有了,长得好看,又解风情的男子谁不喜欢?就像长得漂亮,又温柔贤淑的女子,你们不也喜欢嘛?”凌茵慕毫不掩饰的回答道。搞得霍去病和杨岭哭笑不得。

  “不过,我以前还没有被男孩子追求过,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天才让我到这来的吧!”凌茵慕想了想似回忆着说道。

  霍去病和杨岭互看了一眼都松了口气,他们暂且以为凌茵慕所说的家乡可能是她遇到奇遇的地方吧!

  吃完汤圆之后,凌茵慕他们三个接着逛集市。随着一阵敲锣打鼓的声响,好多人穿着彩色的服饰在集市中央玩杂耍。

  焰火纷乱,一阵风吹过,数不清的花灯晃动着。集市上名贵的马车来来回回。在集市两旁的阁楼上灯火通明,街道边的柳树上雪还未散,皓月当空,繁星闪烁,布满夜空。鱼形和龙形的彩灯闪烁着。街上的人都穿着华丽的衣服,各种香气扑面而来……

  不禁让凌茵慕想到了辛弃疾的那首《青玉案元夕》,随口吟诵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霍去病听罢想到刚开始找凌茵慕的情景,喃喃的说道:“是啊,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杨岭则若有所思,并未应答。

  凌茵慕看到集市上也有很多好玩的东西,遂自然的伸手拉着霍去病的胳膊上前,期盼的看着霍去病,伸着手指着说:“这个我想带给卫长公主,那个我想带给诸邑公主,还有那个我觉得挺适合石邑公主的……你是她们的哥哥,你买了我到时带回去就说是你买的……”

  霍去病笑着把凌茵慕说的那些都买下来了,接着问道:“这些就都算是你买给公主们的吧,你自己不想买些什么?”杨岭看着凌茵慕,淡然一笑,并未露出丝毫不快。

  凌茵慕想了想说:“等我看到想要的了再跟你说吧。”

  凌茵慕买了一大包东西,霍去病见她拿着逛集市不方便,遂过去帮她拿着,凌茵慕不以为然,在她看来男生本来就应该帮女生拿东西嘛。

  …u酷=匠sS网)唯一正…版,其%}他tW都是a盗$版4

  他们三人走到了一个长架子那里,长架子上挂着各色灯笼,三三两两的人们聚集在那里,不知在讨论什么问题。凌茵慕好奇的走过去,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笑着走过来,看到凌茵慕和她身后的霍去病、杨岭说:“你们三位皆相貌不凡,不知可否来猜猜老夫今年的灯谜啊?”

  “猜灯谜?这个我最拿手了,但不知要怎么猜?”凌茵慕兴奋的说,以前不管是学校还是单位组织猜灯谜凌茵慕都赢过好多奖品,还没试过这古代的灯谜呢。

  那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说:“老夫这每一个灯笼下面都有一个谜语,谜语下面都有一个相应的奖品,你若能猜出来老夫就把下面的奖品相送。”

  “不用给钱吗?”凌茵慕惊喜的问,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当然不用给钱,老夫经商半生,现在不过是想图个娱乐,看看你们三位能否猜中老夫所出的谜语。”老者慈笑着说。

  想不到这汉朝还有这么好的事,嘿嘿,凌茵慕想了想大言不惭的对霍去病说:“今天让你花了不少钱,不如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猜了送给你。”又转头对杨岭说:“杨大哥,你看有没有喜欢的,我也一并猜了送给你。”

  霍去病和杨岭相视一笑,“那先看看你能猜出几个我们再挑吧。”老者也笑着说:“小姑娘,可别说大话。”

  凌茵慕见他们都不信,随便看了一眼灯笼下面的奖品,看中了一个雕着精细的小木梳子,遂指着上面的灯谜说:“不信,你们念予我听,看我猜不猜得出来。”

  他们三人听后大笑,霍去病笑着说:“你都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还要猜灯谜吗?”

  凌茵慕泰然自若,振振有词的说:“不知道很正常啊,我又不认识你们这的字,这是要猜灯谜,又不是要来识字的,反正你们识字,念给我听我便知道了啊。你们快点念给我听,快点念给我听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