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之后,卫青便带着霍去病回府了。

  而凌茵慕则又困又累,睡到半晌才起来。得知卫青和霍去病已经回去了,凌茵慕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但想想不见也罢,反正自己还没做好跟霍去病见面的心理准备。

  知道汉武帝在皇后寝宫跟三个公主玩,自己也不便打扰,便随便吃了点东西,接着躺在塌上了。凌茵慕心里清楚自己身边每个人今后的命运会怎么样,但自己的以后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有些事早已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自己也确实无法控制,此时的凌茵慕觉得逃避可能是最好的方式。可是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呢?难道真的一定要自己死了才会回去吗?想去想来,也只能先赖在这里……

  回到卫青府中的霍去病心中充满了失落,连晚饭都没胃口吃,就去塌上躺着了,杨岭进来看着躺在塌上的霍去病试探着问:“她没理你?”

  霍去病猛的坐起,吓了杨岭一跳,看了看杨岭才失落的说道:“都没见到她。”

  “没见到?她不在未央宫吗?”杨岭诧异的问道。

  “在,但她在睡觉,没起来。”霍去病淡淡的说道。

  cZ酷(匠5网0首a发{

  “什么?大年初一在睡觉?”杨岭抬高声调的问道。

  “昨天晚上她跟皇上在下棋,赢了皇上……”霍去病将今天在未央宫中听说的事情告诉了杨岭。

  “什么?跟皇上下棋?还赢了皇上?她胆子也太大了吧!你说的是真的吗?”杨岭不敢相信霍去病的话。

  霍去病接着躺到塌上,幽幽的说道:“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杨岭也自言自语的说:“是啊,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霍去病想着今天的情景,弱弱的说道:“感觉皇上对她有点意思。”

  “你说什么?”杨岭被霍去病的话弄得一惊一乍的,接着他又喃喃自语的说道:“也是,像她这种奇女子怎么可能不被别人注意呢?!”

  两个人相视无语,沉默了一会杨岭说神色黯然的说道:“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到时你进宫里,遇到她的机会也多,再问问她的想法不就行了。我想她既然托卫皇后把药送给你,心里肯定是关心你的。”

  霍去病握了握随身带着的药瓶,心里宽慰了不少。两个人静静的坐着,不再说话。

  大家就这样过着日子,天气渐渐回暖,白天的时候阳光懒懒的照射着宫殿,宫殿的雪开始慢慢融化,温度更冷了,凌茵慕都懒得出门了。

  慧心请凌茵慕到卫皇后的寝宫去,凌茵慕还以为卫皇后要自己陪三位公主玩,可一去寝宫内就只有卫皇后一人,看到凌茵慕卫皇后说:“凌茵慕,本宫知道这段时日都不出门,你也厌倦了吧,不如你出宫转转吧。”

  “出宫转转?好啊,只是要怎么出去呢?”凌茵慕听到可以出宫时,眼睛闪着希望的光。

  卫皇后递给凌茵慕一个令牌,“这是出宫采买的令牌,元宵节那晚拿着这个就可以出宫了。”

  凌茵慕接过卫皇后的令牌,看着卫皇后慈祥的面孔,幽幽的问:“皇后娘娘,您不出去吗?”

  卫皇后平心静气的说:“本宫现已贵为皇后,母仪天下,一举一动都被许多人盯着看着,身上系着的无不是兄弟和家族的荣辱,早不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不顾一切了。你代本宫出去看看吧。”

  凌茵慕看着卫皇后竟有些哽咽“皇后娘娘,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离开这?为什么要离开这?”卫皇后不解的问。

  “皇后娘娘不害怕有一天会因此死去吗?”凌茵慕试探着问卫皇后。

  卫皇后从容不迫的说:“本宫曾经只不过是平阳公主府中的一个歌妓,地位卑微,后得遇皇上,才有了今天,有了卫长、诸邑、石邑和据儿,本宫已别无他求,皇上就是本宫的天,如果皇上要拿走本宫现在的一切,本宫没有怨言,只希望据儿他们能够健康平安的长大。”

  凌茵慕听后只得安慰道:“皇上对皇后娘娘爱护有加,可能只是凌茵慕多虑了而已。”

  卫皇后听后会心的一笑,带凌茵慕去看了尚在熟睡的太子刘据,那孩子眉眼间跟皇上有些相似,卫皇后看着睡梦中的刘据幸福的笑着,此刻的卫皇后只是一个母亲的角色。此时的凌茵慕心想,可能历史上写的真的是有些出入的。

  拿着令牌的凌茵慕天天数着日子过,其实出宫对她来说跟在宫里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在宫里每天都是一样的过,没一点新奇的东西,实在是百无聊赖。

  终于等到元宵节了,晚上宫内大摆宴席,采买的队伍一趟接着一趟,凌茵慕也拿着卫皇后给的令牌出了宫。

  长安的集市热闹极了,人群熙熙攘攘,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的物品让凌茵慕目不暇接,处处挂着的彩色的灯笼,民众其乐融融,国泰民安。

  又能逛街了,凌茵慕异常兴奋,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看到好多现实版的古代东西,新奇极了,竟不知自己身后一直有一个影子,正不远不近的跟着自己。

  走着走着,凌茵慕闻到了一股芝麻香味,好香啊,想着自己逛街晚饭还没顾得吃呢。凌茵慕四处寻找,看到了一个卖烧饼和汤圆的摊子,连忙靠了过去。

  摆摊子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一个劲的忙着做烧饼,女的忙着招呼客人。

  那妇人看到凌茵慕忙招呼道:“姑娘快来尝尝我们家的米酒汤圆吧,米酒是我早上新酿的,汤圆是用上好的糯米包的猪油和芝麻,好吃着呢!”看到凌茵慕看了看烧饼接着说:“姑娘,我们家的烧饼可是这里最好吃的一家,价钱也便宜,你可以边喝米酒边吃烧饼,要不一样来一点?”

  凌茵慕早已饥肠辘辘,想着尝尝这汉朝的米酒汤圆和烧饼也别有一番滋味,遂准备一样来一点尝尝,顺手一摸口袋顿时傻了眼,原来自己急急忙忙出来竟忘了自己已经身无分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