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赌局(二)

  “朕听你言谈举止都不像是汉朝人,你家住哪里,可还有别的家人?”汉武帝仍执着的追问道。

  “启禀陛下,民女的家乡远在他方,家里也已无他人,只是曾经跟随家人去过很多地方,见了些各处的人情世故而已,陛下难道还怕一个这样的民女吗?”凌茵慕心想说了他也不知道,先混着再说吧。

  “去过很多地方?那你去过匈奴吗?”汉武帝急切的问。

  凌茵慕笑着说道:“匈奴民女当然去过,这些陛下也是知道的,民女当时女扮男装混入军营……”

  汉武帝的眼神暗淡下来“原来是这样。”

  凌茵慕见状只能宽慰道:“陛下,您为国为民,围歼匈奴的壮志人尽皆知。恕民女直言,陛下您是一定能打赢匈奴的。”

  汉武帝转身望着窗外的飘雪,叹息道:“你不必安慰朕,朕当年派使团出使西域……算了,都这么长时日了,估计也是回不来了。”

  凌茵慕好奇的问:“陛下说的派使团出使西域的使节是张骞吗?”

  “张骞,你认识他?你是不是见过他?”汉武帝一听,再次急切的问凌茵慕。

  凌茵慕瞬间觉得自己说得太唐突了,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我?民女怎么可能认识他?只是民女知道他确实没死,而且他会回来的。”

  “什么?他会回来?他什么时候回来?你怎么知道的?”汉武帝穷追不舍的问。

  凌茵慕明白自己这谎是越撒越大了,可要是说自己是未来人,他们能理解吗?倒不如来个稳当点的。

  “会,他一定会回来的,元朔三年,张骞出使西域的第十三年,他就会回来。”

  “元朔三年,确实是张骞出使西域的第十三年,就是今年了,他今年什么时候能回来?”汉武帝想了想继续问,凌茵慕故作神秘“这个民女就不知道了,民女只能确定他今年一定会回来,但具体时间民女并不知晓。”

  “你会卜术吗?”汉武帝倒是对凌茵慕有点兴趣。

  “卜术?那个,会一点点,不过民女的卜术没学好,时灵时不灵的。”凌茵慕尴尬的说。

  汉武帝顿了顿道:“既然你说张骞今年会回来,朕看他到底会不会回来,若是真回来了,朕赏你黄金千两。”

  凌茵慕心想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了,要不然有钱也没命花,再说在这皇宫中哪用得着钱?!“陛下,民女不要黄金千两,只求陛下能满足民女一个心愿。”

  “哦?什么心愿?说来听听?”汉武帝好奇的问。

  “这个,民女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陛下行吗?”凌茵慕微笑着回答道。心想这世事无常,伴君如伴虎,当然要先拿个免死令牌再说了。

  汉武帝看着面若桃花,一笑倾城的凌茵慕,拿出佩带在腰间的龙形玉佩递给凌茵慕,说:“好啊,如果真如你所说,今年张骞若能回来,朕不仅满足你一个心愿还要赏你黄金千两。到时你想到了心愿把这个玉佩还给朕,朕定会满足你的一个心愿。”

  “那就这么说好了,一言为定了。”凌茵慕接过玉佩开心的说。凌茵慕拿玉佩的玉指在汉武帝的手中划过,汉武帝顿了顿,心里感慨道,这便是人们所说的肤如凝脂吧。

  忙完事宜的卫皇后过来看到棋局已下完了,便说:“天色不早了,不知陛下要在哪里就寝?”

  汉武帝笑着说:“就在未央宫吧,明天还要陪卫长、诸邑、石邑她们三个玩一天呢!”

  酷?T匠《网~唯v一正¤T版+,'。其h他都u:是●h盗版Gg

  卫皇后露出甜美的笑容,看了一眼旁边的凌茵慕,凌茵慕跟卫皇后使了个眼色,遂拜别了汉武帝和卫皇后,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独自在房中的凌茵慕手里紧紧握着汉武帝刚给的玉佩,觉得自己拿到了一个特赦令,以备不时之需的特赦令。

  汉武帝则躺在塌上未能入睡,眼前不断的浮现出凌茵慕的样子,她说过的话好似也在耳边不停回旋着,“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难道这个小女子真有这么大能力吗?卫皇后见状以为汉武帝只是因为下棋下的太晚了所以难以入睡,便也没问什么……

  在卫青府中的霍去病想着第二天一大早去未央宫给卫皇后拜年,这样就可以看到凌茵慕,心里激动的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卫长、诸邑和石邑三位公主得知自己的父王要陪着她们三个玩一天,都欢天喜地的,卫皇后见到此情此景,心里自然也感激着凌茵慕。

  一大早卫青带着霍去病来未央宫给卫皇后拜年,看到汉武帝也在,遂行君臣之礼。卫皇后看到了霍去病,忙喊身边的掌事宫女:“慧心,快去看看凌茵慕怎么还没起来。”

  慧心刚准备动身,汉武帝忙叫住了她:“凌茵慕昨晚也忙了半晌,肯定是累了,由她睡吧。”

  卫皇后忙把慧心叫住,答应道:“仅尊陛下吩咐。”

  石邑公主则活泼的跑到卫青身边开心的说:“舅舅,你知道为什么父王今天会陪我们一起玩吗?”

  卫青看着可爱的石邑公主,笑着说:“陛下宠爱你这几个小机灵鬼呗。”

  石邑公主转动着明亮的大眼睛想了想说:“父王的确很宠爱我们,但是这次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跟父王打赌,如果凌茵慕姐姐跟父王下棋下赢的话,父王今天就要陪我们玩一天,结果凌茵慕姐姐真的赢了。”

  汉武帝听到后眼睛一瞪,辩解道:“那是父王让着你们的凌茵慕姐姐,不然她怎么可能赢得了朕。”

  卫皇后听后忙圆场着跟石邑公主说:“还不是你们想让父王陪你们玩,你们父王不忍让你们的希望落空才故意输的棋。”

  卫长公主听懂了母亲的意思,忙说:“母后说得对,父王是因为太宠爱我们才在今天不理政务,专门留下来陪我们玩的。”

  汉武帝听后大悦:“卫长,最得朕心。”

  随后君臣几个人又聊了些家常,卫青跟汉武帝汇报说霍去病平时做事鲁莽,想派个人在身边时时提醒着他,汉武帝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