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里赵不虞他们得知凌茵慕并不是淮南南王的庶女,不仅没事,还被皇后娘娘赏识,大家都松了口气。躺在塌上的赵不虞也睡不着觉,心里暗暗想着:一定要好好打仗,取得功名,这样才配得上凌茵慕。

  此时的汉武帝在卫皇后的宫中,二人安静的依偎在一起,好像并未发生白天的事。

  想了许久才入睡的凌茵慕直睡到第二日半晌才醒过来,卫皇后命人让她多睡一会,凌茵慕醒来之后自己忙穿好衣服,镜花、水月已端着脸盆,擦脸的手帕在门口等侯。

  梳洗完毕,镜花、水月还帮凌茵慕搽了些脂粉,凌茵慕看着镜中的自己穿着一身淡青色的服饰,头上只梳了个简单的发髻,散落的头发披在两肩前面,清丽可人,没想到自己到了古代也有被人侍候的命,呵呵。

  吃过午饭,卫皇后派人过来请凌茵慕过去,凌茵慕刚进椒房殿中,便听卫皇后说:“卫长,诸邑,石邑,你们快过来见过凌茵慕姐姐。”

  凌茵慕一听忙行礼道:“民女见过三位公主。”

  三位公主聪明可爱,一口一个“凌茵慕姐姐”的叫着,使得凌茵慕受宠若惊,不一会四人便玩成一片。卫长公主年纪最大,也较安静沉稳些,已开始学习宫中事宜。诸邑和石邑则活泼好动些,喜欢缠着凌茵慕陪她们玩耍。

  “凌茵慕姐姐,你会讲故事吗?”诸邑公主期盼的问。

  “讲故事?公主喜欢听故事吗?”凌茵慕好奇的问。没想到这古代的公主竟让自己讲故事。

  “喜欢,以前母后常跟我们讲,现在母后忙着后宫事宜,讲得也少了。凌茵慕姐姐,你给我们讲吧。”石邑公主抢着说。

  “那民女就跟公主们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凌茵慕没想到以前小时候听的安徒生童话到了古代这么有用。

  三位公主认真的听着,直到吃晚饭也不肯离开,拉着凌茵慕的手急切的问:“凌茵慕姐姐你还没有讲完呢,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然后怎么样了?死了吗?”

  凌茵慕只好说:“三位公主先吃晚饭吧,我们明天再讲好不好?”三位公主才依依不舍的去吃晚饭。

  卫皇后见状对凌茵慕笑着说:“多亏有你在,要不然她们可没这么听话。”

  凌茵慕谦虚的说:“皇后娘娘抬举了,只是三位公主不嫌弃民女罢了。”镜花、水月也带凌茵慕下去吃晚饭了。想想这一天过的,有吃有喝有住的,陪着公主们玩玩,讲讲故事,生活惬意,岁月静好。

  卫皇后带着三位公主跟忙了一天的汉武帝一起吃晚饭,期间三位公主仍在讨论着白雪公主到底有没有死,汉武帝听罢好奇的问:“白雪公主?是谁?”

  石邑公主眨着闪亮的大眼睛抢着回答道:“父王,是凌茵慕姐姐给我们讲的故事,白雪公主的故事,可好听了,只是还没有讲完,她说明天接着讲给我们听的。”

  “就你话多,快些吃饭吧。”卫皇后开口训斥道,眼里的慈爱清晰可见。

  汉武帝听后问道:“凌茵慕?是前几天淮南王误认成庶女的那个吗?她还会讲故事?”

  卫皇后回答道:“是的,陛下,她到臣妾这来帮臣妾照顾这几个孩子,臣妾轻松了不少呢!”

  `酷+匠网x正W版1首O√发mv

  汉武帝笑笑“你来安排就行了。”五个人开开心心的吃着晚饭。

  这边淮南王交过罚金便带着刘迁和刘陵回到淮南王府,荼王后闻讯支走奴仆们,“陵儿,你当时到底看清楚没有?”

  刘陵咬牙切齿的说:“皇上的意思就是想维护卫青他们,我当时看得真真的,背上确实没有刺青,可皇后也在场,我没能上前摸摸看有没有假,看起来也不像贴了东西易上的,就算她有那个勇气把背上的纹身割去,就这几日伤口也应该还在。你们倒是弄清楚没,她到底是不是父王的庶女?”

  荼王后气愤的辩解道:“不是那小贱人还能是谁,她跟她的那个娘长得那么像,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再说当时我身边的刘嬷嬷带那丫头去沐浴更衣时看的真真的,怎么你看的时候就没有了的。那个小丫头被关在阁楼中这么多年,还能翻天不成?!”

  刘迁不耐烦的说:“管她是父王的庶女还是那个什么凌茵慕,到时父王一起事,夺得皇位,现在的屈辱还算得了什么?”

  淮南王刘安赞同的说道:“迁儿说得对,只要本王一起事,一举为皇上,量那刘彻小儿能耐我何?!陵儿仍到长安去搜集情报,留意下那个凌茵慕是否是本王的庶女,找到证据再参他们卫家一本。如今王太后对迁儿颇为赏识,预给迁儿指一门亲事,到时我们父女三人见机行事,坐享大汉江山岂不美哉?!”

  刘迁和刘陵一听,转怒为笑“谨尊父王吩咐。”荼王后也暗自窃喜。

  凌茵慕就这样在皇宫里,天天过着衣食不忧的日子,背后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再过一段时日应该就不着痕迹了。陪着三位公主讲讲故事,下下棋,品品汉朝皇宫的佳肴和点心,悠哉的过着日子,安稳极了!

  霍去病的伤也好得很快,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杨岭每天照顾霍去病的起居,赵不虞则被调往卫青的营部。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凌茵慕早已记不清来汉朝多少时日了,晨起看到屋外大雪纷飞,宫人们张灯结彩忙得不亦乐呼,凌茵慕问了下前来为自己梳洗的镜花和水月,得知明日就是除夕了,没想到竟要在这遥远的汉朝过年,顿时有些伤感。凌茵慕看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镜花和水月,随口问了句:“都快过年了,你们不休假回家吗?”

  镜花回答道:“凌茵慕姑娘有所不知,奴婢与妹妹因为家中困苦,才入宫侍奉,幸得凌茵慕姑娘宽厚才能落得三餐温饱免于责罚,奴婢姐妹二人已经感激不尽,别无他求。”

  凌茵慕没想到,平时自己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就能让别人如此感恩戴得。遂问:“你们多大了?家中可还有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