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一天的凌茵慕在塌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背后的伤口倒不是太疼,只是凌茵慕脑海中不停得浮现出霍去病的样子,他当时坚决让自己回淮南王府的情景,他后来救自己回军营的情景,还有他今天在朝堂上为了保护自己一力承担的情景……一遍一遍像是不停歇的影院循环回放着,想到今日最后看霍去病时,他那温柔而深邃的眼神,凌茵慕竟面红耳赤起来,不知现在的他怎么样了?被打了吗?伤势如何了?我的药他收到了吗?

  凌茵慕走后,卫皇后派人叫来卫青,跟他闲聊了几句,就乘机把凌茵慕托付的小药瓶递到卫青手里,给卫青使了个眼色,悄声说:“这是凌茵慕给霍去病治伤的药。”

  卫青也明白卫皇后的意思,收好药,又聊了几句就拜别卫皇后,跟霍去病一起回军营的军法处。

  把皇上的圣旨交予军法处,交了罚金便回了自己的营帐,命杨岭带几个人等在军法处外面接应霍去病。依圣旨被重打六十军棍的霍去病,背部到臀部都已血肉模糊、动弹不得,被杨岭和几个营里的兄弟们抬回营帐……

  卫青也闻迅过来,支开了其他人,看着霍去病身上的伤,坚硬的脸庞难掩心疼之色,关切的问:“疼吗?”

  霍去病咬着牙摇摇头,额头上的汗水却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到了塌上。

  最新7o章4@节…$上酷匠T网、

  卫青拿出手中的药瓶,轻轻把药粉撒在霍去病的伤口上,然后把剩下的大半瓶药递到霍去病的手中“这是凌茵慕托皇后让我转交给你的。”

  霍去病手里紧紧握着这个小小的药瓶,不知是药的作用还是心理作用,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好多了。忍不住寻问她的情况,艰难的开口道:“她……”

  “她在皇后那里挺好,你不用担心。”卫青打断了霍去病的话“看来皇上还挺器重你的,想把你接到宫中去,你伤好利落了就去宫中,跟随皇上左右,多学习多做事,少说话。有句话你要一直记着:我们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你做任何事都不能跟皇上的利益有冲突。懂吗?”

  霍去病诚恳的说:“将军所言,句句谨记于心!”

  “那你还有别的事吗?”卫青接着问。

  霍去病顿了顿说:“杨岭一直跟随我左右,心思慎密,武艺高强,是个可造之才。营中还有一个叫赵不虞的,也颇有将领之才,将军可培养之。”

  卫青想了想说:“那个杨岭,你们从小认识,他父母皆已亡故,他虽大你三岁,却跟你情同兄弟,不如就跟你一起入宫,也好有个照应。那个赵不虞我会好好留意、培养。你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建立点功绩,怎么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诺,谨记将军教诲!建功立业,保护我想保护的人!”霍去病回答道,握着药瓶的手却更加紧了。

  见卫青走出营帐,杨岭遂带军医进去看看霍去病的伤势,见霍去病的伤口已不再出血了,军医惊叹道:“看来百夫长真是年轻体健,这么快伤口就开始愈合了,在下再开些治伤的汤药给百夫长服下,不出半月百夫长便可下地了。”

  军医走后,霍去病幽幽的对杨岭说:“其实这只不过是凌茵慕的药有用。”

  杨岭听后并不吃惊,“其实刚看到你的伤口我已猜到,除了她,谁还有这能力?!她若不是个女子,恐也有带兵领将之日。”

  霍去病接着把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情经过都告知了杨岭。杨岭听罢不由得惊叹道:“我本只想凌茵慕舍身救义的策略可行,但没想到她竟然临危不乱,扭转局势,此女绝非平常女子。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如果她真是那个被淮南王府囚禁多年的庶女,怎么可能有这种心智和魄力,可如果她不是淮南王的庶女,那她又是何人?”

  霍去病也分析道:“是啊,她常常说她的家乡,我才开始也不以为然,还以为她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是淮南王庶女的身份,可现在细细想来,这其中确有许多不符,单凭她当时跟我缝伤口就知道她并非常人,可我亲眼看到过她身后的刺青,难道还有身后有同样刺青的两个人吗?”

  杨岭见他们二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遂宽慰道:“可能她确实是淮南王的庶女,或许只是淮南王囚禁凌茵慕多年之间,凌茵慕有什么奇遇,又或是拜了什么世外高人为师……这也不是我们一朝一夕就能弄明白的,算了,不想这些了,我先去看看军医那边汤药熬好了没。”

  “等会”霍去病叫回杨岭“皇上让我伤好了去皇宫学习,你可愿与我同去?”

  杨岭想了想说:“反正我家里就剩下我一人,在哪都一样的,能与你一起甚好,省得死了没人知晓自己的姓名……”说罢就走出营帐了。

  霍去病听了这话倒有些难过,杨岭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如今他在世上已没有亲人,只是天天把霍去病当亲弟弟来爱护,原来他竟担心死去的时候没人知晓自己的姓名,相较之下他比自己更孤独、寂寞。

  喝过药之后的霍去病却难以入睡,趴在塌上看着手中的药瓶,想念着凌茵慕。想念她曾经帮自已缝伤口、换药的情景,想念她曾经跟自己住在一个营帐的情景,想念她穿着嫁衣的情景,想念她……想着想着,那晚偷看凌茵慕洗澡的情景突然浮现在眼前,霍去病竟羞愧难当,满脸通红,越是控制自己不再去想,越想的厉害……

  杨岭看到霍去病如此,关切的问:“你怎么了?发烧了?要不我再让军医过来看下吧。”

  “不,不用,我休息会就好了。”霍去病忙说。

  “那你实在不行就喊我,别死撑着。”杨岭接着说。

  “嗯,你先去睡吧。”霍去病头也不抬的回答。

  杨岭躺在塌上静静的想着,不知这凌茵慕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个女子对于他而言好像充满了神秘感,说不清道不明更猜不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