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知道对方不是元忠,可众人很识相,既然他都已经开口不要问为什么,他们也不会自讨没趣的问对方的身份。

  明白了!”面对眼前难以看透的元忠,三人也不敢含糊,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是根本不能忘的。

  那就是杀手至尊与东胜天机阁的阁主天邪的话“不要和风尘有太多的因果!”更是警告了他们不要出手。

  “只是风尘现在他……”

  “不需要你们操心,他会没事的!风尘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弱!”元忠没有回答风尘会怎样脱险,只是大概的告诉了众人一个模糊的答案——风尘会没事。

  这让他们有些无可奈何,试探性的话语很容易就被元忠接下,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此刻元忠说的话。

  ……

  “风尘,你现在还想跑到哪里?”蓬莱帝城外的极远处,唐季天从高空落下,一步步的走向风尘“其实我很想要与你堂堂正正的一战,只是……”

  “你竟然令我怕了!”唐季天很坦然,当初风尘在东方家一战成名之际,他就想要与这个新起的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之一的风尘一战。

  只是他从未想到,风尘竟然强大倒足以令他颤栗的地步,年轻一辈十大高手,他唐季天位居第七。

  JY更●B新最快{上酷c匠网Y

  前六分别是第一的独孤家的独孤小邪,第二的红尘道的杨涛,第三是王家皇朝的王陈,第四是佛门的丈六,这前四都是中州大陆的,位置无人能够撼动。

  而第五则是今年最为惊艳的一位,当然,是除了风尘意外的。他是来自南荒大陆的南宫家的一位妖孽,名叫南宫羽。

  这人有些特殊,他的崛起就像是风尘一般,有些毫无征兆之感,直接出来就将势力有些赶上了南宫家,并且同在南荒大陆的墨宫的少宫主南宫俊给击杀了,夺了对方的年轻一辈十大高手第五的位置。

  而第六则是再次的回到了中州,他是中州三大家族之一的陆家的陆剑尘。第七就不用说了。

  第八是北蛮大陆北山家的北山荒芜,第九那就是一个修行界的重头戏了。

  “有的人说西云大陆的西门吹雪才是年轻一辈十大高手的第九,也有人说你风尘才是年轻一辈十大高手的第九——哈哈!可笑!”唐季天突然有些带着讽刺的开口大笑。

  风尘默然,没有说话。唐季天这样正是他所希望的。他需要时间来恢复伤势。虽然这次伤势极重,不经过半月的修养别想痊愈,但是风尘的恢复力极其强大。

  这就显得每一刻的时间对于风尘来说都相当重要,到时唐季天想要对他下手时,他虽然不至于夸张到伤势恢复到可以施展阴阳轮回和三断这种招式。

  但只要能够施展逆空九踏就行了,哪怕是第一步足够了,因为现在的风尘连施展逆空第一踏的能力都没有,那就更不要说其它的了。

  唐季天眼睛斜瞥,看见风尘默然无语,他没有发现风尘是在争分夺秒的恢复伤势。而现在对于风尘,时间就是生命也为过。

  “天机阁的消息原来也是有误的!”唐季天有些若有所思的说道,“除了前四,你或许可以排到第五,至于南宫羽……还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他说得全部都是实话,早些在蓬莱帝城中被风尘斩杀的那人是他们唐家的一位族叔,修为仅差那么一线就可以进入仙魔境的,只是在风尘的手下,他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就连片刻的挣扎都做不倒。

  唐季天心悸那一刻的风尘,他觉得那股气息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年龄的修者所能释放出来的,因为那种威压实在是太强了。

  至少对于同辈中人,唐季天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受过那股气息,那是当今年轻一辈难以逾越的鸿沟,令无数天骄高山仰止——独孤小邪!

  “若你不死,也许能和他有得一拼!毕竟,你也是千年前横断一代的天骄!可惜……你的时代已经过了,你不应该活在现在!”唐季天提起风尘与他唐家的夙怨,话语极其的平淡。

  他有种错觉,当他唐家的老祖唐坤提起风尘时,他竟然不恨风尘,反而有些钦佩之感,从风尘的所做所为来看,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有情有义,哪种为红颜可一怒冲冠,为兄弟可两肋插刀的人。

  “我唐季天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是真心的佩服你,千年前的事情,没什么可以评说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唐家错了!”

  唐季天的话很多,风尘虽然在抓紧时间恢复伤势,但却也一直听着,这一听,瞬间就越听越不对味了。

  风尘疑惑,他发现从头到尾,他竟然都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杀意。“你想要说什么?”风尘终于开口,有些不解。

  “没什么,就这么多而已!欢迎你回头来我唐家,我先走了!”唐季天一笑,看了风尘一眼就打算离开。

  “这怎么回事?等等……”风尘实在是纳闷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是唐家的人吗?”

  “是!”唐季天替。停下欲要飞走的身形,缓缓开口。

  风尘的心一沉,这更加的令他费解了,只是唐季天接下来的话就使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也不是!”

  “也不是?什么鬼!”

  风尘看着唐季天,他算是没有戒备了,若对方要杀自己早就动手了,怎么还可能这般和他聊天。多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唐季天不会对他出手。

  听到风尘的一问,唐季天显然有些无奈,抬头看着天空一声叹息!声音的感情有些复杂。“又是个有故事的人!”风尘瞬间明白了,他没有催促,看着唐季天这副样子,他知道,不需要他催促对方也会说出来的。

  好半天,唐季天始终仰着头,看着夜空,风尘忽然觉得,他是在强忍着眼泪的落下。

  “这蓬莱海域的夜空真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