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觉得自己既然该遭雷劈,那为什么那位不将自己劈死呢?风尘不解,与此同时,他的念头一动“或许……你根本就是被人封印了!”

  风尘的脑海间再次出现了望帝带着古蜀伐天的场景。苍天帝城,根本就没有门,是由望帝以长枪直接击穿城墙的。

  “并且,你从未出现过……哪怕望帝的尸体被‘弑天’裹住离开之时,你依旧只是咆哮……呵呵!”风尘嘴边的虽然鲜血长流,但终究还是看得出,那弧度是上扬的。

  咔嚓!

  第三道雷劫瞬间从乌黑厚重的云层中劈下,那是一条撕裂黑暗的雷龙,横断虚空。

  “来啊!”风尘一笑,面色有些狰狞,他丝毫不惧。风尘知道,这也许只是最后一道了,因为天空的劫云正在缓缓的散开。

  虽然他现在整个人都极其的疲惫,浑身酸楚。但是他必须要活下去“还没冲出那里就想扼杀我……连雷劫都只有那么点威力,并且只有三道,简直异想天开!”

  “断念——断身——断红尘!”

  面对若光速般快速的雷劫,风尘一气喝成,眉头丝毫没皱的就给自己伤上加伤。

  三个步骤瞬间完成,风尘的腹部出现了一个血窟窿,虽然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但是精神却没有丝毫的萎靡。

  一杆血红色的长枪逆天而上,欲同天搏击,化作一条血龙,昂首不屈。正如风尘一般,不甘亡身于天劫之下,活着,为梦晨而活着。

  血色狂龙昂首向天,紫色怒龙俯冲向地,两个硕大的龙首相撞。“呵呵——”风尘从大地俯冲而起的身形再度落下,势均力敌!

  不过这次风尘并没有被镶入大地,一枪驻地,支撑着他的身体。风尘笑了,他的伤势并没有被恶化,虽然和原来一样有些垂危,但命是保住了。

  “没事了!”风尘无力的直接仰躺在地,反正现在他是暂时回不了蓬莱帝城,他出来的时候可是两步逆空第七踏,如今相距足有近三百多里的距离。

  “这……伤势……根本……连普通的……逆空九踏……都没办法施展!”风尘很累,就是说话也有些断断续续!

  1更CS新\最快…上m酷匠v^网

  绝境之下他狂,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同雷劫搏击,现在却相反了,那种轻舒了口气,令他放心的心情反倒令他的精神都萎靡了下去。

  “好累呵……”风尘此刻就是直觉自己的眼皮实在太重了,他都不敢眨眼了,就怕自己眨动眼皮闭上眼睛的瞬间就再也睁不开了。

  “你就是风尘?没想到竟然真的和老祖所说的人长得一模一样!”耳畔之处,一道不善的声音瞬间响起。

  风尘模糊的意识竟然瞬间清醒了不少。僵硬的手指动了心,染血的右手微微握了握血红色的弑天。

  其上,点点血珠依旧缓缓的从枪柄末端缓缓的滴落,顺着枪身,枪尖没土,血液也一滴滴的没入土壤之中,在惨白的月色中,那片大地被映得暗红。

  风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头颅缓缓地循声看去!这一看,风尘就像是承受了莫大的冲击一般,脑袋轰鸣,无神的双目瞬间化作血红。

  一股无形的杀气化作冲破堤坝的泄洪,以势不可挡之势瞬间爆发。

  一个比风尘大不了几岁,约莫二十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衣,眉清目秀,长发披肩。神色有些倨傲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看着风尘。

  只是一个青年男子,为什么会令风尘就是重伤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杀意,并且杀气还在不断的壮大?

  向下看去,也就是风尘目光死死的盯着的地方。那是黑衣青年男子的胸口位置。

  在这名青年男子的左胸前,有着一个在漆黑长袍上极为耀眼的字体——“唐”

  一个字,似乎透着某些异力,隐隐的透着威压之感,只是这对风尘无效,风尘只觉得自己的双目刺痛,但却也不是痛,那个字令他极其不爽,那个字勾动了自己积累了千年的恨意。

  “唐家!”风尘的气息微弱,口中却丝毫不含糊,有些咬牙切齿,若不是他此刻身负重伤,若不是他此刻无法战斗的话,他恨不得一枪就将眼前的男子钉在大地之上,而后令他的血液流干而死。

  只是现在的风尘却是有些自身难保,风尘能够感受到对方很强,就是全盛时期的他不施展阴阳轮回或是三断也无法战胜对方。

  唐家的人,年轻一辈。

  风尘几乎不需要动脑子都知道这是什么人了!

  “唐家的唐季天?”“刚才杀的原来是你唐家的人,心情真是”舒畅啊!”

  风尘狂笑,驻枪而立,头上的血发飞扬,看起来就像一个狂傲不羁的绝代杀神。

  只是表面虽然如此,风尘的心却是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从此以后,他和梦晨随时都可能会面临着唐家的追杀。

  “为什么会暴露?”风尘很是想不通,若非自己及时赶到,自己恐怕是要后悔两世,对方竟然险些将黎雪给击杀了。

  风尘静静的站立着,他现在几乎就只剩一口气了,他并不打算拼完最后一口气而后两腿一蹬的待宰。

  神识扩散,风尘自然是打算逃跑了喽!虽然对方是自己的绝世大地。

  但是就如风尘所说“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回头不晚!”

  ……

  蓬莱帝城,经过这一闹,宴会自然无法继续,绝大多数人都不欢而散离开,杀手殿堂的几位大人物却是没有动。

  杀手君王,杀手帝王包括元忠站在黎天旁边,都时不时看向黎天扶着的黎雪。

  起初倒还没什么,只是时间久了还是被黎天发现了不对劲,看着自己怀中的黎雪……

  “不对!”黎天突然有些失声的将昏迷的黎雪身体扶正,“的确是小雪……只是这怎么可能?”

  黎天没有舒气,反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时才发现一个问题,黎雪为什么没穿婚服?还有他疑惑梦晨什么时候能修行的?“竟然是灵境一重天……”

  “是小雪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