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境强者,自太古之后出现的有多少?更何况还是一位帝君。他的帝兵该是何其的珍贵?

  也许,这些都需要解释了,只要是个修行者恐怕都知道那意味着的是什么!

  “这件帝兵有两个可能,一种是被人封印了,另一种则是帝兵进行自我封印,这才没有丝毫的帝威溢出。”“同样,蓬莱帝君也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死了,另一种则是还活着。”

  元忠的话语虽然缓和,但却根本不会令人平静下来,他的话就像是千钧巨石突然砸入海中,在众人的心间掀起滔天巨浪。

  蓬莱帝君还活着,那该是怎样的战力?

  风尘不仅震惊,在元忠开口的时候,风尘脑海中的一直都是‘弑天’的枪影。

  他意识到了,为何自己手中的‘弑天’并没有发出任何帝威,就像是坚硬的凡兵一般,现在想来可能是长枪处在被封印的状态吧!

  “元忠前辈,既然蓬莱仙塔都已经被封印了,那还怎么救蓬莱仙宗?”风尘可还清晰的记得前一刻时杀手君王说是这塔可以救蓬莱仙宗的,而现在帝塔都不是被封印了吗?

  元忠不语,看了一眼风尘旁边的黎天,风尘哑然,是了,似乎只有黎家的人才能够做到,否则帝塔也不会唯独对黎家人特殊了。

  “黎兄,你知道?”风尘开口,有些不确定,若是黎天知道的话,就不会是刚才那副担忧的模样了。

  黎天自己也是一愣,他怎么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个方法可以就蓬莱仙宗,“我黎家可以催动帝塔?”

  他明显懵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座塔是蓬莱帝君的帝兵,更不知道自己家能够催动帝塔。

  “原来你也不知道啊!难怪……也难怪说你父亲觉得蓬莱仙宗就止步于此呵!”元忠这一刻倒是有些释然的笑了笑。似乎明白了其间原由。

  就是杀手君王和杀手帝王也是一副明白人的样子,就只有风尘黎天和铁青山三人一时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更h新、)最t快-7上|1酷(H匠a网)

  “具体情况我也就不说了,你若真的想知道的话,回头可以亲自去问你父亲黎明……新郎官,难道你就打算将我们晾在这里?”

  话题瞬间转移了,风尘也无奈,他没有任何纠缠下去的理由,急忙赔笑道:“铁大哥,几位前辈请。”

  这一次,风尘没有在冷脸对杀手帝王和杀手君王,同样将他们与元忠一样,归为了前辈一类。

  风尘进入的瞬间,喧闹的婚宴瞬间就声音小下了不少,都看着这位珊珊来迟的新郎。

  “风尘!”一声娇喝突然传来,就是刚刚进入帝塔空间宴席场地的风尘都吓得脚步有些不稳。这声娇喝风尘很熟悉,是仙雨阁副阁主言染那个小鬼当然声音。

  循声看去,风尘的脸都有些发绿了,内心暗呼不好。他的婚宴这小丫头来就来了,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从人群中排众而出,不断朝着风尘渐渐逼近的言染,风尘最终还是把情绪稳住了。

  只是好不容易稳住的情绪随着言染的开口,瞬间就变得同滔滔江水一般,就是身形也是险些不稳,一副欲要栽倒的样子。

  “风尘,我还以为不是你……”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不是说好的要娶我的吗?”

  言染的身材矮小,此刻泪眼婆挲的样子,很委屈的对着风尘说道。她的脚步没有停下,继续朝着风尘靠近,脚步跌撞不稳,简直就是一副肝肠寸断的样子。

  虽然众人都不明白这演的是哪一出,可他们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风尘负了眼前这位少女。

  “风流债啊!”“难怪……风尘这么优秀,长得这么俊美,又怎么可能会独恋一只花呢……”

  听着这些人的讨论之声,黎天面色有些不好看,而杀手殿堂的几位主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风尘的嘴角那叫一个抽搐得厉害。

  他想打人!去你妈的什么风流情债,我风尘行得正坐得直,对于感情最忠实不过了,又怎么会像他们这些人口中的那么不堪。

  “都给我闭嘴!”

  风尘恼了,直接以自身最强的血气之力化作一声咆哮,再次喧闹的婚宴立刻安静了下来。

  风尘的一声怒吼是相当可怕的,不少人修为境界低的人,血液都还在翻滚着。

  “好强!”

  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百闻不如一见,都说风尘何等的逆天,自然有不少一部分人不信,只是现在却容不得他们不信了,因为风尘的强大就是现实,并且摆了在他们的眼前。

  “言染,你不要在这里添乱,适可而止吧,你若是再胡闹,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了!”风尘脸色拉了下来,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那种情况,解释只会越抹越黑。

  唯有果断,快刀斩乱麻方能够结束这么一段荒唐的剧情。

  言染似乎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风尘的庞大威压她能够感受得到,那种程度的力量,就是她也不敢与其缨锋。

  “好吧!我是来参加婚宴的!”言染小脸瞬间就由那副凄凄然的模样恢复了正常,调皮的朝着风尘吐了吐舌头。

  呼!

  风尘算是舒了一口气了,这丫头实在是太能玩了!竟然差点将风尘玩得手足无措。

  黎天的脸色也渐渐的好看了起来,拍了拍风尘的肩膀,似乎是在警告着风尘,若是敢负黎雪的话,他是不会放过风尘的。

  “好了,各位兄弟,是风尘失礼了,在此风尘愿自罚三杯!”说着,风尘手中一紧,一壶酒带着一个玉杯分别出现在他的手中,在空中划过的轨迹似乎都透露着酒的醇香。

  他不啰嗦,一杯接着一杯,三杯立时就被风尘一饮而尽。

  不得不说,风尘很会做人,圆润僵局,看了下面的众人都没有什么不满之后,他又自顾的倒了一杯,对着众人。

  “我风尘在此敬各位道兄与前辈一杯!”风尘敬酒,新郎官敬酒,他们自然给风尘面子,纷纷抬起手中的酒杯,近万的身影全部站起,朝着风尘回敬。

  “风尘……救我!”突然,风尘脸色大变。在这时,从帝塔之外传来了一声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子呼救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