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染一副阔绰,大有吃掉整个四海酒楼的意思。

  小二瞬间就犹豫了起来。“怎么?”风尘看这小二这样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事!钱就不劳你操心了,这位公子有的是元石!不差”言染瞬间就笑嘻嘻的看着风尘,对着小二说道。

  “好的!稍等,酒菜马上上来!”这小二顿时就不犹豫了,一脸兴奋的回应这言染。身子也是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风尘等人的视线中。

  “这是怎么回事?”风尘真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他发现这三楼周围的,有多人都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他。或吃惊,或羡慕,又或是带着一种不怀好意。

  风尘思索了一会之后,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被坑了。

  “这四海酒楼的价格应该极为昂贵,看来有些人是把我当成肥羊了吧!”风尘沉吟的说道,面色有些发青,并不是他怕,而是这些人竟然将他当成待宰的肥羊。

  “可恶!想宰我吗?嘿嘿……”风尘说着说着,笑容顿时就有些诡异敌人笑了,灿烂无比,很开心。这叫本来还有些小得意的言染有些愕然。因为风尘的胆子实在太大了,竟然直接点破。

  “喂!你们想宰我?”风尘话语带着轻佻的看着附近对他有所企图的人开口,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

  “小子你说什么?”

  “有钱就了不起吗?”

  ……

  “不不不不!你们误会了,其实我并没有钱!但是,你们有啊!不如掏出来自助一下我得了,毕竟江湖救急嘛!”

  言染本来还有些兴奋的小脸瞬间唰的改变,她实在没想到风尘竟然能够如此肆意妄为的就开口打劫了,简直就是毫无遮掩。

  “砰!”一声爆响从三楼的角落传出,一股褪凡八重天的强悍气息瞬间爆发。

  “哥哥!我怕!”

  小面团似乎有些被惊吓到了,小小的身躯一抖的同时,一只小手微微握紧了风尘的大手,有些弱弱的说道。

  风尘皱眉,这人竟然敢惊到小面团。循声看去,是一个身穿淡金色长袍的青年男子,似乎年龄和风尘差不多,都是十六岁的样子,在他的旁边,有四个较大他几岁的男子相随。

  淡金长袍男子此刻脸色有些挑衅的看着风尘,头仰得老高的说道。“看你这德性,没钱还……啊!”

  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许多人甚至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再次听到一声轰鸣。

  只见男子所在的地方一片混乱,木屑纷飞。待一切清明之后,那名淡金色长袍的男子竟然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的倒在了他周围的几人脚尖前。

  “你……”这几个人彻底怒了,风尘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将他们的同伴给打伤了。

  “我怎么了?”风尘有些微微一笑,握着手中的一枚戒指,朝着几人晃道:“这东西我收下了!”

  几人面色有些不好看,但风尘的强大他们深有感触,在淡金色长袍男子被打趴下的时候,风尘可是知道的,风尘的气息不仅仅只是他们表面上看去的七重天那么简单。

  可风尘的举动着实吓了他们一跳,原因无它,淡金袍男子的身份可并不简单。

  “大胆!你可知道……”虽然众人都看出了风尘的出手果断,不是个甘受威胁的人,但终究还是有一人壮了胆子仿若开口。

  只是结果也并不好,这个男子被打得骨折,整个人昏厥了过去,而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

  “他是马家的少族马烈,你死定了!”另一个男子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压抑了,想他们平时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直接跳了出来。

  u酷匠¤,网√"永…久免~费x看"&小7、说)X

  再他的认知中,从来都是他们欺辱别人,怎么会轮到别人欺负到他们的头上来了。

  “是吗?”风尘嘴角一扬,但表情还是瞬间改为了一种有些惊恐万分的样子。

  “哈哈——知道怕了吧?跪下来认错,赔偿……”

  “嘭!”

  这名男子再度的同他前面的几人一样,被风尘打晕了过去,他们装东西的小玩意自然逃不过风尘的手。

  在风尘的手里。有戒指,有手镯,也有玉佩,腰佩之类的小东西五六样,都是别有洞天的储物器。

  “风尘住手!”

  言染突然开口,声音有些急促的对着风尘说道,似乎想要阻止风尘再度对最后瑟瑟发抖的一人出手。

  “嘭!”

  结果令无数人震惊。风尘竟然在知道了几人的身份之后还是将最后一人给打的筋断骨折的昏厥了过去。

  “他们是马家的。”蒙面的李佩颖情绪有些微不可查的说道,声音宛若天籁,示意风尘停手。

  “那又怎样?谁叫他们吓到了我的妹妹的!”风尘有些不屑的说道,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受人威胁了。不过对他风尘来说,这倒还算不是什么威胁。

  风尘将最后一人的储物器,一枚戒指收好后就开始往回走。

  “小面团,这些都是哥哥给你的小玩具,喜欢吗?”风尘溺爱的摸了摸小面团的头,温和的说道。

  “喜欢,哥哥送的我就喜欢。”小面团极其开心,激动的回着风尘的话。

  暴虐天物啊!

  几乎一瞬间,所有人都只有这么一个想法。马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是蓬莱海域三大霸主势力之一的马家,势力极其强横,虽然不及蓬莱仙宗与仙雨阁,但却同样不可小觑。

  而作为马家的少族,还有那些和他亲近的人,他们的财富岂会低?而风尘竟然看都不看的就丢给一个五岁的小孩,拿来当玩具。

  先不说里面的物品,但光几人的储物器看上去都是品质不低的,风尘也自然明白,至少比他孤山镇上买的那些挂着蕴含不过拳头大小空间‘小玩意’的衣服品质高上许多倍。

  这些,至少都蕴含有丈许宽阔的空间,价格一般都是数十枚的中品元石,相当于数千枚的中品元石。

  就是品质最好,淡金色长袍男子,也就是马家少族马烈的也不过拥有近十丈的空间,价值五枚上品元石。

  然而风尘根本看不上,元石他不缺。储物器,试问又有什么级别的可以打得过‘弑天’那近乎一个世界的宽阔?

  “马家……还蓬莱海域三大势力之一,少族竟然穷成这个样?屁的马家。”风尘直接看着地上早已昏过去的淡金袍男子,有些愤愤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