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纵使如此,风尘也不得不同他们分开,他周围的未知数远远的比那万丈红尘还要多,还要大。

  “兄弟,我不想你们同我冒着生命危险,况且,我有可能会制肘你们的发展,回头中州再见。”

  思勇志的话自从跟了风尘之后也变得极少,只是静静的看着风尘不语,目光似乎有些异样。

  直至半柱香之后!

  “来了……”

  风尘收起失落的情绪,突然面色变得坚毅起来,清秀的脸庞没有岁月的风霜,但却拥有不是他的年龄锁拥有的刚毅与稳重,眉目如画间透着的是他的淡然。

  “既然东方家的人已经来了,想来我们也已经被云苍宗逐出宗门了吧!”风尘默然,这是他出的主意,也唯有这样,方能够不连累云苍宗。

  思勇志面色古井无波,他也是明白人,智商绝对不会比风尘差,这也是风尘收他为麾下的初心。

  既然风尘已经做好了同东方家对抗的准备,他有能说些什么?他知道,风尘不会是什么莽撞的人。

  回头看向总是站在自己左侧的思勇志,对于他,风尘还是相当满意的,先不说对方的神秘体质,就是他的睿智等等都可见一斑思勇志绝不是池中之物。

  “思勇志,做好战斗的准备,是时候让你正式的打一场。”风尘淡然说道,东方家的来人实力并不强大,看来应该只是外族弟子,修为只是褪凡五重天的修为。

  东方家,自然不是云苍宗可比拟的,对方的外族弟子最低修为都是褪凡五重天的修为,灵境的强者也只是内族弟子。

  “褪凡五重天,还真是高看我呵!”风尘自嘲的一笑,东方家看了也是不爽他了,派两个褪凡五重天的弟子前来,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思勇志的双拳握紧,说战斗,他还没有正式打过,如今要打一场不是没把握,而是完全没有胜算的一仗,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没把握也不要紧,只管放手去打!有两个!”风尘淡然开口,既给思勇志施加了一些压力也给思勇志服了一剂静心剂。

  思勇志自然明白风尘的意思,那已经很明显,有我在,保你没事。

  “你们谁是风尘?”遥遥的就可以看见两个人影,一声尖锐的声音瞬间就将风尘和思勇志的平淡的心情给打破了。

  什么人啊?看上去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声音就偏偏怪异成这样?

  风尘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回首,看向思勇志,“奇怪……我怎么现在才发现他的问题所在?”

  在风尘的注视下思勇志有种如同艺术品的感觉,有些奇怪自己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被风尘不断的盯着。

  “我算是明白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来真的不假!”风尘看了半天思勇志才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思勇志以前的声音也是尖锐无比,而且他的面色总是阴沉如水。

  现在就不同了,思勇志的身上竟然隐隐的有了自己的影子,对方的声音也转而阳刚,细细一听,竟然真的有些风尘的味道在里面。

  “你被我的帅气感染了……虽然不如我一般帅气,但也绝对是鹤立鸡群的佼佼者!”

  “……”

  思勇志早些还想问风尘是什么意思,听到风尘这最后一句话才瞬间恍然,原来我们还是同一个星球的人。

  只是对于风尘想要表达的意思,思勇志简直无语了,原来是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勾起风尘的感慨而已。

  “谁是风尘?”

  这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风尘和思勇志的对话意境,两人也才缓缓地回头,一起看向东方家的来人。

  “他是!”风尘怔怔的看着两个脸色铁青的东方家的弟子片刻,而后不假思索的指了指思勇志。

  这一指,思勇志顿时就怔住了,他是风尘?

  “没错!我就是风尘!”

  “这……”风尘一呆。心中暗道,这货也太能装了,瞬间就进入状态了。

  只见思勇志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面色冷傲,双目斜睨着这两人,看起样子和气质和风尘倒是与风尘极为相似。

  “高手!”风尘也算是见识到思勇志的演技了,逢场作戏根本不是任何问题,丝毫缓冲的时间都不需要。

  “风尘!你以为是云苍宗的少宗又怎样,在我东方家的面前还不是像狗一样需要匐匍!”一个男子牙齿似乎咬得咯吱作响,暗骂这风尘的表情太嚣张了,竟然蔑视他们。

  “顺便告诉你一点,你已经不是云苍宗的少宗了,并且还被你们宗主逐出宗门了!”另一人也是受不了,在前面那人的话后加以补充。

  风尘默然,陈天南果然照着他的办法去做了,现在倒是不免的觉得心中一松。

  “什么……?怎么可能?”

  一句低沉略显失神的话语突兀响起,将风尘惊醒,我说这是搞什么?竟然是思勇志。

  “……”

  风尘无语,第一次有些佩服一个人,思勇志太强了,他明明早就知道风尘被逐出宗门的消息,此刻竟然还一副震撼莫名的样子。

  思勇志现在一副惊慌无措的样子,表情失神,又不解与一种难以接受的样子,这一切,配以他现在有些沙哑低沉的呢喃之语。

  四个字!出神入化!

  “怎么……还傲气吗?你现在就只是一条丧家之犬。给你两条路……一、乖乖的随我们会东方家;二、让我将你的人头……”

  “头你妹!”

  在风尘都受不了对方说的话的时候,思勇志也很有默契的暴喝了一声,直接出手。

  风尘目露赞赏,杀伐果断,该出手时就出手,丝毫不啰嗦,这一点同样和他很像。

  只是——风尘的杀伐果断是出手狠辣,兵不刃血的就解决敌人,而思勇志……

  也就一声大吼带着惊人的气势,本来还吓得东方家的两人都一惊,还以为思勇志要直接动用绝招瞬间将他们击毙的。

  只是大吼之后,思勇志褪凡六重天的修为荡开之后就是没有丝毫花哨,招式可言的一拳。

  毕竟是褪凡六重天的高手,单光拳力浩瀚的程度就不是两个褪凡五重天的人能够比拟的。

  两人在错愕中直接就和思勇志对轰了一拳。

  蹬蹬蹬——东方家的两人霎时倒退三步,面色不惊反喜,这就叫刚刚信心大增在原地巍峨不动的思勇志愣住了,心有疑惑,怎么占了下风还这么高兴?

  “哈哈!都说少宗少族之类的都是一股势力年轻一辈的领袖,现在看来,那都是放屁!”

  东方家的其中一人开口,面色轻狂,早些还对风尘的忌惮完全的打消,本来还以为褪凡六重天就能当上一个中等宗门的少宗,战力自然逆天,只是有多强他就不知道了。

  现在,思勇志的一击竟然被他们两人联合就徒手挡住了,这自然就令风尘在他们心中的地位降低了。

  思勇志恍然,原来是这样!

  “思勇志,你刚才就动用了全力一击了,你不是武者,有没有什么招式,他们接下来可能会动用招式了,自己想办法应付。”风尘的声音小声的在思勇志耳边响起,提醒着他。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东方家的绝天剑气和封地甲胄,若是有……”风尘目光闪烁,估摸着要不要将对方的招式给学来?

  “紫气东来!”其中一个弟子一步上前,另一个则是一副看戏的样子站在原地。

  竟然有!

  风尘瞬间惊喜,是了,东方家是一个家族,人员都是其内的,只有客卿不是族人,每一个族人都习有也不奇怪。

  滔滔的紫气澎湃,元气是紫色的,立刻就将那人的全身包裹了进去。

  思勇志的拳头紧握,一股充满威胁的压抑之感叫他很难受,但他却没有任何的抗衡招式,他也没有武者强横无比的体魄,只能硬着头皮不断的放开自己的元气,滔滔黑色煞气宛若黑色的汪洋,不断在思勇志周身翻滚咆哮。

  ¤¤看m正版/;章p节im上(酷}匠网$

  “再看看……”风尘双目炯炯的盯着那名出招的东方家的弟子,期待的对方的下一句话还是他所熟悉的名字。

  “绝天剑气”

  一声轻啸宛如九天雷鸣,本来极具威严的喝吼在风尘听来却如天籁之音,令他有种如沐春风的畅快之感。

  铿锵!

  一声金属交击的声音崩云裂石,欲要撕裂天穹的一道暗紫色的剑气突然从天而降,由漫天的紫气汇聚,静静地倚在那名展开攻势的东方家的弟子身后。

  几乎凝实的剑气高大,足足有五六丈长,其上剑意浩荡,凌天之意尽显无疑。

  “没有东方小玉的绝天剑气强横!”风尘立刻又说了句傻话,这根本就是废话。

  东方小玉是灵境四重天的修者,战力同样不弱,他的剑气足足有十五六丈长其上风剑意比之眼前之人强了不知多少倍,而风尘竟然试图将两者比较。

  “我#@×#@……”

  思勇志顿时就忍不住张口大骂了起来,看着紫意莹莹的剑气,他直接呆住了,其上透着的凌厉与危险的气息可不是开玩笑的,东方家的招式……这要他怎么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