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的黑雾完全散去,风尘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那种压抑。

  大事了了,小事却还没有解决,风尘暗自的调息着自身的元气,东方小玉旁边的人,他用脚趾头也可以猜到,是东方朔。

  “竟然是那种地方的连接通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方朔怔怔的看着风尘。有股冲下去一战的冲动。

  “哥!不要……”

  “怎么了?”东方朔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小妹,“小妹你这是怎么了,那风尘可是打劫了你。”

  “他受了重伤!”东方小玉急忙为自己找着借口,“他是杀手殿堂的少尊!”

  少尊?

  东方朔一惊,风尘的身份竟然丝毫不下于他,同样的身为一大势力的翘楚。

  “难怪……小玉,我们走!”这一次,东方朔直接将东方小玉一把拉起就走。

  对于这一切,风尘并没有什么表示。还好,东方朔没有乘人之危,风尘闭目。大量的天地元气滚滚向着风尘而来,有煞气也有灵气。

  “轰!”

  不过片刻,风尘竟然就在闭目的状态中突破了,褪凡五重天的修为迸发而出,风尘整个人被黑色煞气与金色灵气结合起来的元气所包裹。

  体魄再进一筹也是毋庸置疑的,此刻风尘的血气之力再次滔滔涌起,宛如狼烟滚滚冲霄,冲击得天上的风云倒卷。

  黑金元气就如阴阳缠绕,相互交织间散发出恐怖的波动,风尘整个人就像是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

  无感,但风尘却能够感受到周围的风吹草动,草木摇曳,那缓缓摇曳间的轨迹似乎蕴含着一种轨迹。

  空间之力!

  天地万物,任何都有独立的空间,一念,世界一生二,二声三,三生万物而无穷。

  同样,天地也不过一念即唯一,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唯一,一念天地。

  风尘明白,自己对空间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了,能够感受到任何物周围自成的一片小天地,而他周围的那一片小天地,也能够为自己所掌控。

  对空间之力的完善并没有令风尘满足,周围天地元气不断汇来,虽然量依旧极为庞大,但也还好没有翠竹林一般变态。

  丝丝缕缕的元气迅若闪电,无声的破空而来,不断的朝着风尘周围撞去,全部没入氤氲的元气之中。

  一股作气,这一刻风尘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借住着突破残余的庞大元气施展了他从未施展过的逆空第七踏。

  万事开头难,纵使风尘已经重伤,浑身是血,他依旧要去试试。到了褪凡五重天后加上自己对空间之力定然进一步理解,相信就是前六步的距离也增幅了不少,如今若能踏出第七步,他也许以后也不至于面对一些级的强者而无法逃跑。

  “逆空——第七踏!”风尘没有任何的挣扎,内心平静,这种事情不能急躁,若你真能够施展之时不过一念而已,相反,若是不能,就是再怎么拼也没有用。

  话虽如此,风尘的心境,神识等等是极为平静了,可浑身的气势却是如同炸开了锅一般躁动沸腾着。

  黑金元气放荡不羁的缭绕,血色滔天的血气之力亦是肆无忌惮的拍击着高天。

  ……

  “哥……你到底怎么了?”东方小玉有些不解,今日东方朔的行为举动完全颠覆了她心中那个东方朔。

  东方朔一路上的速度极快的拉着东方小玉奔跑,直至东方小玉提出疑问之后他才停了下来。

  “那个人我们惹不起?”

  “惹不起?”东方小玉轻掩小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东方朔,我没听错吧?

  “只因他是杀手殿堂的少尊吗?”

  东方小玉发问,结果瞬间就遭到了东方朔的否认。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少族令一直在颤动!传说……每但我东方家的少族令一出,但凡能够令它比较明感的人我们东方家对其都最好避而远之的好。”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一桩难解的因果。”东方朔离开了云苍宗之后并没有前去万里之外,也没有带着东方小玉前去打劫,而是朝着东方家回去。

  这就叫唯恐天下不乱的东方小玉不爽了,活生生的闹不愉快就用了半天的时间。

  轰!

  风尘一步迈出,江山颠倒水倒流,九天垂下的瀑布就像一个门帘,瞬间就被风尘直接掀起。

  “逆空第七竟然有名字!”风尘先是不解,不过瞬间就回过神来了。默念这这第七踏的名字“九天惊落,星海回流!”

  “名字倒是不小,希望能够同那名号一样强势!”

  没有迟疑,风尘提着抢走了一步。“不会是同样的东西吧?”风尘刚走一了一步就愣住了,在他的脚下有几块石头抵住了他的脚掌。

  低头,惊喜!

  “我风尘的帅气竟然为我带来了此等好运!”风尘的脚下,几块黑金不同的石头静静的躺在他的脚下。

  罕见的上品元石!

  风尘可就不那么认为了,一连几次的捡到了上品元石,顿时让他对这个世界报满了太多的期望,什么中等宗门都不过几块,我不过一个普通帅气的人就拥有了好几块。

  数着脚下的元石,不多不少,灵石有三枚,煞石同样也是三枚,很平衡的数目。

  风尘就是心里不平衡,他这次捡到的元石不少,皆为上品,但她竟然连一个都吸收不了,同前次的有些差不多,元石内的元气精纯无比,可丹田却不容许它们的进入。

  这令风尘哑然,丹田似乎是觉得这些上品元石不够资格进入丹田之内一样。

  “你他么的要有多挑剔?”风尘傻眼大骂,越发的觉得丹田中的两团元气团不简单了。

  砰……

  风尘直接将四枚元石丢在一旁,长枪‘弑天’被他倒插在地上,整个人就纵身跳入了湖泊之中。

  hu酷JM匠;o网首。P发

  风尘仰躺其内,整个人放松,自身周身形成的独立空间将他亲密无间的和湖水连接在一起,感受着湖水的清凉,神识放开,风尘直接就在湖中宛如流水般随意的流动,缓缓闭目。

  “风尘……”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之声将风尘瞬间惊醒,太累了,风尘的神识竟然没有发现声音主人的到来。

  “咳咳——”

  风尘被吓得瞬间就喝了一大口水,脸色通红的看着来人。

  “小胖子!”风尘直接就从湖泊之中一纵而出,运起元气将周身的衣服蒸腾感。

  白衣猎猎,风尘这一瞬如同谪仙临尘的落下,看得小胖子张笑冬都有些发呆。

  “美中不足!风尘你的衣服太破烂了!”张笑冬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见面的喜悦没有任何的压抑,风尘用了最直接的招待兄弟的放手,狠狠的给了小胖子的肩膀一拳。

  小胖子不知道,笑脸直接迎上,任着风尘的拳头落下。

  “惨了!”旁边的思勇志可是看得眼皮子直跳,风尘的一拳看上去虽然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可谁知道蕴含了怎样的巨力。

  “砰——”

  结果是令思勇志不忍直视,风尘也是傻眼的。

  只是一声巨响,小胖子张笑冬整个人直接横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之后,他的身体砸断一株一株的竹子。

  “遭了!”风尘一愣之后就发现自己也忽略了这一点,他的狠狠一拳,张笑冬那褪凡五重天中期的修为得被他打成什么样。

  最轻可都得全身骨折,司马钦就是个活例子。想想如今自己的体魄都具有了灵境二重天武者的强度,风尘顿时就有些焦急的展开逆空很,直接出现在横飞着的小胖子身边。

  “哎呦喂!风尘你是太古蛮龙吧!”张笑冬被风尘一把接住之后就化作了抱怨了,大声的叫了起来。

  “怎么会没有丝毫损伤!”早些还有些焦急的风尘在接到张笑冬之后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风尘难以理解,以张笑冬的修为和体魄来说,根本不可能在风尘的一拳之下还能够完好无损的活着。

  “看见我没受伤,你不高兴?”张笑冬的脸色顿时发黑的对着风尘说道,看起来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

  “哪里?”风尘回神含糊了一句,刚才真的是太惊悚了,若是出现了哪种无心之失的话,风尘自己也不能够原谅自己。

  不过还在什么事都没有。

  “小胖子,你怎么能够扛过我的那一拳的?”风尘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问道。

  张笑冬自然没有生气,刚才的那句话不过是开玩笑而已,风尘也是知道的。

  “记得你送我的那件残破的战甲吗?”

  风尘点了点头,那东西他自然记得,那是他记忆的转折点,有些线索或许就在其上,他又怎会不记得?

  “那件战甲不知怎么了,有一次我穿着它修炼的时候,那件战甲竟然消失不见了。”

  “……你可别告诉我它和你融合了!”对于这种事,风尘也是有些发汗,一块烂铁融入身体,恕他不能接受。

  小胖子没有否认,直接凑过头来,小心翼翼的对着风尘说道:“我发现了它的一个秘密!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看懂了战甲之上的两个古字”

  “是什么?”风尘有些激动,也许这是一条线索,既然他同战甲在一起,想来也应该有关联才是。

  “轩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