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杀手至尊面色一变,本来淡定的英容顿时就变得有些可怖。

  天邪不语,看着杀手至尊,有些笑意。

  “没错……我就是天鳖!”

  天鳖!是仙界的天河中的神兽,万年都不见得有一只,特别实在太古时代之后,基本上可以说是绝种了。

  酷.,匠V网√U首、'发f=

  它们的身体强横,化为人身之后就是天生的武者,一身滔天的血气之力浩荡。

  “同太古时期的神兽玄武并列的天鳖,没想到竟然还活着。是望帝的手段吧!”天邪也是有些惊异的说道。

  玄武,太古时期最强横的龙族无王族,禽族的凤凰也没有出现,有五大神兽,出现在人间界。

  东胜大陆的青龙,是仅次于太古前期的太古雷龙,西云大陆的白虎,南荒大陆的玄武和北蛮大陆的朱雀,五大神兽之首为中州出现的麒麟。

  杀手至尊默然,没有说话。他的确是望帝用了些手段才活了下来的。

  “否则的话,以你的修为,就是苍天他针对的是望帝,你也难逃封死的下场。”

  “你到底是谁?”还是同样的一句问话,脸色凝重。纵使他是帝王境界的修为也不敢丝毫的小看天邪,原因无它,天邪知道的太多了,多到让他都有些忌惮。

  “你暂时还不需要知道!”

  “曾经望帝来找过我,那时正是他要带他的蜀国伐天之时。”天邪似乎有些神往,回味着什么,面色惆怅。

  “帝君找过你?”杀手至尊目露震惊的看着天邪。照这么说的话,天邪是和他一代的人物,或许更加久远。

  早些时候,天邪确实被望帝找上门,只是他无能为力。劝说过望帝,只是他没有听。

  “一意孤行伐天,结果他也只是重创了沉睡的苍天。现在的局势反而有些严峻了。”

  面无波澜,天邪似乎在陈述着一件事情。

  “你什么意思?我们有错?苍天沉睡,那时不伐更待何时?”杀手至尊有些不忿,是他们伐天,功败竟然还有错了?

  “也不尽然,若是再等等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样棘手的地步了!不过好在苍天也重创了,虽然在缓缓的清醒中,但一样需要不少的岁月。”

  “你到底是谁?”杀手至尊震撼的看着天邪,对方也在密谋伐天之事?再次不厌其烦的说了一句话。

  杀手至尊浑身瞬间隐没于淡黑色的雾霭中,手中嗡鸣一阵,指尖透着凌厉的指芒。

  “想要一战?我打不过你!”天邪直接承认,他说的是事实,杀手至尊现在的修为全部爆发的话是凌驾于仙尊之上的帝王境界,他根本没有丝毫的一战之力。

  打不过?就是杀手至尊也丝毫没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着实的叫他哑然了。

  天邪面色恍惚,指了指天,似乎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杀手至尊。

  “我不能透露得太多,苍天你就不需要担心了,那也不是你能担心的,他觉醒之时,自然有人会与之对抗。重要的是迫在眉睫的是人间道的进攻。”

  “人间道……我能做些什么?”

  ……

  后山的少宗居所处,风尘花费好久的时间才将起伏不定的情绪压制了下来。

  望帝竟然还活着,师尊作为天机阁的阁主,说话绝不会空来穴风,自然是有依据的,对于这则消息,他没有反驳,没什么不可能的。

  “走吧!”

  风尘一把将已经滴血熔炼好的少宗令对着前方的虚空一抛,方形的淡紫色玉牌散发出淡淡的神辉,似乎在半空之处碰到了什么,紫意盎然的。

  呜呜!

  少宗令瞬间飞回,风尘一把将其抓住。同时,前方的场景开始了大变。

  少宗居所的小木屋前的风景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风尘一行人的视线中,小小的竹屋越来越大,但却越来越远。

  小屋周围的荒凉的场景也逐渐变得青葱,慢慢的将风尘即将居住的木屋遮掩。

  眼前,一片片的竹林茂盛,清脆欲滴的竹叶散发着淡淡的清新之气,微微可闻的竹林香气钻入鼻孔,触动着风尘的嗅觉,撩动着他的记忆。

  “千年不变……记忆的重现,这是我的居所!”风尘呢喃,怔怔的有些失神。思勇志和田岭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陆剑才的表情确实有些夸张了。

  陆剑才的嘴张的有些大了,面色震惊得有些无以复加的地步。难道师兄知道?风尘也瞬间就看到了陆剑才的表情,内心疑惑的自问道。

  “师兄……”风尘有些不确定的叫了一句。陆剑才蓦然回神,牵强的对着风尘笑了笑。“走吧!”

  哗啦哗啦!

  瀑布的水流之声清晰的传入耳中,没有丝毫的模糊,风尘等人进入前方的竹林,竹林不大不小,足足占地一里多,风尘的小屋就坐落在竹林的底部。

  走过竹林,入眼的一个高耸的崖壁,高悬的瀑布自崖顶一泄而下,然若天河倒挂,磅礴的气势惊人。

  其旁,瀑布落下的湖泊边,小木屋比他们看到的时候大了不少,静静的坐落在翠竹掩映间。

  “小师弟,这里已经一千年从未被开启了……”陆剑才有些怅然的看着这些风景。千年少宗的居所,一千年前就已经被封尘的地方。

  “千年少宗!呵……”风尘一笑,语气有些怪异。

  “一千年……”风尘默念了一句而后直接踏入了这片掩映于竹林间的小竹屋的范围内。

  “好强的剑意!”

  刚一踏入,风尘就发现有惊天的剑意袭来,就是他的体魄强大无比,脸颊也有些隐隐作痛。

  “不要进来……”风尘瞬间就想起了身后的陆剑才几人,急忙一声暴喝,声音震得竹林间的叶片都在抖动。

  说话间,风尘直接以逆空九踏来到一众人身边,将思勇志他们都带了出去。

  “小师弟,怎么了?”陆剑才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风尘有些不明所以,小师弟刚才的动作也太大了,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思勇志和田岭也是一样,刚才踏入青翠的竹屋范围的瞬间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危机感,只是还未等他们多想整个人就被风尘带出了那个令人心悸的范围。

  “在那一片范围内有一股冲天的剑意,很强!就是以我的体魄都有些生痛,你们可能承受不了。”风尘面色凝重,那股无形的剑意真的实在太强大了,就算是曾经和他一战的无崖子所透出的剑意也没有那么强。

  “剑意……”陆剑才先是一愣,而后一拍额头,似乎响起了什么的说道“忘记说了,据陈师兄说的,这千年少宗的居所从未被打开,其内有一面断崖。”

  “断崖?”风尘等人瞬间回头,“是那条瀑布流下的断崖吗?”

  “没错,据传那面断崖原来是一座不小的山,其上有湖泊,但是……似乎好像被千年少宗一剑给劈了,随后就化作了瀑布……”说道最后,陆剑才直接脸色有些怪异看着风尘。

  “……”

  风尘无语,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那个人岂不就是他自己?看向崖壁,风尘也是一愣。

  那面崖壁真的光滑无比,早些时候他没有注意到。现在自然看出了,崖壁就如被利器一斩竖断,其下的湖泊倒是像是一个巨大的剑槽,被一把利剑所贯出。

  “这也太强大了吧!”田岭也是震惊的看着被风尘一剑劈了的断壁,内心震撼莫名。一旁的思勇志同样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田岭的说法。

  “你们不可以进入吗?”风尘愣了好一下才有些迟疑的开口说道。

  “可以啊!”陆剑才笑了“以肉身之力硬撼那崖壁传出的剑气不就好了。”

  风尘本来开心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这岂不等于没有说,“师兄你是可以硬撼,可田岭师兄他们……”

  田岭和思勇志也是面色发白,就是风尘的强横体魄都有隐隐作痛之感,那他们还进去找死不成。

  “这我就无能为力了,也只能叫他们住在外围了。”陆剑才一摊手,对于这一点他还真的无能为力。

  其实他想说的是,风尘能够将那崖壁上的剑气汲取而去,但他没有说,以风尘目前的修为,若是唐突的去汲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很好。元气也很充沛“田岭师兄,那你们就先在这里等会……”风尘最终还是同陆剑才走了进去,让田岭两人在外边等候。

  ……

  “相信六道十地的事情你应该也不陌生吧!”

  “要我去和他们打?”杀手至尊迟疑,十地,那是洪荒十天子级的人物,处于帝境的大成境界,为帝尊,实力仅次于三皇五帝。

  “不是!就是你主人的战力逆天,以帝君的修为虽然同样可以同帝尊一战,但是对上十地也是凶多吉少,更何况是你?”

  杀手至尊顿时就有些不服气了,有种欲要和十地一战的架势。

  “他们还没有攻来呢……”天邪也是无语了,这只大乌龟怎么还是那么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