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天鳖
本章由 爱咋咋地!小哥 在 2016-05-12 14:36:17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爱咋咋地!小哥解封者

  “师弟没有听到水声?”

  这还用说?风尘自然是听到了,但却没有看到什么水流。

  “难道这里有幻境不成?”风尘瞬间猜测,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有些东西,甚至是那些半仙半魔也不一定知道的秘辛他都知道。

  就如望帝举国伐天,古蜀举国同祭,还有裂天渊之下的还魂阵式,以及他身后的这杆长枪的来历等……

  然而,最神秘的还是那个秘境。在那里,他能够修行,有逆空九踏,还有那招他对东方小玉施展的封印指法。

  他不知道是杀手至尊故意还是不知道,他的那种禁制根本就不叫什么封仙指,而是‘封天指’。

  天,又是和天打交道的招式,这种招式风尘委实的见了不少。

  “小师弟聪明!”

  “没错,诺……这是少宗令。”说着,陆剑才从手中拿出一块淡紫色的玉牌,晶莹剔透,散发着点点乳晕,神辉璀璨。

  “又是一块……”风尘看着这个方形的淡紫色玉牌,有些怔怔的发愣,他手中的令牌已经有两块了。

  一块是杀手殿堂的少尊令,还有一块是云苍宗的少宗令,两块令牌代表的身份都不算小。

  风尘觉得有种奇异的感觉,他以后会不会再拿到第三块,第四块……“是我多想了!”风尘有些好笑自己的想法。

  “又一块?”陆剑才听到了风尘的嘀咕,明显的一愣!“师弟可知什么是少宗令,你的那块是什么令牌,师兄我帮你看看吧!”

  风尘内心暗呼不好,竟然差点露馅了。

  不过好在师兄的脑子不怎么灵光,要敷衍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内心暗暗的下定注意在他那便宜师尊面前不能露馅。

  天邪!给风尘的第一映像是祥和,第二印象是逗!可他却不敢小看自己的这位师尊,能为最神秘势力的天机阁阁主之一,又岂会是表面那么简单。

  “棋圣……恐怕才是真正的师尊吧!”风尘不确定的猜测,他不知道棋圣二字是何含义,但对‘棋’这个字还是比较敏感的,说实话,风尘对这个字还真不感冒。

  把玩着手中微凉的少宗令,风尘不知道应该怎样做,看着陆剑才!

  “你不会不知道灵器以上的东西都需要滴血认主吧?”陆剑才有些看白痴的看着风尘!

  “我……”

  风尘顿时就张口结舌了,这种事他还真不知道,头一次听说。

  “难怪我当初的血染到剑魂的时候有种更加亲密的联系感。”风尘有些恍然,虽然剑魂的主人就是他自己,可是再次的染血就使剑魂摆脱蛰伏的状态,可以随着他出秘境。

  听完陆剑才的话后,风尘沉默了少许之后就将手中的少宗令先丢给了思勇志,示意他拿着。

  随后风尘就在陆剑才疑惑的目光中,他将身后的那根被裹得像是黑布棍的‘弑天’取下。

  “小师弟你干什么……”

  “滴血啊!”风尘随意的回应道,而后自顾的就解开黑色布条,漏出里面紫意盎然的长枪。

  经过同无崖子一战,不知是否是因为错觉,弑天枪看上去更加的凌厉了,它的那股若有若无的一种气息更加的庞大了。

  “不要……”陆剑才急忙制止风尘,一手抓住风尘的手腕,不小心蹭到长枪。

  “轰——”

  震天的轰响,风尘手中的长枪气势惊天,杀气浩荡,直崩云层。

  风尘急忙将‘弑天’一把丢给了思勇志拿着,而他自己则是去追被长枪气势崩得横飞出去的陆剑才。

  “啊!”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一声惨叫,是思勇志发出的。

  风尘将陆剑才接住,挡住了他的横飞趋势之后又是恼火的看向思勇志,心情极其的烦躁。

  “鬼叫什……”风尘顿时哑然的看着思勇志。此刻的思勇志整个人躺在地上,仰面朝天,嘴边不断流血,看他的胸口处长枪横陈的地方,竟然连骨头都塌陷了下去。

  而田岭则在一旁根本束手无策,伸手试图去将长枪拿起。

  结果就是以田岭的修为也只是看看抬起。

  风尘急眼,瞬间来到思勇志身旁,一招手将长枪召回手中。枪有灵,这一点风尘很清楚,风尘也明白,长枪无意展开杀戒,否则若是以田岭都搬不动的重量,思勇志早就成肉酱了。

  “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尘将当初从东方小玉手中打劫而来的极品妙灵丹直接就丢了一枚给思勇志。

  以思勇志的修为,见效自然极快,不一会就恢复了,并且周围的灵气还氤氲不散。

  “风少!我要突破了……”思勇志激动看着风尘,似乎在等风尘的首肯。

  这么快?风尘也是哑然,怎么可能,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让思勇志坐下来展开突破。

  “师兄……怎么说,刚才为什么那么紧张?”风尘疑惑的问道,可以说现在的这一切都是由陆剑才的慌张阻止所造成的。

  “是关于这杆枪的秘密……”陆剑才也没有什么隐瞒了,尽管田岭在一旁,他还是打算说出来。

  “弑天……?”

  风尘有些不明白,望帝的帝兵,陆剑才知道什么秘密吗?或许是他的便宜师尊天邪知道些什么?

  “这杆长枪是古蜀帝王望帝的帝兵……”陆剑才表情略起波澜的开口,风尘不语,和他料想的差不多,师尊他们知道。

  只是田岭就没有这么淡定了,下巴差点吓得脱臼。

  “望……望帝……是那位死后魂化杜鹃啼血而鸣的望帝……杜宇吗?”田岭直接傻了,这杆长枪竟然是一件帝兵。

  望帝杜宇,几万年前的人物,就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神话传说而已,如今竟然看到了他的帝兵,一代帝王啊!

  “嗯!”风尘不置可否的承认,对于田岭,他没有丝毫的防范就承认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

  田岭吃惊,心中却默默的把这个秘密藏了起来。这种事情的严重性,他自然知道,风尘毫无防范的绝对信任自己,他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师兄……这又怎么了,弄得你刚才急成那副模样?”风尘有些疑惑的盯着陆剑才,等他的解释,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等着天邪发现的秘密浮出水面。

  ……

  “这小子刚一回宗门就当上了云苍宗的少宗!现在的他可是有得受的了!两股势力的领头人。”杀手至尊从东方家出来不久后就听到了天机阁传出的风尘当上云苍宗的消息,自然要去看看风尘了。

  “云苍宗,说起来也不简单!一千多年前的那位少宗似乎有些像,执苍生之念,逆天之念。”杀手至尊有些惋惜,一千多年前,他还在沉睡呢。

  杀手至尊直接就一迈步就到达了云苍宗的范围,强大的神识刹那就一扫而下。

  “没有?”

  这会杀手至尊也迷茫了,怎么会没有风尘的气息?

  rP酷|◇匠网:正版+v首sq发h

  只是再次凝聚神识,不断的缩小范围,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在不远百里外的云苍宗后山的深处,一股屏蔽了气息的禁制还是被他发现了。

  神识再次凝聚,纵使禁制再强,可这一刻还是被他给渗透了进去,由此可见,杀手至尊神识的强大。

  里面,此刻陆剑才左右看了几眼之后,确定没人之后才打算说出口。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恰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杀手至尊的神识已经突破了了进来。

  “据我们师尊所说的……望帝可能还或者,魂还不曾灭!”陆剑才直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就是田岭也是一阵发愣。

  “这……怎么可能?”云层宗外的杀手至尊身形一颤,话语有些哆嗦,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们的师尊……风尘的师尊是天邪!棋圣天邪……嘿嘿!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他来了!”

  云层大殿中,天邪直接就从最高处站了起来,双目猛睁,目光炯炯的看着杀手至尊所在的方向。

  “师叔……怎么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由你一个人主持了,我出去一趟。”天邪随口说了一句,是以命令的语句,而后直接撕裂虚空。

  唰!

  天邪直接现身在杀手至尊的面前,面色平淡。

  “不简单,竟然拥有可以达到撕裂虚空的实力。”杀手至尊双目一凝,据他估算,天邪的实力远超上任的杀手至尊。

  “你知道要找你?”杀手至尊有些差异的看着天邪,不知是对方察觉到了他还是算出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会找我……可我知道,你会来找风尘!”天邪脸色淡然,平时的玩世不恭早已经收起,一脸的肃然,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更加的明细了。

  知道我要来?就是杀手至尊也是微微一愣,天机阁果然不简单。

  “望帝的事情……我暂时解释不了,但他的确还活着,也许,仙界有你要的答案!”

  杀手至尊身形顿时一震,面色有些恐怖,声音沙哑的质问天邪“你知道我是谁?”

  “望帝的坐骑——天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