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有这么大?”风尘也是哑然,陈月的境界比他还要高,可他的神识覆盖范围竟然比之陈月还要高出十倍有余。

  十倍……这是怎样的概念?

  “师兄的神识覆盖范围是八十里左右吧?”风尘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陆剑才问道。

  陆剑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的神识覆盖范围差不多和风尘的估算一般,就是方圆八十里左右。

  “正常吗?”风尘眯着双眼,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看师兄我像是什么正常人吗?”陆剑才咧嘴一笑,负手而立,较为傲气的抬了抬头。

  动作是可以说话的,陆剑才的的表情再明显不过了,他也是那种头角峥嵘之人,无数修行者中的佼佼者“是了……师兄又岂会是什么正常人!智力超群。”风尘有些好笑的随口说了句,陆剑才的智商真的叫他难以恭维。

  一个字!笨!

  “我×@#@……”

  陆剑才直接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风尘从头到尾就和自己过不去,不断的调侃他。

  “师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风尘顿时就来了兴趣了,看陆剑才的表情竟然微微有些认真与紧张之感。

  “什么事?放心,田岭师兄的为人我知道!至于思勇志,也不可能……说吧!”风尘看了一眼陆剑才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打包票的说道。

  “八十里的神识笼罩范围,这得是普通的灵境八重天才能达到的,你师兄我才半步三重天就有了这样的神识探查范围,你说师兄我是简单的人物。”陆剑才笑着说道,顿时就令风尘的面色古怪了起来,那他的这个百里的神识覆盖范围是怎么回事?

  风尘默然,恐怕师兄的身份并不简单吧!否则又岂会才跟了天邪两年就有了这样的修为。

  “师兄,秘密呢?”风尘可不会忘记陆剑才前一刻才告诉自己的事情,看来哪个秘密可能就出在身份的上。

  “额!这个秘密……你们可都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师兄我就惨了。”

  风尘和思勇志自然一口答应,而田岭也颇有兴趣的看着风尘。

  “师兄我是中州的人!”

  中州的人?风尘也是一惊,中州那种地方可是名声赫赫的大陆,强者的聚集之地,令无数修者的地方。

  “然后呢?”风尘一惊之后就淡定了,这不是重点吧!这就能令他很惨?不至于吧!

  然后……

  陆剑才也是愣了好一会,那可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

  “我是中州陆家的二公子,陆剑才。”风尘顿时脑海震,竟然是十大势力之一的陆家。

  思勇志喃喃自语,果然还是和他猜想的差不多,“竟然……真的是陆家的陆剑才!”

  “思勇志,你知道?”

  风尘顿时就来了兴趣,思勇志竟然也知道?照这种架势来看,风尘的来头岂不是真的很大,就连思勇志这种一个东胜大陆中等宗门的后山执事都知道。

  “嗯!”

  思勇志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陆剑才,看着陆剑才毫无表情,就朝着风尘重重的点了点头。

  “怎么说?”

  风尘的神识敏锐,瞬间,风尘就察觉到了一种不对的气氛,脸色有些阴沉的问道。

  “陆……陆师叔是失败者!”对于这一点,是天机阁都有档案存在的一则消息,十大势力的内在变动,即使天机阁也是较为关注的。

  “失败者?”

  风尘不解了,什么叫失败者,陆剑才又哪里失败了?

  “如同宗门的少宗,家族也有少族!陆家一族两大天骄,年龄仅差了一岁,修为进境速度都是极快,战力也不是境界可以揣度的。”

  “只是,这种事情对于家族的好处就是磨砺另外一人而已。毕竟,少族只能存在一位。”

  风尘默然,陆剑才是陆家的准少族,竞争失败了?风尘就有些疑惑,难道十大势力的准少族,修为也不算高?

  只是听思勇志的叙述来看,口气似乎有些愤愤不平,他又在抱怨什么?“思勇志,怎会回事?”

  风尘没有去问陆剑才,而是看向思勇志,此刻的陆剑才怔怔的看着周围的花草树木,一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

  “实际上你陆师兄的天资比他哥陆剑尘要好得多,虽然比陆剑尘小了一岁,但却实力丝毫不逊色于陆剑尘。”

  “十七岁时就和他哥同样的境界,都是灵境三重天的修为,十八岁时,两人先后进入灵境四重天,十九岁,两人同时处于半步灵境五重天……”

  风尘默然,和他料想的差不多,陆剑才的修为下降是有原因的,陆家的准少族,修为绝不可能像表面这般仅仅半步灵境四重天而已。

  “走吧!”就在这时,沉默的陆剑才开口了,这些事情他也不想提,面对从小对自己一直很好的兄长的下手,这叫他有些难以接受。

  “师兄!”

  “别说了……走吧!”陆剑才一甩头,面色沉郁的走在前头,风尘紧随其后,他让田岭和思勇志站在原地别动。

  默默的跟了好一阵子,陆剑才的心情才渐渐的缓和,回头看了一眼风尘,只见风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师弟,你怎么了?”

  风尘突然有些苦涩的抬起了头,面色认真“师兄的心情终于趋于平和了,其实也没什么?有些伤害,也许是爱护也说不定。”

  风尘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不可能说报仇之类的话,看陆剑才的表情,肯定是陆剑尘的突然反目伤了他。

  既然会伤心,想来以前陆剑尘对待他肯定是极好的,而且据风尘从思勇志口中了解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风尘隐隐有种猜测。

  也许陆剑尘的突然反目是为了保护陆剑才也说不定,可九大势力的陆家又会出现怎样的变故呢?他不知道,也不敢肯定,所以只能暗示陆剑才抱些希望。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陆剑才面色顿时大变,想想曾经的陆剑尘和后来的突然反目,陆剑才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

  到底会是什么事呢?还有,若是陆剑尘要加害自己的话,为何会放任他在这家族之外逍遥这么久?要知道他这等同于离家出走,又为何能够在外两年而不被家族抓回。

  “我一定要回去……”陆剑才咬牙,一种不好的预感顿生,令他心惊肉跳,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师兄,若是真的是那样的话,想来你兄长也是出于无奈,不可能给予你任何的保护,才能发展至此。”

  “实力吗?待我实力再强些。”

  有朝一日龙得水,定叫天河水倒流,有朝一日虎归山,定将天边血红染。没有任何的理由,若是兄长为了自己的,家族真的出了变故当然话,他应该就是陆剑尘的希望,他定将杀回去。

  “师兄,待到那时我一定会随着你杀回去的。”风尘坚定的说道,师兄有难,他自然义不容辞。

  /(看正;o版5!章节)上'f酷《匠:◎网|

  “师弟!你似乎还有话要说……?”陆剑才欣慰,这才是师兄弟。陆剑才没有拒绝,以小师弟的天资和战力到时还说不定真的需要他的帮助。

  “师兄,其实我一直想说的是……你走错路了!”

  “真的……?”

  陆剑才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讪讪的笑了起来,摸了摸鼻梁“其实师兄是来散心的!”

  风尘自然不信,这演技实在是太烂了!“师兄走吧,田岭师兄他们还在那边等我们呢!”

  “好吧!是我走错路了!”陆剑才也不如风尘是天生的演技派,只能老实的承认了一句就随风尘而去。

  ……

  “风少,你回来了……”思勇志急忙迎了上去,他们也是无语了,岂会不知陆剑才因为失神而走错路了。

  “嗯!走吧!”风尘颔首,点头示意,这一出演得可真够奇怪的,一个曾经堂堂半步灵境五重天的强者,如今也是灵境二重天巅峰,还会失神走错路。

  而且看他们来回的时间也可以估计陆剑才是好久才回过神来的。

  远远的还未临近少宗的居所就可以听到如同打鼓般的闷雷声在前方响起,而那里却也没有什么,只有一座简单的小竹屋坐落,周围没有其它的植物。

  一个词!荒凉!也唯有阵阵水声让人不断遐思。

  “是水声!”风尘有些疑惑,此处竟然有瀑布吗?可是四顾都没有什么高耸的的断崖山壁啊!

  自从踏入少宗的居所范围,他的神识根本就不能扩散,原因很简单,后山少宗的居所是宗门的重地,任何神识都不能透过。

  这里施展有禁制,风尘是明白的。不过从思勇志的口中还得知了这个禁制存在了一千多年的历史。

  “一千多年?”风尘有些不明所以,难道是风尘的前世所施展的?

  “听起来是个瀑布的水声……”田岭师兄难得的开口说道,面色惊疑不定的猜测。

  “没错!师弟你可享受了……”陆剑才也不是什么总是把心情刻在脸上的人,很快就将早些失落的情绪收拾好了。

  “享受……”

  风尘三人顿时有些不明白了,怎么就享受了,这后山所在的少宗居所就在不远处,没什么好的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