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你极其的像师尊,我特别想揍你。”

  “真的?”风尘不解,师兄竟然想要打师尊……这可是犯天下之大不讳的事。

  “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以后你会发现自己的心态也会逐渐的改变的……”陆剑才直接含糊了过去,天邪变态,风尘不知道可不代表他不知道,天邪的本性,他也再熟悉不过了,不靠谱。

  如今麻烦上身。是谁造成的?一为天邪的不靠谱,二为风尘这个小师弟。如今倒好,竟然还被自己的这名小师弟调侃。

  “我不想活了——”看着风尘无所谓的表情,陆剑才纠结了好一阵子,终究化为了怨愤的一句话。

  “坚强点……”风尘假正经的劝慰。

  这不说还好,话语一出,陆剑才就更觉得委屈了,无尽的怒火化为了滔天怒吼:“坚强个屁,这还是你师兄我,意志坚强。要是换做你的话,早就直接脖子一抹去了!”

  风尘一愣,看陆剑才的样子着实委屈啊!难道天邪做了什么足以让人神共愤的事?

  话又说回来,风尘自觉自己的意志坚强,面对那位彪悍师姐,至少风尘还能够沉得住气,又哪里会像陆剑才说的那样,一抹脖子,眼珠子一翻,双腿一蹬就去了?

  “师兄,到底是什么事,有必要这样吗?”风尘一边走着一边讪讪问道。就是旁边的田岭与思勇志也是来了兴趣,转动着眼珠子看着陆剑才。

  这一会,陆剑才沉默了好久不语,内心也不知道思量着着什么。

  “算了——家丑不可外扬!”陆剑才也学聪明了,没有再乱讲话了,师尊的强大他早有见识,我是关于天邪的坏消息传出,那就有得他受的了。

  “师兄,快跑!”风尘脸色忽然一变,而后看着远方对着陆剑才说道。

  九十里的地方处,陈月面色不善的正在逼近。

  “什么?”陆剑才先是一愣,而后就立刻撒腿就跑,因为陈月已经踏入了陆剑才的神识覆盖范围了,八十里外。

  就是走之前,陆剑才也不忘发牢骚“陈月师侄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位置的。”

  自从天邪作为云苍使的另一重身份爆光——天机阁阁主。这身份顿时就令许多人都不敢随意乱叫了。如今,陆剑才这位宗门的小师叔可是越当越熟练了,开口闭口的就是师侄。

  “师兄快跑吧!”风尘不想说话了,他的这位三师兄可真够笨的。就是连一旁的思勇志和田岭都看出来的事情还要问?

  “自然是因为我!”

  “你出卖师兄!”

  “去你么的什么话?我像是那种人吗?”风尘直接脸色难看的说道,师兄真的太笨了。话语一顿,风尘缓缓解释了起来,“少宗的居所在后山深处,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啊!”陆剑才本来还想问这有什么关系的,结果顿时就脑袋大开了,直接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得风尘和田岭三人都是嘴角抽搐。

  暗叹了一句:要有聪明的大脑不容易,要想拥有像陆剑才一般笨的脑子也着实的难!

  恍然大悟之后,陆剑才一擦冷汗就直接开始逃遁了起来,刻不容缓。

  “陆剑才!”

  陆剑才的速度极快,陈月的速度也不慢。就他的前脚刚刚迈出,陈月就追了上来,大声叫喊了一句,可也只能看着陆剑才的身影越来越远,毕竟是半步灵境四重天的人,御空而行的速度自然比陈月快上许多。

  “师……师姐!”风尘就没有陆剑才熟练了,本来想叫一声师侄图个爽快,可看到陈月那副愤怒的表情,他终究瞬间改口了。

  有心没胆!

  就是风尘也暗骂了自己一句,就是叫了又如何?找他麻烦,又试问多少人可以做到?抬腿就可出现百里之外……然而,内心嘀咕了这么多,终究不敢,该怎样还是怎样。

  “风尘!”陈月也不客套,既没有叫风尘为师弟,也没有称呼风尘为师叔。

  看到陈月从空中降落而下,风尘顿时就眼睛一亮而后转为疑惑。看来一直以来他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风尘知道陈月不过褪凡八重天的修为却能够虚空飞行。

  这一点,就是当初的明月湖之时,风尘也没关注过。

  “怎么了……?”看着风尘那副一纵即逝的精芒,陈月声音有些微颤,该不会被陆剑才那个天杀的偷窥狂说出了偷窥她的事情了吧!

  看着陈月面色微变,风尘瞬间明白了陈月在想什么,但依旧故作镇定的开口了。

  “师姐为何能够御空而行!”风尘有些好奇的开了口,距离灵境,他还有好几个境界,他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既然有了灵境的势力,就该享受一下灵境的福利,若是有其它方法能够御空而行,就是速度慢了点想来也没什么干系,至少以后他风尘行走宗门外可以更加的气派。

  风尘的一句话就将本来在恍然明白了陈月所思后不断远眺着周围风景的陆剑才和田岭的注意拉了回来。

  “哦——原来是这事?”陈月似乎舒了一口气的拍着有些高低起伏的双峰,看得风尘的眼皮子都有些颤动,终究不为所动。

  “那师姐以为呢?”风尘一句话有意无意的说出,顿时令有些轻松的陈月脸色多了一层红霞,不过更多的则是隐藏颇深的愤怒。

  “没……没什么!”

  “这不过是凌空玉的效果而已。”

  “凌空玉……?”

  面对风尘的不解,陈月直接将手伸到后颈,解下来一枚青绿色的玉佩,小巧玲珑,十分精致。

  “诺——就是这玉佩!”陈月说着就将手中的青绿色的小玉佩给递给风尘。

  “反正也追不到陆剑才,回头再慢慢的找他算帐。”陈月看着远处陆剑才消失的方向,有些愤愤的说道。

  看正}版章√w节上酷匠U网3)

  声音微小,可依旧难逃风尘的耳朵,这种情况也就装作没听见的好。

  “真是神异,内蕴一股神奇的力量!”玉佩一入手,风尘就感受到了它的不寻常,那是什么能量?

  “那是元素修者的元气!”

  风尘瞬间恍然了,难怪他感受不出是怎样的元气。

  元素修者,同样是修行者中的主流,他们纳天地灵气或煞气于体内,而后融合以天地的元素,这样就使得他们的身体很脆弱,但却攻击力不小,也很神异。

  元素修者有七种。例如,融入了火元素元素修者战斗时,外放的元气都如同神火般灼热,令人难以接近。同时,他们可以腾空远程的施展功法,破坏力惊人。

  “这颗是罕有的属性之一的风属性……”风尘沉吟,元素修行者他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有见过而已。众多类型的元素修者中自然也有不同等级的。

  就元素而言,雷系的元素修者最为恐怖,其次则是风系的。至于五行元素就差不多了,他们隐隐间都有互相克制的能力。

  “没错!”陈月同意了风尘的说法,“也唯有风系的玉佩可以御空飞行,雷系的一般都是杀技,为保命常用。”

  “麻烦师姐了!”风尘将手中的青绿色的玉佩递回给了陈月,内心打定了主意,以后外出必备一块啊!

  纵使一身白衣,表情再冷淡,也终究差了些东西。

  若是带着玉佩飞行,凌空傲立,那效果就不一样了,长空白衣猎猎作响,他孤傲立于绝巅之上,大有谪仙临尘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师弟?”

  风尘感到手臂之处田岭敲了自己一下,风尘顿时清醒。

  汗!

  这样也能跑神?就是一旁的思勇志和田岭也无语了,风尘满脑子到底在想什么,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师姐你说什么?”风尘手中的玉佩已经被陈月取走,此刻手还一直僵在那里,陈月叫了风尘两句,风尘还在发呆,这叫她有些尴尬。

  不过好在风尘总算清醒了。

  “没什么……师弟知道居所在哪里吗?”

  “多谢师姐关心,田岭师兄和思勇志知道的,他们会带我去的!”

  风尘和陈月道别了一翻就开始上路,只是才没走多远,就有一道白影从林间窜出,速度极快,气息也很强大。

  风尘一把握住身后的长枪,有些戒备的盯着白影。

  “师兄!”虚惊一场,风尘哑然,竟然是陆剑才。“师兄你怎么没走?”

  风尘急忙回头,四顾寻着陈月的踪迹,同时神识瞬间展开查探。

  还好,陈月还在不断的往回跑,看样子似乎是要前去兴师问罪的架势。

  “你就不怕陈月师姐的神识发觉你吗?”风尘有些心虚的擦了擦冷汗,到时他这帮凶暴露了可就不好了。

  陆剑才一愣。

  “你是说陈月师侄吧!这个你放心!先不说我有师尊的绝世秘籍闭气功让自己的气息完全处于蛰伏的状态,陈月根本察觉不到。”

  “更何况陈月的神识范围有这么广,不知是你低估了自己还是高估了她,以她的境界而言,探查的范围最多不会超过十里的范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