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长老你怎么坐不住了!”一众的灰袍老者间,其中一个长老看了一眼已经有些坐不住的云翳长老,小声的说道。

  只是,声音虽小,但在场的可都不是什么普通角色,都是灵境以上的修为。

  一句话,顿时就吸引来大片的目光。

  “云琊长老,怎么了?”

  “禀宗主,是云翳我的弟子亲传弟子出事了。”那名叫做云翳的灰袍男子脸色极其阴沉。

  “什么?他不是就在殿外吗?出什么事了?”就是坐在第一次座的陈天南豁然起身。

  没有一个人知晓发生了什么事,云苍宗的禁止下,一切神识探查都会遭到极大的削减,而这云苍殿更甚,神识无法探进探出。

  一个长老的亲传弟子,那可不是是小事,长老本来就不多,他们的亲传弟子几乎就已经代表着了宗门的翘楚一辈了,作为宗主,他陈天南又岂会坐得住。

  “死了……据我留的神识印记来看,就在殿外被人击毙……”云翳的脸色阴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陈天南都有些发愣。

  不对啊!云翳长老的脾气一向都很冲,怎么如今亲传弟子挂了还克制着,隐隐能够感受到的火气压抑。

  “走——师叔,我们出去看看情况。”陈天南直接对着坐在最高处的暗黑色衣着的天邪说道。

  携着众多长老一块急忙的走出大殿,浩浩荡荡的。只是当看到殿下时的场景,众位长老顿时无言了,云翳则是直接喷了口老血昏迷了过去,由云琊长老搀扶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殿前的一具早些风尘击毙的青年的尸体和远处一小堆的尸体,陈天南怒了。

  “到底是哪个势力的敌人来袭?”旁边的太上长老云琅也是面色发皱的看着这一切。

  现场,唯有天邪独自淡定的慢悠悠的走出来,看到这些之后,并没有什么表示,自顾的把玩着自己手中一块光滑的小铜镜。

  “师叔——你怎么看?”陈天南脸色铁青的说道,感觉有些局势紧迫的感觉。

  “瞎慌什么?大惊小怪的……”天邪淡淡的瞥了一眼陈天南,而后看着众位长老,清了清喉咙。

  心头一紧,重点来了吗?

  不是!

  “算了!”

  “算……算了?对方都杀上门来了……”陈天南一愣,神色慌张的说道。

  台下等人众人鸦雀无声,无人站出,全都奇怪的盯着高高的大殿台阶上的几位长老。

  “宗主他们是在干什么?”

  就是陈月也是一愣,他父亲那副表情简直太好笑了。

  天邪蹙眉,看了一眼陈天南,“笨——杀上门来?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可怕。”陈天南反驳,竟然在全宗弟子面前被骂了,他得彻查到底。

  远远的,风尘扶着田岭,面色古怪的看着宗主陈天南,这回他可要糗大了。

  陈天南身旁的暗黑色衣着的天邪,风尘算是知道了,这位就是他的师尊,“想来师尊是知道了。”

  “小月!小月……”陈天南直接高呼,他必须得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否则他的面子就白丢了。

  陈月缓缓地从人群中走出,她就知道,她父亲可能会找她的,旁边的思勇志心头一紧。

  看到东方小玉的位置,风尘自然也看见了他的第一位麾下——思勇志。

  几乎不需要风尘开口,思勇志也趁机跑了过去,走到风尘的身边。

  “风少你算是回来了,半个多月来,我一直在外宗受到魏云等人照顾。”思勇志开心的说道,他的苦日子算是已经到头了。

  对于这些本来,风尘记下,既然已为人主,就不能让思勇志有怨。

  “我是怎么消失的……”风尘对着思勇志问道,语气有些奇怪。结果自然是相同的,思勇志竟然也不知晓,就连五峰试炼的映像也丝毫没有。

  “父亲!”

  “小月,是什么样的打扮?可有看清对方的出手?出手有何特殊之处?”陈天南激动的直接就是噼里啪啦的一大堆疑问。

  陈月有些发懵了,如实的回答了陈天南。

  “一身白衣简朴,出手无情,狠辣,并且能够瞬移。”

  “瞬移?”包括陈天南在内的众位长老面色突变,都在各自猜测着,瞬移,一种神通,稀世罕见。需要灵境五重天的修为方能拥有。

  “莫非是灵境五重天的强者,”一众人猜测,看着众人一个个表情肃然,大有戒备之感,瞬间就让天邪有些不忍了。

  “师侄……师侄!”

  “啊!师叔,有什么线索了吗?”陈天南顿时兴奋的就对着天邪说道,他还会不知道天邪的身份?天机阁的阁主之一,其掐算能力自然非同一般,就是从陈月的这些描述着看出什么端倪也是正常吧。

  “是!我知道出手之人……”

  “哈哈!就是我的弟子,现在的云层准少宗——风尘!”天邪爽朗等大笑着,吓得陆剑才条件反射的就要躲起。

  看着陆剑才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风尘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到底是什么?”

  风尘不知道,现在他也不可能会知道陆剑才的苦楚,了解这位传说中的棋圣,天机阁主之一天邪的不靠谱。

  “风尘?”

  “是风尘?”一时间,众位长老的目光才转移到不远处的风尘的身上,风尘一身白衣的站在远处,他等这种目光已经好久了,竟然现在才意识到这次云层殿议会的主角,风尘表示很不满。

  “风尘见过师尊,师兄与各位长老。”风尘可谓是底气十足,辈分高上了可不止一个档次,这种叫着的快感可谓十足。

  “嗯!风尘你回来就还。”众长老不言,就是云苍宗主陈天南也不说话,唯有天邪高兴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你们信了吧?”天邪神秘莫测的就对着左边的陈天南和右边的云琅太上长老说道。

  !s更m}新(:最M快上酷匠@y网_

  两人经过天邪示意之后就直接点了点头认同了天邪的话。相互对视一眼,默契的两人就示意了下去,众位长老明白。

  对于这些小动作,不怎么明显,很难受人关注。就是察觉,也没什么事,风尘看到了也表示不明白,内心暗自猜测着诸位长老和他师尊所谋划的阴谋。

  “安静!”

  陈天南开口,扫视了一下下边的众人,声音肃穆威严,一宗之主的威压显露无疑,台下瞬间安静。

  “师叔请吧!”陈天南表情有些无奈皆期待的看了一眼风尘之后就让天邪来进行后边的进程。

  台下,风尘已经不需要扶着田岭了,风尘从怀中掏出几块下品灵石递给了田岭,他还有几枚比当初他在碧竹林捡到的两块元石还要精纯的。

  他没有给田岭用,并非他舍不得,只是那种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对于田岭恐怕也不见得是好的,故而被风尘自己留着,打算等再次出宗门时变换掉。

  “田师兄,你没事吧!”风尘看着脸色由发白逐渐变红的田岭,心里也稍稍的安了下去。

  “从现在开始,我云苍宗的少宗为风尘,并非准少宗而居,在权利上仅次于宗主陈天南和太上长老云琅长老。”天邪宣布了一条极具震撼性的消息,就是风尘也一愣。

  “不会吧!少宗这东西怎么就缠上我了?”风尘有些无语,早些还想着:准少宗又如何,我无意为少宗。

  他本来都不打算做准少宗的钱,现在倒好,飞来横祸直接将他钉在了少宗的位置上。

  “风尘师弟……恭喜啊!”田岭嘴唇干裂的吐出了几句祝福语,听得风尘头皮都有些发麻。

  杀手殿堂的少尊皆又为云苍宗的少宗,他的自由当真被限制到了一个极低点了。

  少宗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宗主,我无崖子不服!”

  一道声音从群众中想起,风尘疑惑,这到底是谁?不过总的老说,风尘很高兴,他可以不做这少宗之位了。

  “我司徒剑南也不服!”“还有我,魏天”“我木子俊同样不服,他有什么资格做云苍宗的少宗?”

  “哇,竟然是无崖子师兄……还有最帅的木子俊师兄!”

  “嗤!木子俊师兄哪有风尘师叔帅啊,你看他那波澜不惊得气质,还有那脸庞……”

  “我没资格?风尘顿时笑了,前面还比较高兴,现在却怎么都觉得心中挺不是滋味的,竟然有人这样说他。”风尘恼火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场的有那么多少女皆在,不过令他欣慰的是他还是有支持者的。

  人活一口气,风尘顿时就不干了,直接争锋相对,他还真有那个资格了。

  “哦!三位准少宗那点不服?”陈天南笑了,这群孩子,的确很强,可却注定要失败,若听得进去就好,听不进去的话,磨磨他们的锐气也好。

  “实力为尊……想来宗主也是知晓这规矩的!”无崖子最为傲气,修为半步三重天,傲然的看着仅有半步褪凡五重天修为的风尘。

  “少宗……风尘你看如何?”陈天南无语,风尘到如今还在发呆,就是傲气凌然的无崖子也有些发傻,只想大问风尘到底在想什么。

  “好!就这样定了!”风尘满意的拍了拍手,根本没在意陈天南的话。

  “风师弟……”陈天南黑着脸,风尘竟然不搭理他。

  “我听得到,让他们四个一起来……”风尘直接斜视着一众准少宗,嘴角笑意淡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