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息怒……我是说,你要的这些没有?”

  “没有?”风尘顿时一愣,而后恍然,自言自语道:“是了,看你们这家饭店的规模也不大,没有那些顶级菜肴想来也是正……”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店小二就开口了,“客官……那些最低级的菜肴早就是几百年前的了,已经是饭桌上的历史了!你确定要我们做?”

  “那……都有什么名菜?”风尘迟疑,强行的压下了脾气,有些感叹,他记忆中的绝世佳肴竟然过时了,这叫他相当无语。

  其实他也没报有多大的期望,毕竟只是一家不大的饭店而已,他来自然主要是尝尝味道,填饱肚子而已。

  “红烧狮子头、白鹤汤、灵蛇羹……”

  “等等……这些都很普通!怎么就成了名菜了?”风尘疑惑,突然开口问道,这小二不会耍他玩吧。

  “你还真是从深山……宗门出来的,见多识广!”小二本来有些疑惑的话语在看到风尘眉头一挑,手中的拳头紧握,骨节‘啪啪’作响的声音传来,他顿时冷汗岑岑等的将话语一转就变为了恍然大悟似的的说道,打着哈哈称赞着风尘。

  纵使他们身后有势力罩着,但也不敢太放肆,毕竟修行界,高手从来不缺,权势滔天的也一样遍地都是。

  “但是有一点客官您就有所不知了……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兽,它们都是拥有高贵血脉的灵兽煞兽的后代,甚至还有一些,那可是真正的灵兽和煞兽,具有修为!”

  “什么……”

  这回可就轮到风尘吃惊了,一家小小的普通饭店竟然都有灵兽煞兽,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客官你就不知道了……自从一年前,许多的商行都有修行界涉足了,现在的修行者已经随处可见了,大到巨城,小到镇上,几乎都是随处可见的修行者,同样的,所有城镇在一定范围内都有修行势力撑腰!”

  “原来如此!”风尘瞬间就惊醒了,这修行界的变化是在是一日千里,难怪一家普通饭店的小二都没有过多的惧修行者,也难怪那些年的凡俗佳肴也被沦为最差的了菜肴,被打上历史的标签。

  “话说客官您看上去也是修行者的样子,不知可否有宗门?”店小二的话的确有些多,然而饭店也不管,因为小二可不止一位,而顾客可就不多了。

  “云苍宗!”风尘沉思着含糊道,他竟然险些的就说自己是杀手殿堂的人了,“完全条件反射,只怪当初装过头了。”

  杀气一散,一拍陈旧的案几高呼:“我是杀手殿堂的人,有本事的来打我啊!”这他可不敢只能悻悻的闭嘴,说自己是云苍宗的。

  “客官稍等……我马上去上菜!”小二突然说道,而后直接离开,看得风尘莫名其妙的,这什么事?我都没点菜呢……

  看着窗外,风尘神识随时都是扩散着最大的范围。百里,这是个极为惊人的数字,耳边不断的传来各种讨论之声。

  “什么?兄台你不知道?杀手殿堂的少尊也易主了……”

  “真的?谁啊?”

  风尘的心头一颤,这不靠谱的老头不会把他的真名给放出去了吧?

  “他叫封尘!”

  “封尘?”

  “没听过!”

  讨论的人约莫五六个的样子,境界不算高的小群成年男子,看起来应该是散修。

  “还好!”风尘有些侥幸的叹道,他可是还要在云苍宗的身份混的,要是背上杀手殿堂的身份,那他就甭想在东胜大陆混了。

  东方家族和杀手殿堂一直是势如水火般不相容。

  不过现在嘛!倒也说不准东方家族会交好杀手殿堂也说不定,杀他们家半仙的老至尊都给人宰了,他们又岂会去和这样一个恐怖无比的组织纠缠。

  “客官你的菜来了……”就在风尘胡思乱想之时,店小二一脸殷勤的来了,身后是一道道的菜肴,看到那些东西,风尘傻眼了,这也太丰盛了吧。

  满目琳琅的菜肴,一个个都是成色极好,风尘也不是什么烂斯文人,直接就开始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精汤鲈鱼、红烧鲍鱼、红烧狮子等等,无一都是灵兽所做成的,风尘内观身后背负的淡紫色的长枪,小不点又被紫色的光茧包裹着,风尘也只能说了一句这小家伙没口福了。

  “哐当!”

  片刻之后风尘也吃饱了,直接将手中握着的一块下品灵石丢了出去,那是从王九言哪里拿来的百多块灵石和煞石中的其中一块,其中有一小部分被东方小玉给打劫去了。

  “客官不可,您可是我们店的贵客,我们怎么能收您的元石呢?”就这时,一个浑身肥胖,穿着有些俗气富贵的袍子直接从橱柜后面的门内走出。

  “不会吧?难道是我太帅,所以你们要特殊对待?”风尘突然哑然失声说道,顿时就引来几道不满的目光,有自恋到这种程度的吗?

  “老板,你说!你们怎么就特殊对待了?”

  “是啊!同为修行者,这小子的修为也不见得比我们高,怎的就可以特殊对待了?”

  “说得是……”

  周围,顿时就是一道道质问的声音想起,那些人都是修行者,境界高低不齐,但无疑的都是不弱的修者,风尘凝目,想来应该是小宗或中宗的核心以上出来试炼的弟子。

  “怎么回事?”风尘没有在意周围不断冒出的议论之声,一样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位貌似是掌柜的胖胖男子。

  “风少!”

  “风少……你怎么知道的?”风尘心中略微咯噔,相当惊讶的看着这饭店的掌柜,那可是风尘为思勇志而特意安排的称呼,现在是什么情况!竟然被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叫出。

  同样的惊讶的表情也出现在了周围的客人脸上,一个个似乎极为震惊的样子,“这是搞什么?”风尘瞬间无语了,他惊讶倒是可以理解,可这群人……他们到底惊讶什么。

  “他竟然是一个宗门的少宗……”

  “这家店的背后分明就是云苍宗,难道他是云苍宗的少宗?”

  “你们错了,他不是少宗,是准少宗,你们难道没有听到天机阁传出的消息吗?云苍宗在半个月前立了一名准少宗,好像叫做风尘。”

  “好像是……风尘,怎么有些耳熟?是叫风尘,但是好像很弱的样子!”

  更新9最¤快上酷;匠%)网Y

  “额……”

  风尘听着周围的声音有些哑然,摸了摸鼻梁骨,他竟然已经成了云苍宗的准少宗,到目前他才知道消息,这未免也太戏剧性了吧!

  “风少,你总算回来了,宗门上下都在不停打探着你的下落呢……特便是你师尊,他连续好几天都在不停的掐算着你的位置。”

  ……

  这都是什么?“你确定是我?”风尘无奈的看着掌柜,他真的彻底的懵了,这都是什么事,他怎么一件都听不懂?

  “没错!你看……”

  哗啦!

  一声脆响,掌柜直接就从身后掏出一副画卷,一展而开,没错,就是风尘,可风尘却总觉得哪里不像。

  “真是我……”

  风尘无语了,他现在直接就是杀手殿堂的少尊,并且还是云苍宗的准少宗。这是什么事?看着画像周围的介绍,风尘更加无语,他多了一个便宜师尊。

  “天邪?没听过……”风尘直接无奈摇了摇头,然而旁边的几名客人中一个衣着华丽有灵境一重天的紫衣青年本来淡然的脸色顿时就化为了吃惊。

  “棋圣,竟然是棋圣……”

  “东方云,你好歹也是东方家的弟子,有必要这幅表情吗?”旁边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顿时说道,有些疑惑。

  竟然是东方家,一群人顿时一愣,东胜大陆真正的霸主家族,竟然在他们的周围就有一个东方家的弟子。风尘同样有些哑然的看了一眼这名青年,不久前他还和东方家的千金有所交集。只是一眼他便立刻给对方定位了——东方家的顶尖外宗弟子。

  “棋圣天邪,传说中东胜大陆一的天机阁阁主,灵境九重天极境的修为,成仙不过一步之遥。”

  天机阁?风尘傻眼了,怎么他的便宜师傅也太狠了吧,半步就成仙,这得是怎样的运气。

  天机阁,哪个地方可不简单,战力又岂是境界可以衡量的,而对方身为东胜大陆天机阁的阁主,其掐算的能力恐怕极为恐怖。

  “风少……风少!”

  风尘醒悟,这事情怎么越来越诡异了?天机阁的阁主,早些见了一个杀手殿堂的至尊,那刽子手中的老变态,让他做杀手殿堂的少尊。现在呢,又多了个天机阁的阁主做了他师尊,并且是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坐实了的身份。

  “看来我必须要赶快回宗一趟了……”风尘沉吟自语,直接就向着掌柜的进行辞别。而后匆匆离开。

  “好气运……竟然拜了天机阁的阁主为师尊!”身后无数的议论声四起,风尘不理会的直接绝尘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