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

  杀手至尊话不多,打了一道黑色的光芒给风尘之后便自顾的开始闭目养神,静等风尘醒来。

  一天,时间不长,就这样过了,风尘一直从中午昏去,直至傍晚时分,太阳西斜方才醒来。

  “老头……额,不……本殿的至尊您怎么在这里?”风尘的话不经大脑思考的瞬间就露馅了。

  “噗!”

  东方小玉直接笑了,实在忍不住了,风尘那副慌乱的样子,她也终于确定了,风尘口中的‘杀手殿堂的老头’就是杀手至尊。

  近处闭目养神的杀手至尊已经从淡淡黑雾中出来,是一个中年男子的长相,剑眉星目的极为英俊,而着装,竟然不是杀手所共好的黑衣,而是一身醒目的白。

  此刻的他满头黑线的看着风尘,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叫他老头,还说他是个鸟。

  还好他脾气好,纵使鼻子险些气歪,但依旧还是忍住了将风尘暴打一顿的冲动。

  杀手至尊深吸了口气,抚了抚微微不平的胸脯而后面向风尘,面色平静的说道“把她的禁制解开……”

  “为什么?她是我的战利品……”风尘瞬间就不干了,还没把这小妞送回东方家,他还未回到云苍宗,又岂能将这丫头放出去?

  只是这话落在东方小玉的耳中可就不是他想的那样了,直接就羞红着脸骂风尘“你……风尘,你个臭流氓,色狼……”

  “我……?”

  “废话真多……解!”杀手至尊实在是受不了风尘的唧唧歪歪的了,直接对着他一声咆哮。

  “干嘛这么凶?我又不是不解……我是少尊,你说话态度就不能好些吗?叫我解……说不定你已经被那东方小妞给收买了也说不定……”风尘一边小声嘀咕,一边自顾的就从地上爬起,缓缓地走向东方小玉,他的伤势着实不算轻,每个动作可谓都是蚀骨焚心的痛。

  “你小子再给我说一遍!”杀手至尊再也受不了,风尘他么的是男的还是婆娘?开口就是叽叽歪歪的说个没完了,不顾形象的跳起来就是一个暴栗敲在风尘的脑勺。

  “啊——老头,你干嘛?”风尘直接龇牙咧嘴的怒骂,他可还没有人这样打过他,并且真的很痛,哪怕对方没有动用任何的力量,他也能感觉到稍后后脑绝对会长出一个包。

  “速度,你若再不去,你自己走回去得了,本来还想顺路的送你们一程的……”说话间,杀手至尊直接就转头,看那架势是要走啊。

  “别……”

  “前辈!”

  两道声音想起,几乎同时出口阻拦,风尘可没那能力,身体这次重创得极为厉害,没半把个月根本就甭想恢复,那他要多久才能回到云苍宗。

  一同劝阻的自然也有东方小玉,她本来就极想回家,有这么一个逆天强者护送,一路平安不说,想来几天便可以到达了,即使风尘的速度再快,又岂能比得过杀手至尊的速度呢?

  “至尊前辈……您稍等!马上……”早些还死气沉沉一拖再拖的风尘的速度顿时就快了,直接几个大步就走到了东方小玉身旁。

  “你不疼吗?”

  东方小玉直接震撼了,这需要怎样的毅力,只见风尘一路走,嘴角还在不断的流着鲜血。

  摇了摇头,东方小玉表示不能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好恐怖的毅力……”

  “疼……你知道个屁,最重要的是可以立马回去了。”风尘直接一抹嘴角,顺手的就朝着有些褴褛的白衫之上抹。白了近在眼前抚着额头的东方小玉“呔!小妞,给我站好了!”

  “你……”东方小玉直接气结,风尘的每一句话在她听来总是那么的刺耳,表情永远那么贱。

  风尘话不多说,直接一晃来到东方小玉的身后,暗运元气,手掌顿时就精光四射,伸手看似胡乱的在她的后背拍了一阵。

  “好了!”

  东方小玉感觉到身上的禁制已经解开,磅礴的元气缠身而绕,握了握秀拳,她有一种欲要趁风尘重伤擂她一顿的冲动。

  “想打我啊?来啊……”纵使风尘身负重伤,可依旧不惧东方小玉,他的身后是谁?那可是堪称刽子手中的变态,杀手殿堂的至尊,他是谁?风尘一脸的老神在在,那表情太坦白了。不好意思,我是杀手殿堂的少尊。

  “你……”

  “我?”风尘哈哈一笑,料东方小玉也不敢,直接就伸出头的把脸靠近她。

  “揍吧!我不会管,把握好度!”东方小玉瞬间一喜,那道神识传音竟然是杀手至尊。

  看着风尘凑上来的脸,她突然有种小激动,胸中小鹿乱跳不得不说风尘的确长得极为俊美,可东方小玉的心动完全因为她终于可以一拳打在这张有些贱的脸上了。

  “臭流氓……”东方小玉突然一声清喝,面色有些微红。

  “怎么了?”风尘那老神在在的表情顿时一僵,缓缓睁眼,看到东方小玉的小脸通红。心中略微咯噔,暗道:“这小妞不会喜欢……”

  只是一切的变化如此之快,一句话,风尘都还没想完就直接是两个秀拳迎来,恰巧不巧的落在了风尘的两个眼眶上。

  “啊——”

  “东方小妞,你无耻……”

  。S更N;新n(最B快J6上@酷!'匠"网

  疼痛之感令,风尘赶忙闭目,这东方小妞竟然来了个突袭,直接打在了他的眼眶上。

  肉痛,可心更痛!

  “杀手殿堂的老头,你干什么,为什么不阻止,你的威慑何在?”风尘直接闭目着就在身上一阵摸索,慌慌张张的样子。

  杀手至尊闭目不语,他内心也是有些兴奋的看着风尘吃瘪的样子。

  “难道是什么绝世杀器?”东方小玉想要阻止,风尘什么样的妖孽,他可是知晓的。现在,就是对方掏出一个绝世杀器就是屠魔戮仙级别的她也不会吃惊了。

  “看看……”

  杀手至尊急忙传音阻止了东方小玉接下来的行动,同样睁开了双目,屏息的盯着风尘。

  “找到了!”

  风尘欢呼,东方小玉的心头一紧,她可以感觉到她的手心已经出汗了,有些紧张的看着风尘放在怀中的那只手。

  “可恶!东方小妞……你太卑鄙了,竟然偷袭,气煞我也……”茫茫大草上风尘的声音回荡不停,语气中带着的感情极为愤怒。

  “……”

  东方小玉舌头打结,此刻的她什么也听不见,而近处的杀手至尊,吃惊得张着嘴巴,他的表情第一次变化,看上去下巴都似是要脱臼了一般。

  “风尘……少尊!”杀手至尊的话语停顿,断断续续,有些口吃,他第一次这样称呼风尘。

  “你能再丢人一点吗?”杀手至尊的话直接说不下去了,他本以为风尘会掏出什么绝世杀器。

  可风尘掏出的竟然是枚铜镜,而此刻,看风尘的样子,丝毫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自顾的对着铜镜左看右看,愁眉不展。

  原因无他,风尘的眼眶被一圈黑色所笼罩,本来极为俊美的脸庞,明眸皓齿的他,现在竟然被人打出了熊猫眼,破坏掉了一脸的和谐。

  “该死的东方小妞……”风尘面色苦楚,一世英容,本可流芳千古却毁于一旦,纵使以后恢复,污点终究还是挥之不去。

  “混账风尘……你在听吗?”杀手至尊实在忍无可忍了,这是什么事?他说话风尘居然充耳不闻,“可恶!我先对你的记忆进行一定的抹除再说,记好……不要抵抗。”看到风尘竟然还在失神而坐,气不打一处来的直接就不理睬风尘,侧脸对着东方小玉而道。

  东方小玉身形一颤,要开始了么?无论是何种样的记忆,对每个人都是同样的重要。

  东方小玉也差不多,虽不堪回首,是沦为风尘的阶下囚,可要她割舍抹去,内心始终还是有些复杂的。

  杀手至尊也不管东方小玉的面部表情如何,直接手掌中缭绕其淡淡的黑丝就向着东方小玉的天灵盖盖去。

  “咔——”

  风尘顿时站起,竟然直接一把就将手中的铜镜捏为粉碎,面色平静的看着杀手至尊,而他的手也顷刻间停止住了,东方小玉有些疑惑,这又是怎么了?

  “怎么?”杀手至尊声音淡然有些说不清喜怒哀乐。或许,这才是他骨子里的气质吧!

  “抹除她的记忆会对她有所损害!”

  “可她很配合!”

  “这又如何?多少还是会对她有所损伤!”风尘开口,目光直视着杀手至尊。

  东方小玉在一旁则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风尘,她不傻,自然知道风尘口中的就是她。

  杀手至尊默然,低头沉吟了片刻,而后才缓缓开口道“这已经是底线了!”

  “就因为见到你的真面目?你会怕?”风尘有些怒了,怒气不知从何处冲出,就连说话都有些带刺。

  “真面目吗?或许吧……可我从来不怕!是因为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哈哈……我可没说我怕,没必要让你替我下定主意。”风尘笑了只是气极而笑,“我从来不怕任何人,树木要长,任谁也掩盖不了他的锋芒”

  看着杀手至尊还欲开口说什么,风尘话语一顿之后接着说道:“我有我的底线!”

  他不想别人去为他规划道路,铺路,他极为反感这种像棋子般感觉,他不会让任何人摆布,包括那位博弈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