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天子是吧!算个人才,就不能好好谈谈吗?本人不喜动武!”势比人强,风尘很淡定,若是真到出手杀戮时,要他说一句都难。

  “知道我的名字,就该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澜天子心神突然有些悸动,但是他却没在意,眼前不管是司马钦手中的两颗上品元石还是风尘的紫晶蛇都已经被他视为囊中之物了,又岂会在意自己腰间的天澜天紫玉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

  风尘眼睛微眯,刚才的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意念袭来,不过却是被他无声的挡住了,虽然有几缕钻入了澜天子腰间的紫玉中,但其发出的紫芒微弱,并没有被得意忘形的澜天子所发现。

  “到底是谁?若我儿有任何的损伤,我必灭你满门——”

  遥远的三千多里外,坐落在青云宗旁的澜天宗的宗门大殿中此刻极不平静的发出一声咆哮,四周的众位长老们则是禁若寒颤,丝毫不敢多言。

  他们的宗主联合以太上长老向澜天子发出的预警传送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截断了,照这么推测的话,他澜天宗的天骄澜天子恐怕可以挂了。

  对方既然能够截断两位灵境五重天巅峰的斗者联合发出的预警传送,想来毙掉澜天子根本就不再话下。

  “那是我儿——”澜天宗主一身黑衣,有些激动的说道,澜天子是他从小宠溺而大的,修行资质极高,被他视为希望,同样被宗门各大长老选定为准少宗!

  “可我们无能为力!我难道不着急吗?如此年龄,如此资质,我们难道不为一代宗门的天骄着急!”

  “他应该是与同辈较量,那个不明文的规定,尚且还没有人敢触碰,想来那人应该不会出手!否则,他会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但愿如此吧……”

  ……

  “就你一个?”

  澜天子皱眉,风尘竟然如此轻蔑的与他说话。

  “哼!你们最强的司马钦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我一个人自然是足够了!”

  “抱歉,他是我老大,你的眼睛不好使吗?”司马钦一听,虽然有些恼怒,但还是笑了,积极的回应着澜天子的话。

  “没错!他是我小弟……给你们一次机会,一起上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前边还好,风尘有些调侃,话到后面,面色就直接冷了下来,如同凝了霜雪般森寒。

  呜呜!

  风尘的杀意已经升腾,对于澜天宗这些人,他还真是讨厌了,态度高傲,鼻孔朝天,他么的烧杀抢掠还理所应当了?

  一句话,敢打我兄弟的注意,要我放过你,不容易啊!

  其实风尘早已怒了,小蛇虽然总是给自己惹麻烦,但他绝对已经把这位便宜小弟当做亲兄弟待了,竟然要他奉上兄弟,还限时十息,你他么的找死。

  浩荡杀意升腾,风尘身后已经化为淡紫色的长枪顿时回应着风尘。紫莹莹的长枪开始颤动,呜呜之声刺耳,凌厉无匹的杀气直欲崩云。

  既然已经打算染血了,风尘就不再多说,一杆长枪自身后抽出,虚空被抽打得瞬间扭曲,险些崩溃。

  呜!

  无话,一杆杀意冲霄的长枪瞬间说明了一切。

  长枪的杀意凌然,未动就直接将十五人瞬间形成的封锁场域刹那崩溃,除了澜天子,其它几人都遭到了反噬,嘴角溢血着直接倒退了数步。

  “这么强!”

  澜天子骇然,仅仅刹那爆发的杀气对他们的冲击都可见一斑,内心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风尘是杀手殿堂的人?

  同样吃惊的是风尘之后的几人,他们没有受到杀气的冲击,但那种兵刃擦喉而过之感令他们身体一片冰凉。

  这种感觉就如生死一线的压抑,尝试过一次,他们便不想在尝试第二次了。

  “敢问阁下可否是杀手殿堂之人?”澜天子内心震颤,他根本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对方一纵即逝的杀气之强,就像是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是又如何?”风尘面色冷冽,让人徒生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刺骨寒意袭身,神魂发颤。

  没有多说的一枪,寒芒一点就是一朵枪花打在虚空,澜天子瞬间如遭雷击的倒退开来,胸口处的衣物破碎,被血液所染红。

  “护心镜……”司马钦哑然,澜天子的胸前有一块似金非金的金色圆盘被风尘的长枪所指着!

  当然,这种护心镜可不是凡间所用的,这是修行界的灵器,可以抵挡灵境以下的致命一击。

  可是现在,几乎是一击破碎!风尘看似随手的一击不仅直接将这块护心镜打碎,并且还深入了澜天子胸口半寸有余,鲜血淋漓。

  “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澜天子放低态度,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对方的随意一击都有灵境修者之威,这让他的天骄二字显得极为苍白。

  “没必要了!”

  同样的又是一枪,风尘没有丝毫托大,这一次他是持着长枪冲出去的。

  风尘宛若一条狂龙冲出,紫色光华环绕周身。

  “欺人太甚……”

  “澜天血祭!”澜天子一声喝吼,周身煞气滚滚扶摇冲霄,没有攻击风尘,他直接撕裂自己的胸口,任鲜血横流。

  面色虽然苍白,但他的气势无疑是恐怖暴涨着的,煞气滔天,声势浩大的不断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个狰狞的虚淡人头为煞气所化,瞬间冲天而起。

  风尘的一枪犹如无尽黑暗中的一缕火光摇曳,不断的冲破着黑暗前行,滚滚煞气如海,但对上长枪就像对上海绵一样,瞬间就被吸收。

  “吼!”

  B更E》新n最快#上u1酷|W匠ex网0

  狰狞的人头像是九幽爬出的厉鬼,发出一种类似于兽吼之音。

  风尘没有动用逆空,神色有些肃穆的盯着气势已经暴涨至最少也是灵境两重天的修为。

  “禁术吗?”

  风尘的长枪瞬间抵达,同海啸一般威势滔天,撞击狰狞的厉鬼。堤坝一般的滔天煞气被瓦解,厉鬼张着狰狞巨口而来,冲向风尘。

  “嘶!”

  长枪一往无前,大有神挡杀神佛挡弑佛之威,狰狞鬼头瞬间瓦解,无数小头再次一冲而起,试图突破风尘的长枪封锁。

  ……

  呜呜!

  澜天殿中的大殿中央的巨大雕的狰狞雕像突然发出阵阵鬼啸之音,同时不断有煞气从其上澎湃而出。

  “祖师有异象……是谁动用了禁术?”澜天宗主顿时脸色发黑,才不过一会,澜天子就已经发动禁术了。可想而知,一定是灵境以上,并且境界不低的修者出手了。

  “气息在三千多里外,郝云宗的范围内……”太上长老闭目,感受了一番之后,全部瞬间倾巢而出。

  这已经不只是惜才了,宗门的颜面扫地也甚为严重,对于老辈高手无故出手灭杀青年一辈,只要查出,必然要被各大小宗门群起而攻之。

  “走!去传送……”

  太上长老闷声一吼,显然恼了,宗门的准少宗的暴毙将有可能出现宗门弟子的断层,天骄二字,说起来简单,但数量是绝对的稀少,而他们这一辈的领军人物澜天子更是不容有失。

  “借郝云宗的传送阵一用!”

  砰砰!

  一声轰鸣,众位长老瞬间站定,三千多枚的下品元石瞬间填充周围的凹槽,在阵势的作用之下开启了传送,众人消失在在了传送高台上。

  几乎同时,三千多枚的下品元石也化作灰飞,看得一旁管理传送阵的长老都是一阵肉痛。

  ……

  噗!

  一串血花飞溅,风尘单手擎枪,反手负于身后,宛若一尊战神。长枪紫莹莹的泛着光华,枪尖一点殷红,妖艳惑人。

  澜天子一手捂着胸口的血窟窿,一手无力的耷拉着。

  风尘的一枪威力瞬间大增,用逆空之力加持,刹那就将本来僵持着的局势瓦解,直接击溃澜天血祭之威,一枪贯穿澜天子的一条手臂。

  这一切不过刹那,被风尘杀意崩溃而飞的十四人都还未冲过来就让他们心寒了。

  一向无往不利,战无不胜的澜天子竟然瞬间落败,手臂被贯穿一只。

  然而,这一切都还是澜天子护心镜与动用禁术的结果,否则的话,他可能一枪就被毙命了,风尘的枪一个字,那就是快,基本上都是令人防不胜防。

  但纵然如此,澜天宗的一众人等都异常的心寒,同样的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

  随手一枪将灵器护心镜打碎,再一枪将澜天宗的禁术崩溃,并直接废了澜天子的手臂。

  这样的下场,近乎秒杀!

  简直就叫他们平时眼中要他们仰望的天骄不堪一击,这还能叫做交战,这样的战斗根本不能称之为战斗,就是叫做虐杀也不为过。

  看到远处几人发呆的样子,风尘紧握的长枪竟然有些松动,他始终有些不忍。

  “你们跟错了人!”风尘转身,一枪抛出,迅若闪电迅速就将澜天子的身体贯穿,带着尸体定在大地上,草色青青一片血红不过。

  “风……”

  司马钦正想开口,风尘直接抬手阻止,他知道司马钦想要说什么,但他的血液还未完全冷,做不到株连灭口。

  “我有我的原则!”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日我放过你们,你们与我无冤,来日若带人找上门来,绝不会手软,自己逃命去吧!”风尘直接就对着剩下幸存的十四人说道。

  “就是如此,他们的宗门也不会放过他们的!而且……”司马钦有些觉得风尘妇人之仁了。

  “不要说了……有几股强大的气息正向这里赶来……有杀意!”风尘突然示意几人噤声,以元气同时包裹几人就展开逆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