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静如此之大,我们可以解释为风尘的修为极为强大,破境需要磅礴的灵气作为后盾供给着他的突破,只是现在呢?”

  司马钦早些也还在猜测着风尘的修为呢,只是现在看到风尘将周围天地的灵气与煞气全部一揽而走,顿时就被震撼到了。

  “灵煞双修……”很疯狂的念头,这个名词根本就代表了死亡,代表着九幽地狱。

  并不是无人试过,很多人,近乎无数。他们曾怀揣着各自的想法走上这条路。

  结果极其惨淡,亘古至今都没有人成功过,就连灵气团与煞气团都还没聚集,从来没有踏足褪凡之境便自爆身亡了。

  只是现在什么情况,风尘是灵煞双修?并且还是个成功的人?

  种种匪夷所思,平日间他想都不敢想的念头悉数的升腾而起,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直接打了个冷颤。

  “真的很邪乎……”

  司马钦不得不承认,风尘却是不是他所能揣度的人物,和对方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要思索的东西就越多。

  而这些需要思索的东西,他们根本就什么都思索不通,而这样就越是觉得风尘的神秘莫测。

  “司马师兄……要不我们逃吧!”较为年少的那个青年小声的对着司马钦说道。

  司马钦与另外一人目露思索。

  但两名女子顿时就脸色一变,急忙开口劝阻三人。

  “难道你们还看不出风尘是怎样的人吗?如此重情之人,说出的话根本就不会变卦。”碧莲开口,小脸苍白。

  “碧莲师妹说得没错,现在风尘的情绪根本就难以控制,若我们现在逃跑的话,以他那诡异的功法,追上我们是迟早的事,到那时我们可能会直接被他击毙,没有丝毫辗转的余地。”

  两人皆是细心的女子,又怎会不知。

  “待他冲关结束,我们已经……”青年男子依然抱着侥幸的态度,想要试试的说道。

  “……”

  “你这是在玩火!看了风尘的记忆,你没仔细想过吗?”碧莲的师姐摇了摇头。

  青年男子想了想,片刻后,表示不明白。不就是伟大的一怒冲关为红颜吗?心中暗想。

  “梦晨之墓在何方?”

  “这里,断泪崖的翠竹林!”男子木然的回应,有些不明白师姐为何要这么问。

  司马钦亦是不语,他也好奇,着有什么关系?

  “这里位于那一块大陆?”再次一问,依旧是一个看似白痴无比的问题。

  “这还用说吗?东胜……”

  只是话没说完,顿时众人就觉得不对劲了,可是是哪里呢。

  风尘复仇的对象!众人顿时脸色发白,有这么嚣张吗?

  唐家……众人几乎瞬间就找到了事物的关键。

  没错,就是遥在百万里外的唐家。他们依然记得,当时风尘是如何前往中州的。

  八步!

  八步震颤人心,震住了众人,风尘在断泪崖这里下了禁制后,直接就是徒步前往中州唐家。

  只不过他的徒步有些恐怖罢了,第一步迈出就是几万里就是的路程了,并且风尘的八步,一步比一步还恐怖,平淡的走路,第八步踏定便已至唐家。

  百万里的距离,八步就到,想想众人都觉得恐怖。

  众人突然有些庆幸没有逃跑,否则就是风尘没有八步百万里之威,相信追上他们还是不难的。

  “……就,就在这里等吧!”司马钦算是彻底心寒了,刚从鬼门关里出来啊!

  最e(新h章/节P上》酷~f匠》◇网}

  刚才他竟然还在思索是否要逃跑!现在想想还真有些后怕,白了那名青年男子,他这是纯粹在作死啊!只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太过生气的骂这人,他实在是连生气的心情都没有了。

  呜呜!

  就在这时,一声呜鸣声想起,风尘不知不觉间汇聚元气的范围再次攀升扩展到方圆十五里的范围。

  几乎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风尘又再次的将数千株翠竹吸干,崩碎。

  “妈的!怎么回事……”这时,有一群人在距离突然怒骂,他们来翠竹林找灵兽紫晶蛇,竟然突然就被一股强大的杀念笼罩,刹那不能前进分毫了,只能硬着头皮抵挡这强大的杀念。

  一群人看起来同样是来自同一个宗门的样子,尽数都是淡紫色的长袍,修为强大,修为最低的都是褪凡八重天。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人数竟然足足拥有十五人,很强大的阵容,只是风尘此刻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是哪位前辈……我们是澜天宗的弟子,晚辈们绝无恶意,只是想抓捕一灵兽!”这是,一个一身淡紫色的青年开口。

  不同于其它弟子,他的腰间有一块淡紫色的玉佩,精致美丽,在上面刻有澜天两字。

  只是许久之后,强大的杀念依旧,而且还已经攀升到了顶点,众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个个站立原地催动修为抵抗。

  不是他们不想退,而是根本退不了。神识化为的杀念无处不在,一旦被笼罩就只能与之硬抗。

  轰!

  就在这时,众人突然发现前方有动静,一株株的竹子轰轰的爆碎消失。

  敌人来了!

  众人顿时警戒起来,催动了全身的修为,以迎接下面的战斗。

  可惜,并不是他们所想的一般,并不是敌人来了,而是有人在突破,采集翠竹林中的元气所致。

  “不是灵境修者不能涉足吗?”带紫玉的青年明显的一愣,有些不明白的自语。

  在他看来,此刻在翠竹林中突破之人的修为极为强大,他的猜测也是至少为灵境的强者。

  但是,接下来的一声惊天爆响瞬间就令他害怕了。

  轰!

  一声巨响,风尘突破了,褪凡四重天中期的修为扩散开来。瞬间,无论是青云宗的司马钦五人还是澜天宗的十五人顿时就被吓傻了。

  没错,这一刻他们都发觉自己错得太离谱了。风尘褪凡四重天中期的修为爆发无余,就像是一道飓风席卷着远去。

  “真的只是褪凡四重天中期……”司马钦呢喃,他突然觉得自己有愧天骄之名,竟然被褪凡四重天的修者打败了。

  “这气息……却是只是褪凡四重天中期,可为何强到如此地步?”腰佩紫玉之人呢喃,他的灵觉实在灵敏,瞬间就发现了风尘普普通通的元气下隐藏着一种爆炸性的力量。

  他相信,那种力量只会在战斗中显现,普通一击都会爆发无穷的力量。

  风尘突破,司马钦等人失神了一会便回过神来了“终于结束……”

  轰!一股更加强大的对元气剥夺之力传来,几人顿时就脸色大变,一个个急忙坐下,快速的从各自的怀着掏出一枚金光耀眼的石头。

  石头晶莹无比,里面有能量波动,看起来就像是黄金液体般迷人。

  灵石!

  风尘还未从状态中醒来,本已经攀升到极致的杀念在随着风尘突破的一瞬暴增的同时,也增加了他对元气的掠夺力度。

  这一次,不仅是竹木,就连人身上的元气他都开始了剥夺,司马钦几人的斗气滚滚,全部不停的涌出,丝毫不受控制。

  对此,他们也只能无奈拿出平时他们都舍不得用的灵石用以斗气的补充,苦涩的抵挡风尘的略夺。

  同样的场面在澜天宗弟子身上也同样发生着。

  腰佩紫玉的青年此刻正同身后的十四人盘膝而坐。

  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块黑色的石头。墨黑色的石头黑得渗人摄人心魂的暴戾气息透发。

  这就是元石中的煞石。

  同灵石一样,它也是用于元气中煞气的补充。

  这些个人一个个面色阴沉如水,如同吃了苍蝇一般。

  他们郁闷,内心端的委屈无比,怎么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呢?捕捉一条灵兽把自己搞到被杀念笼罩着不能动就算了,怎么连面都没见到就被人掠夺性的吸走他们身上的煞气了?

  就算是收初次见面礼也得见了之后才收啊!众人心中怒骂风尘这个所谓的‘土匪’。

  他们现在可谓是无缘无故的就遭了这趟浑水的秧了。

  众人心中只能快速祈祷这样的光景快些结束,元石啊!虽为修行通用的货币,可强大到他们这样的就是平时也是舍不得用的。

  两宗的人感受着手中元石越来越小,一个个人的心也是一寸寸的往上提。

  ……

  拇指大小的元石还在被消耗着,每个人的心也差不多提到了嗓子眼,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脱口而出。掉在地上。

  轰!

  又是一声爆响,众人笑了,很开心,风尘再次突破了,褪凡四重天后期的修为扩散,与此同时,他们身上不断外涌的元气停止了。

  风尘睁眼,他想通了。

  “或许被人救了……或许梦,她没死!”风尘低着头自语,似乎没有丝毫意识到他已经突破到褪凡四重天的后期和神识的覆盖范围的增加。

  腰佩紫玉的青年思索,在他的身后的一群人中的几人顿时就不爽了,每个人手中本来拳头大小的元石此刻都只有指甲盖大小。

  “这人不就是突破褪凡四重天后期吗?需要这么多元气,十五块啊!以我们的修为一块我们都需要好些天才能吸收,他竟然……土匪!”一人不满说道。

  “闭嘴!”腰佩紫玉青年似乎有些烦躁,这一喝吼,那人立即安静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