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六人都是褪凡境界八九重天的高手,当然,除了风尘外,其他人的修为都不弱。

  也就花废了小半会的时间而已,众人达到了目的地。

  风尘有些感叹竹林的广阔,“至少不下百里!”风尘有些慨然,这么大的一块地,前世他抬手就封,这要多任性啊!

  “就是这里……”

  碧莲指了指前方。

  一道光幕璀璨,发着若有若无的光芒,禁制的气息使众人顿时就感觉到光幕的可怕。

  几人中除了风尘,都小心的释放出神识去查探淡金色的光幕。

  嗡!

  仅仅一瞬而已,众人顿时如遭雷击,全部倒退了出去,那一瞬不过一个时间点的长短,但却令他们有种踏足九幽的恐怖之感。

  他们的神识仿若要被搅碎了一般刺痛,使他们不得不倒退,神识受伤,嘴角溢着鲜血,缓缓而流。

  “禁制果然强大无比!”司马钦面色苍白的开口,他们知道这是令半仙都为之负伤的禁制,有怎么会奢望过去呢?

  只不过是好奇心使然。他们已经很小心了,但终究还是被伤到了神识。

  几人也不再执着,刹那就坐下来调息,每个人的手里都有一颗丹药。

  妙春丹!

  最常见的疗伤丹药,虽然都不怎么贵,但也一样不容小觑。若是一般小宗门的话根本就承受不起。

  元气氤氲,缠绕着他们,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与厮杀,特别是一年以前修行界的各个宗门规则集体弱化。

  各个宗门内的争斗现象极为严重,宗门外的厮杀也是极为惨烈,都是年轻一辈。

  Ib酷Na匠网Y永‘g久k免Dr费Z看E小{"说|

  仅仅一年多,各个大陆的天骄都不知道陨落了多少,老辈人物也是集体默契的不管,当然,也有一些坐不住的老辈修者。

  他们或是忌惮或是复仇的向年轻修者出手,只是每一次出手的人都如同石沉大海般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曾经,一个中等宗门无视规则的围剿一位青年强者,结果还没走出宗门,一个宗门就瞬间被夷为平地了,血的教训再没有人敢妄动。

  现在的修行界几乎就是到处是青年一辈的厮杀,他们需要随时保持着最巅峰状态,因为这片翠竹林中出没的人可不止是他们青云宗的人。

  风尘撇眼看来众人一眼,暗叹了一句强大的宗门重的要性,而后也开始摸索着这片禁制光幕。

  “逆空……”

  风尘呢喃,看着光幕,没有动用神识,但感觉却告诉了他,这片禁制的形成与逆空九踏有关。

  难怪第一眼时他就发现周围的空间扭曲,有种层次感,现在终于恍然了,那是空间之力。

  “以同源的逆空之力能够破开吗?”风尘猜测道。

  同时他的手上也开始动作了,没有犹豫,风尘的右手的食指间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淡金色的元气升腾的同时夹杂了一股奇异的波动。

  嗤嗤!

  就像是一团魔焰绕指跳动,燃烧着空间,极度危险的气息很容易被人感知。

  “这是……”

  几人的伤势并不重要,现在也算好得差不多了,在感受到风尘逆空之力的强大气息时后,他们直接被惊醒。

  非常怪异的气息,他们对风尘的强大并不怀疑,令他们惊讶的是那道指尖的气息。

  “竟然和禁制的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逆空之力吗?”众人失神。

  哧!

  风尘一弹指,指尖的魔焰顿时就令禁制如同溶解了一样被溶出一个九尺多高的洞。

  “走……”说着,风尘率先一步踏入,而他们四人仅仅犹豫了少许也跟着进去了。

  空洞被弥补,金色的光幕再次笼罩而下。

  大约行了几十米的距离,秀丽青翠的竹木渐渐稀疏,前方一个碧蓝的湖泊展现在眼前,在那里,灵气飘动,彩霞点点,淡金色的光晕环绕其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口仙湖般如梦似幻。

  这里的竹子看上去似乎显得更加的青翠,地上花草芬芳,一片繁盛,碧绿的竹叶晶莹,宛若翡翠,带着点点神辉。

  “梦!”

  风尘失神,呢喃着走上前去。

  风景再好,但此刻的风尘也没有兴致去观赏,碧蓝的湖泊,缤纷的花草,苍翠欲滴的竹子……

  然而这一切,风尘都视若无物,在他的眼中,天地间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碧蓝的一片泛着点点涟漪的湖泊旁的一座小土包。

  小土包低矮,默默无闻的掩映在稀疏的竹子间,若隐若现。

  在它的前面,一块同竹子的颜色一样翠绿的木牌矗立,泛着淡淡的光晕,朦胧不清。

  “风尘之妻——梦晨之墓!”

  木牌中央的八个字极为醒目,殷红的字体看上去极为新鲜。鲜血不干,隐隐有着流动的迹象,就像是从木牌之上不断泂泂流出,令人心惊无比。

  这时,风尘的眼睛也不自觉的淌起了泪水,不再是血泪,也不是几滴。

  仿若不受控制,两行清泪不断流下,顺着脸颊,从下巴点点滴下。慢慢渗入脚下这片大地,消失不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司马钦等人也沉默的看着风尘,而碧莲与另一名女子直接没有忍住的也同风尘的情绪般眼眶有些微红。

  他们没有嘲讽,看不起风尘的流泪。他们知道风尘不是动不动就流泪的人,要说世间能让他流泪的人恐怕也就梦晨而已。

  他们看得见,风尘当初为梦晨一怒便誓要灭了唐家,诛苍天,可见其深情。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除了梦晨,他不会再为第二人流泪,他只能流血。

  风尘带泪走上前去。一路所过,地上的枯枝败叶沙沙作响。

  没有止步,他一步一步都极为的缓慢,带着沉重之感,脚上就像是带着两座小山,慢慢的前行。

  近了,近了!

  风尘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再次近了……

  “元古六万三千八百年!”

  一小串字体在木牌的左下角,同样鲜红无比,充满阵阵威压之感,宛如处在不同的时空,可远观而不可触摸。

  “千年……呵呵!”风尘笑了,只是笑得极为惨淡,无感千年,蓦然醒来物是人非,这种心情多少人知道?

  再次自嘲,他还在恨,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与没有将唐家灭门。

  心情浮躁,要他平静下来很难。

  “梦……我来看你了……你,听得到吗?”风尘哽咽的边走边道。

  缓缓的绕过碧蓝地像是被蓝宝石填满的湖泊,风尘站定岸边,面对着木牌。

  那是他立的,其上的那些鲜血是他自己的。

  风依旧缓缓吹动,轻抚着风尘的面庞,似要将他的泪水给吹干。指尖微凉,湖畔的细风带着潮湿绕指流淌。几片竹叶脱落,轻轻地落在风尘的墨发上。

  风尘不动,良久才将情绪控制住,让眼泪停止流淌。

  万籁俱静,没有丝毫声响,风尘再次前进,向着梦晨的坟墓走去。

  “怎么会这样?梦呢?”就在风尘来到木牌旁的一瞬,他直接愣了,情绪波动的说道,语气中充满愤怒。

  风尘彻底的发狂了,怎么会这样?他看着小土包,竟然是被破开了,可以直接的看到坟墓底部。

  空落落的……

  什么都没有,而风尘发狂的原因却是因为梦的坟墓是从外面破开的,看起来像是被人挖去的。

  “啊!”

  风尘一声怒啸,声破九天,威荡万里山河。

  穿金裂石的声音高亢,直接将矮天处的云层都震荡得缓缓分离。

  如此威势,尚且直崩云天,更何况是地面上呢?

  翠竹林方圆十里摇颤,那是风尘神识所覆盖的范围。不断的有“咔嚓嚓”的竹木断裂之声。

  近处,以风尘为中心的一里内的所有竹木直接的被风尘的杀念崩碎,化作漫天青色的竹屑,飘飘洒洒。

  司马钦等人早已脸色大变的急忙逃开,浑身青苍的斗气笼罩,逃出一里多后,总算躲过了来自风尘身体修为上的杀念,尽管如此,他们一样还在不断的抵御着来自风尘神识的杀念。

  “这位主还真是喜怒无常,真不知道他怎么会以这样的修为拥有如此实力,就算我也经不住他此刻的一招。”司马钦等人逃到一里以外后,有些惊险的说道。

  他们就站在原地以各自深厚的修为作为底蕴不断的用以抵抗风尘着绝世杀念。

  “司马师兄……你说他是怎么活过来的?邪乎了!”其中一个浅绿青年男子说道。

  这一说顿时另一个青年男子马上就附和了,面色有些苍白的说道:“是啊!司马师兄,这人真的很邪乎,实力一样邪乎的很……我怀疑他根本不是褪凡四重天初期的修为……”

  轰!

  只是他的话刚说完,风尘哪里就引起了天地动荡。

  浩瀚的天地元气顿时就朝着风尘不断狂涌而去,氤氲翠绿的竹木的灵气不断被剥夺,化为点点金光向风尘汇去。众人知道,风尘在冲关。

  只是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数十里的翠竹一株株枯萎,变成了干枯黄叶遍布的瞬间,这些干枯的竹木顿时由全部爆碎,化为灰烬飘舞。

  无数的黑色游丝从碎屑中涌动而出,死气沉沉的气息有些暴戾,脱离出来后就直接冲向高天,向着风尘飞去。

  “煞气……”

  早些还算镇定的众人顿时就傻了,面色可怖的盯着无数煞气的游向——风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