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了吗?最近莫氏集团和一个国外的大BOSS竞标,莫凡可是压了全部资金呀!”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拿着平板,对着喝咖啡的女人说着。

  那女人一边搅着咖啡,一边叹气道:“这些老板们的斗争我是不明白了,安安分分多好,他们斗法,我们这群底下员工才是跟着找罪受了。你看看我,黑眼圈多严重?”

  “小声点,别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这有什么,反正不管谁赢,我们总有一个得保住饭碗吧。”

  ……

  顾渊越听越觉得听不下去,准备起身去教训邻座的男女。却被周晓晓拦住了。

  “晓晓,你怎么就不着急?”顾渊气急败坏的说。

  周晓晓苦笑一声,莫凡自从在订婚宴上得知她怀孕的消息,便火力全开,和教父K斗的很厉害,起初莫凡因为宋家的支持,一路都是压住教父K,可是教父K突然冒出一大笔来路不明的资金,背后支持教父K的人,应该是拥有雄厚的资金。

  历经半年的争斗,两家将整个财经界搞得天翻地覆。

  现在就在争夺A岛的土地使用权,若是竞标成功的一方将成为最后的霸主,反之将会一无所有。

  顾渊担忧的说:“晓晓,要不你先回我这边吧。”

  周晓晓笑着安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管谁输谁赢,你都怕我受伤,可是我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好,所以,我不会离开教父K的。”

  “你怎么就那么倔!”顾渊很是生气。

  周晓晓摸了摸已经鼓起的肚子,神色柔和却坚韧的说:“顾渊,一定要让莫凡赢。明白吗?”

  顾渊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晓晓,再看看她已经隆起的肚子,似乎明白什么,紧张的说:“那你更要跟我走了。”

  周晓晓故意将咖啡打翻,然后惊呼一声,顾渊慌乱地站起来,拿着手巾替周晓晓擦衣裙上的咖啡。

  周晓晓趁机低声说:“他们的竞标价是三十亿,有人一直监视你,你想办法。”

  顾渊听到刚想抬头询问,周晓晓就拿过手巾,站了起来,有些搵怒说:“我自己来就可以。”然后便起身招呼身后不远处的黑衣男子。

  “夫人,有何吩咐?”男子恭敬的说。

  周晓晓看了顾渊一眼,深情的冲顾渊笑了笑,“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顾渊不解的问:“为什么?”

  “因为我想安静的养胎。”

  顾渊看着周晓晓的背影,想起刚才周晓晓的话,他决定,无论结果如何,他都选择相信周晓晓。

  教父K听到手下的人汇报周晓晓和顾渊的情况,自负的认为,周晓晓是想让顾渊不要考虑她的处境,帮助莫凡取得胜利。

  教父K摇着杯中的红酒,眼睛深邃地看着红酒的涌动,“周晓晓,莫凡就算得顾渊的相助,也不可能赢的。”

  第二天竞标会场

  莫凡率先到了会场,教父K在最后五分钟才到会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夫人肚子有点疼,非要我多陪一会,好不容易赶来。”教父K笑着和在座的道歉。

  莫凡捏紧拳头,“还是快些开始吧。”

  教父K眯着眼睛,摊开双手,无所谓的说:“那就开始吧。”

  双方将竞标价格和策划案全部交了上去,气氛异常的紧张,这是一场刺激的赌博。

  就在快公布答案的时候,会场大门被推开,顾渊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莫老爷子走进会场。全场的人全部傻眼了。

  尤其是教父K他吃惊的看着活生生的莫老爷子,手指着莫老爷子,“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莫凡轻笑道:“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很多。”

  顾渊将莫老爷子手中拿着的资料递给教父K,笑着说:“这些是撤退资金的通知。”

  w@酷`◎匠zP网6永久{免3d费U|看S小说

  教父K怔怔的看着莫老爷子,呵呵笑了一声,“你是凡爷?那你为什么一直支持我?是为了今天吗?”

  莫老爷子叹口气说,“当年,你的爸爸,我,还有周晓晓的爸爸是三个最好的朋友。我们有着各自的事业。可是,你的爸爸太贪心,居然暗中对周晓晓的爸爸下黑手,以至于周晓晓的爸爸妈妈惨死。”说完顿了一下,“我知道真想后,斥责你爸爸,要把他送监狱,他哭着说是上了奸人的当,我就相信了。”

  教父K不相信的说:“你放屁!明明是你害他们的!”

  “你爸爸故技重施,想暗中吞并我,被我发现,我才毫不留情的让他一无所有,希望他可以悔过,却不知道他会自杀。我暗中培养你,却不想,你越来越胆大,变得这么坏,居然还暗自加入黑帮,我只有这样,才能救你。”

  教父K仰天长啸,声音嘶哑,“你认为,我会信?”

  莫老爷子咳嗽一声,“其实,你也多少查到了真相,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呵呵,你认为我没有你的支持,我就赢不了吗?竞标结果出来,再叙旧吧!”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拿着结果的黄老板,他假意咳嗽两声,脸上的肉都揉动着,“教父K30亿。”

  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教父K,他自信满满的挑眉看了莫凡一眼,这个价格,基本上是不挣不赔,没人会想到教父K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黄老板很满意看到众人吃惊的表情,然后卖着关子说:“接下啦,重要的时间到了。”

  几乎所有人都闭住呼吸,成败在此一举。

  “莫凡,竞标价格30亿零一毛。”

  全场哗然,高出一毛钱,会场竞价从未出现的情况。

  教父K绝望的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教父K拭去眼角的泪,什么也没说便匆匆离开。

  莫凡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一切尘埃落定。

  “谢谢你,顾渊,最后的时候,给我带来这么重要的机密,刚开始,我还真的以为,你不会帮助我的。”莫凡由衷感谢顾渊。

  顾渊弹开莫凡搭在他肩膀的手,冷笑道:“我倒宁愿从未帮过你,这些消息全是周晓晓冒着生命危险拿出来的。她说的对,在莫氏资金和她,你只会选择莫氏,对于你来说,赢永远比爱重要。你根本配不上周晓晓,也不值得她爱,我倒宁愿她选择教父K。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合作,以后,我不会再帮你。”

  莫凡猛的抓住顾渊的胳膊,“你再说一遍,说清楚!”

  顾渊猛的一拳砸在莫凡脑袋上,用手指着倒在地上的莫凡说:“你没资格让我再说一遍,我只告诉你,你可以问问莫老爷子,和周晓晓做了什么交易,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周晓晓的事情。”

  说完,顾渊转身就走,路过莫老爷子身边,冷声说:“你的行为,让我这个后辈都觉得恶心。虽然你是最后的赢家,但是没有周晓晓,你也不会赢得这么光彩。不是为了周晓晓,我也不会协助你。”

  莫老爷子气的直哆嗦,恨不得站起来甩顾渊一个巴掌。

  “老头,你到底对周晓晓说了什么!”莫凡冲着莫老爷子狂吼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