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好不容易将手中的事情完成,当他很开心地去接周晓晓的时候,顾渊却说周晓晓订了去美国的飞机票。

  气的莫凡,当场揍了顾渊一顿,便追随周晓晓的脚步,去了美国。

  “爸爸,你对晓晓说了什么?”莫凡刚推开病房的门,就冲着病房里的人喊道。

  病房却空无一人。

  莫凡立刻给主治医生打了电话,主治医生却含糊其辞的说:“昨日凌晨,莫老爷子已经遇害,尸体已经交给了洛杉矶的警方。”

  莫凡手一松,手机便摔在地上,他吓得发不出声音。

  主治医师说,老爷子遇害!

  莫凡三步一踉跄,两步一软地往外走着,他拦住车便急急忙忙地赶去警局。

  当莫凡到了警局,警方告诉莫凡,莫老爷子已经死了,尸体也面目全非,已经放进停尸间,若是莫凡想确认身份,可以去停尸间确认。

  莫凡拿着身份见证的DNA还有美国最高权威的骨骼识别报告,还需要他去停尸间再次确认吗?

  手中的报告被莫凡紧紧攥着,“我要你们两天里面找到真凶!”

  “莫先生,我们看了医院视频,莫老先生最后见到的人是您的夫人,这个案件很蹊跷,我觉得还是莫先生自己决定,我们是不是现在就查,还是转交中国政府?”

  莫凡从悲伤中震惊过来,“你说,最后见到的人,是我的夫人?”

  “是的,莫先生。”

  莫凡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现在矛头指向周晓晓,会不会是老头激怒了周晓晓,周晓晓失手杀了老爷子。

  越往下想,莫凡越是不安心。

  他拿着手机拨打周晓晓电话,可发现他的手,抖得太厉害,号码都按不全。

  半天才拨出去。

  “你在哪里!”莫凡几乎是狂吼道。

  在手机那边的周晓晓,将手机拿的远远的,心中说:“这个莫凡,一定以为她偷跑了,所以才这么愤怒的。

  y酷匠2x网A唯一?}正!?版,)b其他3\都¤!是C6盗n版…x

  “我在希尔伯酒店。”

  莫凡听见周晓晓平淡毫无愧疚的声音,更是怒火中烧,“周晓晓,你对老爷子做了什么?”

  周晓晓一头雾水反问:“什么意思?”

  莫凡气的直接将手机摔在地上,坐着警车,就向酒店开去。

  在去的路上,莫凡想着视频上,教父k那温柔的眼神,还有他们的对话。

  教父k提出杀了他的父亲,周晓晓居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教父K讲的一系列手段,周晓晓居然丝毫没有拒绝。也没有发表意见。为何?

  难不成才遇见的教父k也比他这个丈夫重要,甚至不惜合谋害死他的父亲。

  莫凡冰着脸,坐在车后面,他要亲自问问周晓晓。

  当警局的人全部到了酒店,周晓晓很吃惊地看着带着队伍的莫凡。

  “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凡眼睛通红,像受伤的狮子,“老爷子死了,我的爸爸死了!”

  周晓晓很吃惊地看着莫凡,摇了摇头,“不可能,昨天见到我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可能?”

  周晓晓猛的抬着头,“莫凡,你怀疑我?”

  莫凡见到周晓晓反应大体知道,周晓晓真的和杀害老爷子的事情无关,可是他想到周晓晓居然和那么危险的人物在一起,他就快疯了。

  嫉妒加担忧,他恨不得现在就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傻丫头。

  周晓晓见莫凡红着眼睛不说话,心中了然,他定是怀疑她害了她的父亲。

  “莫凡,你这是抓我来着?”周晓晓冷着说。

  莫凡一惊,他怎么那么冲动,就是因为愤怒,他都没有考虑,这件事情和周晓晓无关。

  周晓晓一步步走向莫凡,眼神充满了绝望,她站在莫凡的面前,甩起来就是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是断了我们夫妻最后的一点情谊。”

  身后的警察,面面相觑,大概没人知道,原来老公前来抓老婆,是怀疑老婆将老公的爸爸杀了。

  莫凡张张嘴,想说什么。

  却见到周晓晓快步走出酒店的房间,用好听的声音说着英语,“我愿意接受你们的调查,但是如果事情和我无关,我也会上诉。”

  警方的人将周晓晓请进警车,警车开走了。

  莫凡苦笑,这一次,看他还能用什么方法挽救他们之间的关系。

  警官A:“莫先生,我觉得,就算警方抓人,你也不该来。”

  莫凡瞪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坐上警车,一起回了警局。

  “周女士,你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

  “周女士,你和死者发生争执吗?”

  “周女士,你是不是和死者有什么恩怨?”

  “周女士,视频中的男人是不是你的团伙?”

  “周女士,为什么你的老公不知道,你到了美国?为何要隐瞒?”

  ………

  面对警方的问题,周晓晓全部保持沉默,对于她来说,现在什么问题她都不愿意回答。

  莫凡在监审外面看见周晓晓保持沉默的样子,心中难过不已。

  “周女士,保持沉默不代表你可以这样一直保持沉默!”

  周晓晓茫然抬起头:“我来找死者,是想问清楚,我父母死的真相,死者告诉了我。我便忍住痛楚离开了,然后就在酒店。”

  “什么真相?”

  周晓晓眼里滑过伤痛,“无可奉告!”

  “周女士,我觉得你还是早点解释清楚,不然,你们夫妻感情也会受到影响。”这个警官想从夫妻这一块做突破口。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夫妻,我会提出离婚上诉,他很快就知道了。”

  站在外面的莫凡心中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砸了,胸口不好喘气,她要离婚!

  做梦!

  “周晓晓,你别想离婚,死也要让你姓莫!”莫凡霸道的说。

  警官A说:“我觉得你还是先去办理丧事!”

  莫凡道:“案件没有查清楚,你让我去办理丧事?”

  警官A留了一份信,便离开了。

  留下莫凡在风中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