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k的话,一直盘旋在周晓晓的脑海。

  当年的真相,谁也不清楚,她也只是听他人提点。那么,提点的人若是沈佩,那么和沈佩合作的教父K确实是清楚当年的真相。

  可是,教父K又为何非要让莫凡一无所有?

  为什么,莫凡要那样对待沈家?

  无数个疑团,周晓晓想破脑袋也寻不到任何一个答案。

  周晓晓决定,出国去寻找莫凡的父亲,按照常理,莫伯伯应该苏醒了。她要去问清楚,最起码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

  至于教父K的想法,她也该和莫凡提一下,让莫凡提防教父K。可是,周晓晓一想到教父说,沈佩临死前被很多男人凌辱,而罪魁祸首就是莫凡。

  这让周晓晓的心里,无比难过。

  “顾渊,帮我订一张,最快去美国的飞机,我现在急着要走。”

  顾渊接到周晓晓的电话,二话不说,便帮周晓晓订了一张飞机票。

  美国洛杉矶医院

  周晓晓见到了许久不见,如今已经苏醒的莫凡的父亲。

  “你来干什么?”莫老爷子道。

  周晓晓见莫老爷子一脸很嫌弃,很不想见到她的表情,舒了一口气,若是叙旧,周晓晓怕是更尴尬,如今这个语气,倒让她少了顾忌。

  “我想问清楚,当年真相?”周晓晓看着莫老爷子严肃说。

  莫老爷子哼了一声,“你还真的锲而不舍。”然后试着走到窗口,“其实,真相就那么简单,对于我来说,我没觉得有什么错。”

  周晓晓摇摇头,“也许,对于老爷子来说,真相不值一钱,但对于我来说,真相极其重要!”

  莫老爷子啐了口道:“你觉得我儿子和真相谁更重要?”

  周晓晓一时间说不出话,她一直都很坚信,在真相和莫凡之间她定会选择真相,可如今,当莫凡最亲近的人开口询问,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算了,看你的样子,也知道答案了!”莫老爷子很生气的说,然后喘口气说你:“真相就是你父母当年求我出手帮忙,我没有出手帮忙,需要我说的详细一点吗?”

  周晓晓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平淡的莫老爷子,她颤抖问道:“为什么见死不救?”

  莫老爷子见周晓晓那种失去魂魄,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下有点不舍,叹了口气,“商人最重要的不是善心,而是利益。”

  “难道情谊也没有利益重要吗?”周晓晓觉得她现在说这话都需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说出口,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莫老爷子点点头。

  周晓晓像是被抽取所有力量一样,软软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反复问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的爸爸,为什么?”

  莫老爷子缓缓闭上眼睛,他又该如何解释?

  “晓晓,这件事,是我的错,和莫凡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在追究当年的事情了,好好过日子。你还是我莫家的好儿媳妇。”莫老爷子难得语气温和。

  周晓晓发冷,咬着牙说:“换做是你,你会让你儿子和间接害死你的女人在一起吗?”

  莫老爷子气的跳着道:“周晓晓,这算什么比喻?”

  u更新√C最pY快上酷匠网(

  “你也觉得不像话,不是吗?”

  莫老爷子冷哼,“莫凡这么优秀,若不是他只喜欢你,你认为,我会愿意这么低声下气和你说话吗!”

  “那是不是,我还要感恩戴德地谢谢你?谢谢莫凡的爱?”

  莫老爷子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眼中的悲愤那么清晰,那么直入他的心。

  “晓晓,忘记以前的事情真的很难吗?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我不想喂自己辩解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因为这个和莫凡闹成这样!”

  周晓晓极其难过地说:“也许,你觉得没什么,可是,我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我不会再见莫凡。”

  周晓晓她都不清楚,她怎么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什么心情离开的病房。

  她出了门,恍恍惚惚见到她的父母冲着她笑。

  周晓晓试图用手去抓住那个虚无缥缈的影子,她哭着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别走,好不好?晓晓觉得好孤单啊……”

  她蹲了下来,医院走廊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医生,谁有没有去安慰周晓晓,在医院里面,见到撕心裂肺的伤心人太多,他们盲目了。

  然而,在周晓晓身后的黑衣男子,一直盯着周晓晓的身影,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和他一样,在这个世界是孤独寂寞的。

  那种悲愤,那种失去至亲的痛楚,周晓晓的哭声敲打着他的心。

  他情不自禁地走到她的跟前,缓缓蹲了下来,一把抱住正哭着的周晓晓。

  周晓晓伤心之余,却仍然黑衣男子的怀抱,这个黑衣男子就是教父k,他一直跟踪在周晓晓的后面。

  “你打算在这里哭一辈子吗?”教父K嘲讽道。

  周晓晓很是生气带着哭音喊道:“和你有半毛钱的屁关系啊,要你管!”

  教父K也呵斥道:“给你机会,你不去报复伤害你父母的人!现在好了,在这哭,还不许别人管了。”

  周晓晓抹了一把眼泪,怒冲冲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不放心你,看你这样子,是知道真相了!我可以帮你杀了莫家这个老头。你就别伤心了。”

  周晓晓抬着头看着教父k:“简直就是笑话,你最好现在离开。我不想见到你。”

  教父k很有耐心说:“明明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对药物做点手脚,老头就会死,这样你的仇就报了啊。”

  周晓晓站了起来,甩开教父的手,“别跟着我!”

  教父K就这样跟在周晓晓身边,周晓晓见甩不掉教父K便任由他跟着。

  就是走路明显变快很多,恨不得飞起来。

  “我相信,你会杀了老头子的。”教父K一直在周晓晓身后喋喋不休地讲着。

  然而,周晓晓却心不在此,她想回国。

  回国就去离婚,斩断一切,似乎可以结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