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听到沈佩在电话里面说的话,心中也有盘算,安抚好周晓晓,便开车去找顾渊了。

  “什么?你说背后还有人?”顾渊大声说道。

  莫凡很是嫌弃的看了看顾渊,没好气说:“当然,而且这次灭了沈家,这个人怕是也出来手,不然沈佩不会傻到不求他帮忙,反而让周晓晓求情。”

  顾渊暗道,这家伙的头脑想得东西果然与众不同。

  “那你觉得,会是谁?”

  莫凡笑着说,“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得出这样结论的?”

  顾渊耸耸肩,“你来找我,不就是想和我商议如何对付的事情吗?”

  莫凡赞许道:“果然是顾渊!”

  接着说,“我要查出背后的人,虽然不难,但如果,让沈佩说出,要更详细一点。”

  顾渊忍不住道:“你想利用那个女人,知道背后的主谋,然后再杀了沈佩?”

  “为何你这般激动?”莫凡嬉笑道。

  “你明知道沈佩狡猾,一天不死,我一天不安心。”

  莫凡看着一直来回踱步的顾渊,喝了口茶道:“顾少不是一直瞧不起我手沾满鲜血吗?”

  顾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跳着说:“这会不一样!你懂吗?我想到一个女人为了报复,居然可以越狱,面目全非,忍受东躲西藏的黑暗生活,就死为了报复。多可怕!”

  莫凡直视顾渊,“你不是怕她这样恶毒的人,是怕周晓晓收到伤害?”

  顾渊没有在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毕竟事实就是如此。

  莫凡站了起来,“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你要做的就是,看死沈家。”

  说完便走了。

  莫凡心道:‘一切罪孽就让我去承担,见血的事情,还是不留给顾渊,他不想欠他太多,毕竟周晓晓,他是永远不允许任何人窥探。

  等沈佩被抓到莫凡的地下室的时候,沈佩异常冷静。

  “你不打算问问,我会怎么处置你?”莫凡道。

  沈佩笑着说:“若是问了,你会放了我,我自然会问。”她冷哼一声,又说:“明明答应周晓晓放了我,现在几个意思?”

  莫凡爽朗笑道。“我是说放了,但是沈家可是亲自告诉我,你在哪里。你不觉得,沈家为了财富舍弃你,你真的很可悲吗?”

  沈佩像是被戳到痛楚,悲愤道:“何故怨恨,若不是我非要报复,也不会害的他们跟着我受罪。”

  莫凡似乎觉得这样悲愤的沈佩还不够,他将一份协议扔给跪在地上的沈佩,沈佩打开一看,全部是沈家为了打压莫氏的证据,她不解地看着莫凡。

  莫凡带着可怜的眼神道:“其实,沈家早就想干掉我,干掉顾氏,只可惜,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为了不让明面上的人知道,所以才放纵你随意利用沈家去打压我。最坏的局面就是,你输了,他牺牲你,保全沈家。只需要对外声称,一切都是你操控的。最好的就是,你活着,你赢了,我输了。”

  “不,不,不,不可能!我爸爸,爷爷最疼爱的就是我!”沈佩瞪着大眼睛说。

  莫凡及其可怜地看着她,“你认为K动手脚没有你父亲的默许吗?他早就弃将保军了。”

  “不,我不信。”

  莫凡又拿出一大袋文件,扔给沈佩,沈佩扑向资料,一张张翻阅,心越来越冷。

  “你怎么查出来的?”沈佩嗓子哑着道。

  “这还需要查?”

  沈佩不解地看着莫凡。

  莫凡道:“你爷爷将你和教父K的所有交往记录还有照片给我,道歉没有及时阻止你。求我放过你,其实我知道你爷爷的想法,不过就是将你给我,放了沈家。我拿回资料,便查了K,可惜我不是顺着你爷爷给的方向,而是查了你爷爷和K。”

  “哈哈哈,你才是老狐狸!”沈佩冷笑道。

  莫凡点点头,“你说的对,我确实像老狐狸。”

  “杀了我吧,反正现在世界上查不到我这个人。”沈佩一副要死的摸样。

  莫凡低头道:“我不打算杀你,我还会交给沈家,你只需要告诉我,关于k的事情。”

  H更●A新最M}快上酷r匠y网

  沈佩呸道:“你觉得可能吗?”

  莫凡说:“如何不可能?”

  “你的话,我怎么会信?更何况,沈家现在会放过我?”

  莫凡点点头,“那现在你就在地下室,自生自灭吧。”

  说完,莫凡便转身准备离开。

  “K的实力,你根本抵抗不了,你也会输的!”

  莫凡头也没回,继续走着。

  “你放了我,我帮你战胜K。”

  莫凡冷笑一声,加快步伐向外走去。

  沈佩道:“莫凡,K不会放过周晓晓,就算为了周晓晓,请你留下来。听我说。”

  莫凡停住脚步,“说罢。”

  “你放我回沈家,我说出K的事情。”沈佩道。

  莫凡转身问道:“我为什么相信你?”

  沈佩心死道:“你觉得我快死了,为什么不去杀了毁了我一身的沈家?”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若是你像你家其他姐妹一样,安分守己,至少现在还可以嫁个好人,幸福地活着。这是你自己的贪欲所导致,怨不得任何人去利用你。不是吗?”莫凡一针见血的说着。

  沈佩挣扎地站了起来,“你可曾有过一天是对我动过心的。”

  “你觉得我会对你这样的人动心吗?”

  沈佩道:“这就是命,不是吗?”

  莫凡转身离开。

  随后,沈佩就被送回沈家。

  只是第三天后,沈家全家被灭门,疑是遇到经济危机,即将一无所有,接受不了现实。所以自杀身亡。更有记者报道,是被原先入狱后的沈佩,用毒药参合在茶水里面,毒死了全家。

  真相永远被封存,除了警方,除了莫凡,除了顾渊。

  警察是不会说出真相,毕竟死者现场收集大量警局高层的黑暗一面,也许什么不说,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若是周晓晓知道,这和我们有关,她会恨我们吗?”顾渊站在窗口,不经意问着躺在椅子上的莫凡。

  莫凡说:“也许会恨,恨我们没有放过沈佩,也许,选择不知道。她的心思,一向难猜。”

  “这倒也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