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渊在周晓晓的门口,等了赵晓晓很久,直到沈佩将喝的有点醉昏昏的周晓晓送到门口的时候,段渊沉着脸,将喝醉了的周晓晓抱进卧室,直到看见周晓晓胳膊上的伤脸色才恢复一点。

  他端了温水,给周晓晓擦了脸,因为不清楚她身上是否有伤,便委托一起跟进来的沈佩替周晓晓上药。

  等一切忙好,沈佩准备和坐在客厅的段渊告辞的时候。

  段渊沉着脸说:“你是谁?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沈佩自嘲道:“虽然我只是普通的小市民,但请段总放心。我绝不是什么多嘴的人。”

  段渊站了起来,带着质问的口吻问:“你认识我?”他的语气带有一丝愤怒,若是眼前这个女人,敢打什么坏主意,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沈佩见一向温文尔雅的段总,居然眼底滑过一丝狠绝,真没想到。沈佩慢慢走近,段渊,大有一副,你能把我怎么着的表情。

  “最好实话实说!”段渊低吼道。

  “首先,我今天,第一次见到周晓晓。因为她失魂落魄的坐在马路中央。我救了她。其次,我帮她报了警,然后她为了感谢我,请我吃饭。后来聊得开心,就喝多了,还能怎么着!”沈佩一字一顿很清楚的蹦出来。

  段渊像想起什么,上前抓住沈佩的肩膀,肯定的说:“是不是还拿着报刊!”

  沈佩茫然的点了点头。

  松开沈佩,段渊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沈佩没有安慰,直接离开了。

  第二天,当周晓晓醒来,就看到段渊躺在沙发上睡的很香。

  周晓晓动作很轻,到厨房里面,做了早饭。才喊醒,段渊。

  其实,段渊昨晚一直在床头看着周晓晓,怕她难受。是快到天亮才睡到了沙发上。而且在周晓晓走出卧室的时候,段渊就醒了,只是听到越来越轻的脚步声,段渊才假装睡着。

  他们一起吃了早饭,然后一起出门上班。

  当他们笑着一起并肩走着的照片发到莫凡的邮箱,莫凡心中的怒意到达极致,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回去,质问周晓晓,为什么要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只是,还不到时机。只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周晓晓。

  许是,周晓晓早就不爱他了。

  都是因为段渊,莫凡紧紧握住拳头。

  忙碌的半天很快就过去了,快到中午,周晓晓突然想起,昨天救了她的小裴。说好请她喝咖啡的。

  周晓晓发了条信息给沈佩,约她在爵士咖啡馆见面。

  过来十几分钟,周晓晓才收到沈佩的信息:“不好意思,刚才在面试,现在去咖啡馆,来得及吗?”

  周晓晓拿着手机,心中了然,想必这个金算盘现在失业了!

  两个人几乎同时到了咖啡馆。

  沈佩一见到周晓晓就道歉,言明没有及时回复信息,实在抱歉等等。

  周晓晓客气地问:“想吃些什么?”

  沈佩叹口气,不乐道:“这会什么也不想吃,就点杯咖啡就好了。”

  “你看起来,很沮丧,能和我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周晓晓关心问了沈佩一句。

  沈佩苦笑一声,“其实我这个‘金算盘’早在一个月前就失业了。就是因为,总监上报的清单,我觉得很多账目不够明细,我就动手查了一下。原来公司每年大大小小职员,都谎报出差费用。我着实气不过,就举报给总经理。”

  周晓晓听了沈佩的话,有点明白为何‘金算盘’会失业了。

  “你是犯了职场的大忌,总经理难道就没有在这上面做手脚?”周晓晓有些替沈佩惋惜。

  沈佩耸耸肩,“搜噶,所以姐姐我就失业了啊。”

  “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吗?”周晓晓真诚的开口。

  “别,我不去。”沈佩果断拒绝。

  “为什么?”

  “我可不想见到那个段渊!”沈佩咬牙切齿道。

  周晓晓听到沈佩的话,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你认识段渊?”

  “昨晚送你回去,被一个长相温和,说话噎死人,像调查户口一样的男人,盘问了半天。回家总觉得眼熟,想起头条,才知道,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沈佩搞着早就端上来的咖啡,随意的说着。

  话音刚落,周晓晓就像炸毛一样,伸手就去捂沈佩的嘴巴。生怕这姑娘口不遮掩,胡说八道。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只是好朋友。而且,你加入我们公司,只和我在一起,做我的助手。我需要你的‘金算盘’。”

  沈佩盯着周晓晓的脸,恨不得盯出对方脸上一个洞来。

  就这样,沈佩就在周晓晓的安排下,成了周晓晓的贴身助理。帮周晓晓看数据,绘制数据。

  刚开始的时候,段渊心里极力反对沈佩,总觉得沈佩接近周晓晓的动机不纯。可是很长一段时间,沈佩很用心的也很积极的协助周晓晓进行收购莫氏集团的计划。没有任何一点动机不纯的现象。

  沈佩用她的个人能力还有吃苦耐劳,很快赢得周晓晓的信任。两个人的友情也快速升温。

  每次拿到有关莫凡的资料,周晓晓心中的思念也越加浓烈。从决裂到如今,都快两个月了。

  、酷。匠网xY正r版,首$@发

  莫凡再没有公开亮过相。

  只是传言,莫凡得到刘氏的鼎力相助。

  据说,他和刘楚楚关系很亲密,甚至刘楚楚还央求段渊主动向刘父禀明,他和刘楚楚之间,不可能成婚。

  周晓晓想,也许,莫凡这两个月不来找她,是怕惹刘楚楚不开心吧。想到照片上,莫凡抱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刘楚楚,周晓晓就越想加快并购莫氏集团的计划。

  段渊知道周晓晓的心事,加快了收购的步伐。整个集团将所有的人力物力还有资金全部投入并购莫氏集团的计划当中。

  当周晓晓得知段渊的决定,准备去找段渊。一进门,就见到趴在桌上睡着的段渊,周晓晓心中涌起酸涩。她走到段渊的身边,右手抚摸段渊瘦了的脸。

  低声呢喃道:“我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

  周晓晓将外套脱下,披在段渊的身上,便离开了。

  若是段渊听到周晓晓的心声,肯定会告诉她,她值得他倾尽一切,只为她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