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们不经常在家,可他们的卧室依然装修的非常豪华漂亮。衣柜里还装满了莫凡和晓晓的换洗衣物。

  莫凡从周晓晓的背后抱着周晓晓说:“晓晓,我明天要先回公司,你明天就在这陪陪爸爸妈妈,我下午就来接你,好不好。”

  “好啊。”终于有机会好好问问他们了,晓晓在心里想着。

  柔软的大床上,抱着晓晓的莫凡睡得一夜安稳。而周晓晓,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过去的一幕幕不停地在周晓晓的脑海里回放着。

  关于父母的死因,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给她打电话的那个神秘人又是谁,目的又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告诉我真相,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告诉我。

  不知道想了多久,晓晓才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晓晓醒来的的时候莫凡早就已经离开了。

  AP最新F章节A上mN酷匠网7'

  周晓晓旁边的枕头上还残留着只属于莫凡的气息,那种独特的气息总能带给晓晓很安稳的感觉。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晓晓迅速爬起了床,她知道,今天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

  “晓晓,这是我特意让保姆小火慢炖给你熬的汤,大补的,看你都瘦了,一定要多喝点”方华一脸关心的对着晓晓说道。

  晓晓却一点都没有胃口,脑子里都是那个神秘人对她说的话。

  她不知道方华面具下的嘴脸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果那个神秘人说的是真的,她又该怎么办。

  “爸,妈。我有事想问你们”晓晓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

  “什么事?你问吧,跟爸妈还客气什么”方华一边给她添着汤一边回答着她。

  “我想知道的是,当年我父母的死因”晓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认真的捕捉着他们脸上的所有神情。

  “孩子,你父母,不是死与车祸么,这么久了,你也该放下她们了,逝者长已矣啊”方华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一脸关切的看着晓晓。

  “你父母的事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是罪有应得”莫言峰生气的放下碗,一脸气愤地说道。

  “什么又是罪有应得?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的父母”晓晓一下就站了起来。

  方华一把拉住了晓晓“孩子,别生气,他在说胡话呢,你别理他,你也别再问了,只要你过得好,他们也会安息的。”

  “为什么不能问,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晓晓一看疑惑的盯着方华。

  “不告诉你也是为你好的。”

  这样的话,让周晓晓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什么叫一切都是罪有应得,什么叫不告诉你也是为你好?

  莫言峰的话,是不是在暗示周晓晓,其实莫言峰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敢对自己说而已。

  晓晓心里的疑惑更大了,难道那个神秘人说的都是真的。

  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气从自己的脊梁骨钻进来,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难道这么久了我都在跟自己的杀父仇人待在一起么?”晓晓的内心充满了绝望。

  “想要证据的话,去莫言峰的书房,你会找到你想看到的东西”突然,晓晓收到了一条那个神秘人发来的短信。

  “对,我一定要找到证据,坚决不能让伤害我父母的坏人逍遥法外。”

  于是晓晓趁着方华跟莫言峰午睡的时候,潜进了莫言峰的书房。

  可是书房那么大,怎么才能找到证据呢。

  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还会有证据留下来么,晓晓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翻着。

  晓晓突然看到了一本年代久远的书,这本书皮略略发黄的书成功的引起了晓晓的注意,这还是一本小说,应该不是莫言峰那种人爱看的书吧。

  晓晓好奇的翻了翻,突然掉下来了一张纸片。

  捡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张支票。

  付款人居然是自己的爸爸。支票的面额居然是一千万,最关键的的是支票上的日期,居然是晓晓爸爸妈妈出车祸的前一天。

  晓晓的脑子翁的一下炸开了,当时爸爸的公司都破产了,怎么会给莫言峰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难道真的跟那个神秘人说的一样。莫言峰就是制造那场意外的真凶。

  “周晓晓,你在干嘛,谁让你进来的”莫言峰此刻已经走到了书房门口,一脸惊恐的看着晓晓手中的支票。

  “莫言峰,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么,这张支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爸爸妈妈又是怎么死的”晓晓瞪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睛,一脸严肃的看着莫言峰。

  “我说过了,他们的死就是罪有应得,没人逼他们去死。”莫言峰也在怒吼着。

  说着便准备去夺晓晓手中的支票。

  方华听到楼上书房的争吵声。

  刚走上去就看到莫言峰倒在了地上,指着站在面前的周晓晓。周晓晓一脸惊恐的往后退着。

  “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晓晓不停的呢喃着。

  “晓晓,你怎么这么心狠呢,言峰可是有脑溢血的,可禁不住你这样推”说着便拨通了120电话。

  “莫凡,你快来医院看看你爸爸吧,他被晓晓失手推倒了了,正在手术呢”方华打通了莫凡的电话。

  “什么,晓晓把爸推倒了?我马上过来。”

  莫凡闯了好几个红灯才赶到了医院,看见方华正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走着。

  晓晓却麻木的站在一边。

  “莫凡,我不是故意的。”晓晓看到莫凡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刚准备解释。

  “啪”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手术室门口,格外的明显。

  “莫凡,你—”说完晓晓就捂着脸离开了医院。

  “莫凡,你也别太冲动,晓晓可能也是无意的,现在只能祈祷你父亲平安了。”方华在一旁安慰道。

  “无意就能被原谅?算我看错她了,还以为她是个善良的人呢,还是跟有的女人一样,蛇蝎心肠。”

  莫凡一时被怒火冲晕了头脑,他心里还是知道晓晓不是那种人的,可是看到父亲生死不明的躺在手术台上,只好把怒火发泄到了晓晓这个“罪魁祸首”身上了。

  那一瞬间,晓晓的世界似乎都坍塌了,唯一可以依靠的莫凡也不相信她了,甚至连她的解释都不想听了。

  父母的死因她也没有调查清楚。晓晓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