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把周晓晓救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晕过去了,脸色苍白,呼吸已经有些微弱,顾不上什么,他抱着周晓晓就跑着去了医院。

  这一刻的顾渊恨自己为什么不开车,为什么要离开她,而且,周晓晓究竟是因为什么才离开酒店,又是谁把她推下去的。以他对周晓晓的了解,她是不可能自己跳下去的,而且她还不会游泳,所以只会是有人推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打都打不到车,所以他只能抱着周晓晓一直跑一直跑,不知跑了多久。

  因为顾渊也是第一次来三亚,对这里的地形还不熟,他也找不到医院在哪里,所以只能一边跑一边问。可是上天似乎在和他们作对,问了很多人,都没有人愿意告诉顾渊。

  顾渊的心跳的很快,看着怀里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周晓晓,他觉得有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究竟有多少年,他都已经没有这么着急了。

  可是今夜的天气一点也不好,不知是因为上天故意惩罚他们,还是因为他们倒霉,跑了一会,顾渊还没找到医院就下起了了大雨。

  没办法,顾渊只能抱着周晓晓去躲雨,看着她呼吸越来越微弱,他义无反顾的贴上了她的唇,为她做人工呼吸。因为如果在不这样做的话,他都不敢保证周晓晓能不能撑到去医院。

  更◇新;最快zW上K酷。w匠网《

  终于,仿佛有了希望,虽然雨还在下,可是躲雨的人告诉了顾渊医院的地址,顾渊也顾不得下雨,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住周晓晓,连忙往医院跑过去。

  医院的位置很偏僻,远远的顾渊已经看到了医院的牌子,在雨夜里闪着红色的光芒,不过到达医院要穿过一条小巷子。

  顾渊义无反顾的跑了过去,他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危险,所以当那些人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信。

  “让开!否则明天我会让你们觉得后悔。”顾渊的声音很冷,冷到了冰点,让那些人都有一种被冰冻住的感觉。

  可是领头的那个人还是没有让开,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人,不打劫一下怎么可能呢,他站在中央,手一踩,他身后的人就把顾渊和周晓晓围了起来。

  周晓晓已经昏迷了,要是还没有,她一定会很无语的,一定会抱怨他们的运气真背,这样狗血的打劫也能让他们遇到,真的是倒霉到姥姥家了!

  “给我打,如果不交出钱,就让他们有名来,没命回!”那个领头的声音也很冷,但是和顾渊比起来还是弱了很多。

  虽然顾渊也知道,在三亚这样的地方也很不平静,可是不至于这样。今晚是他大意了,没有带人也没有开车。“让我们过去,明天我会把钱送过来,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顾渊也不差那点钱,可是如果他们不让,今晚周晓晓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会让他们全部的人都来给她陪葬。

  领头得那个人想了想,“兄弟们,不要放过他们,这个男人说的话不可以相信,不要相信他们,给我上,打到他们把钱交出来为止!”

  此话一出,那些人就围了上来,因为抱着周晓晓,顾渊不好动手,不然他也是学过柔道的人。现在只能单手抱着她,一边打斗。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顾渊就算在厉害,那么多人轮流上他也有点支撑不住了。手都有点颤抖,他决定把周晓晓放下,可是他没想到,一放下就出事了。

  顾渊刚把周晓晓放下,正要对付身边的人,没想到其中一个人趁他攻击的时候抢走了她。

  “把她放下,否则我让你们全部死在这里!”顾渊的声音真的很冷,冷到了极点!

  那些人有点发抖,可是既然老大都还没有发话,他们也都抵死不从。“放了她,呵呵,好说啊,你给我们钱我们就放了她!”

  顾渊说:“好,先送她去医院,我去取钱!”毕竟是来三亚完成项目谈生意的,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个事,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他不想闹大。

  可是那个领头的人似乎就是要和他们作对,就是一直拦在哪里,仿佛是故意的,就是不想放过他们!“不要相信这个男人,打!”

  顾渊捏紧了手心,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去和那些人打斗,不知道是不是小巷子外面的人看到了报警,过了一会,警车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着远方警车上的彩灯,那种声音在现在似乎是救命的武器。顾渊松了一口气,那些人都纷纷逃散,只有那个领头的,还抱着周晓晓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塑,一动也不动。

  “你还不走?警察很快就到了!”顾渊这样说,仿佛是在提醒那个人赶快逃,很明显,他不想走!

  可是在警车到达小巷子的时候,他却以最快的速度跑了,他没有带走周晓晓,可是在她的身上捅了一刀,“不给我钱的人,我总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你是最轻的一个!”

  说话的声音还在顾渊的耳边回想,可是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警察赶到了,可是周晓晓的伤也更严重了!

  警察拿着盾和枪,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大雨还在下,周晓晓就那样平静的躺在那里,血顺着雨水流了下来,脸色几近透明,这样大雨倾盆的夜晚,仿佛预示着危险。

  身在A市的顾诺菲突然就被一个噩梦吓醒了,她梦到了周晓晓,她躺在雨水里,脸色都是苍白的,就那样躺在那里,叫也叫不醒。

  孙冉也跟着她醒过来,她一把就扑过去抱着他,“怎么办,老公,我梦到晓晓出事了,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雨水里,叫都叫不醒……”顾诺菲一边说一边抽泣着。

  孙冉拍了拍她的背,温柔的安危她,“没事,别怕,晓晓吉人自有天相,她只是去出差了,没事……”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是真的!顾渊就在周晓晓的旁边,本来挨那一刀的应该是自己的,可是,她替他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