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会,周晓晓又返了回来,她是回来换衣服的,本来出门的时候,她穿着一套红色的裙子,披着大衣,可是走了几步,她才想起来不对劲,所以才回来换衣服。

  走在路上,周晓晓总是觉得身后有人,可是转过去一看,还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什么异常,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周晓晓还是回家换了套衣服,换了黑色的职业装,看起来很精神,不过脸色有些苍白,她压根顾不上这么多,换了衣服就匆匆忙忙的出门。

  对于她而言,今天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她不能不去,否则就是大不孝。

  一边走,周晓晓一边回忆着从前的事,从前每年的今天都是莫凡陪着自己去,可是昨天忘记了,而且他还要出差,也就不勉强了。

  可是,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周晓晓心不在焉的拦了一辆出租车,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心里很不舒服,就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让她无法平静下来。

  “小姐,请问你要去哪里?”出租车司机看到周晓晓不说话,连忙提醒她,毕竟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忙起来的话还是有一笔可观的收入的。

  周晓晓远远的思绪被出租车司机的话给拉了回来,“哦,不好意思。去最近的花店吧,还有,今天你的车我包了。”说完她就把钱给了司机。

  看到这位小姐那么大方,司机也是个老实人,“好嘞。”说完就发车走人,毕竟,这就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而且,一个需要车,一个需要钱,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很快就到了花店,司机在门口等着,周晓晓下了车走进花店,“老板娘,给我来一捧满天星,还有康乃馨!”

  老板是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她涂着紫色的口红,绿色的眼影,在这样的天气还只是穿着一条蕾丝的小短裙,不过周晓晓也没仔细看,拿到花付了钱她就离开了。

  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可是她没有发现,她刚走出店门,后面那个女人的眼里闪着精打细算的光芒。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她才刚走,那家花店就关门了,那个女人换上了休闲装,戴上了鸭舌帽,一直跟着她。

  “小姐,接下来要去哪里?”出租车司机操着一口纯正的老北京方言问她,幸好周晓晓勉强听得懂,“哦,去一下木北陵园吧!”

  司机似乎是个热情的人,他开始喋喋不休的和周晓晓说话,“姑娘啊,你要去看你逝去的亲人吗?”

  周晓晓点了点头,是的,她就是要去看她逝去的父母亲,今天是他们的祭日,差点就忘记了,因为她很少用心去记,其实不是不同心,她就是这样的人,什么都记不住,所以莫凡只能答应她,我做你的记事本,以后你记不住的事我都帮你记。

  周晓晓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莫凡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而且,后面的每一年,莫凡都没有忘记,只是今年……

  哎,算了,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看到周晓晓没说话,司机也岔开了话题,好像是的,不适合问这样悲伤的问题,“哎,姑娘,你别在意,俺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粗人,话糙理不糙嘛。”

  确实,周晓晓也觉得很对,“大叔,我没有这个意思啦,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父母亲去世的那么早,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他们呢!”

  说完周晓晓就把车窗打开,任凭窗外的冷风刮在自己的脸上,可是她好像在旁边的倒车镜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而且那个人她似乎还认识。

  正当周晓晓想要在看清楚一点的时候,那个人似乎也知道了她在看她,连忙把头缩了进去,周晓晓自然也就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知道为什么,周晓晓觉得那个人特别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姑娘啊,有心就好了,你的父母会理解你的孝心的。”那个老司机又开始说话,还好,还有个人,周晓晓的心里才有一点点安心。

  毕竟,几年了,每一次来陵园都是莫凡陪着她来的,这一次,她有点慌。

  不一会儿也就到了陵园门口,“姑娘啊,快去看你父母吧,俺,俺在门口等你!”没办法,已经到陵园了,周晓晓就算心在慌,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周晓晓最后还是下了车,今天的天气很不好,天阴沉沉的,仿佛随时都会下雨,而且,寒风刺骨,如果不是现在的时候是八月,她都会觉得是冬天来了。

  不过,周晓晓裹紧了大衣,拿紧了手里的花走进了陵园,无论如何,今天是父母亲的祭日,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的。走进陵园,因为是秋天,陵园里的落叶堆满了地面,人一走过去,就会响,周晓晓刚走过去,就仿佛听到了身后有响声。

  她突然就转过头去,“谁,究竟是谁,到底是谁跟踪我!”周晓晓的声音很大声,就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没想到一个人来陵园这么恐怖。

  s,酷匠网☆永久!.免2)费看L-小◎}说Cc

  过了一会,还是没有人出现,四周都静悄悄的,只听得见鸟叫的声音,周晓晓还是提心吊胆的,走一步三回头,就像要出嫁的孩子一样。

  可是这么诡异的气氛,怎么可能是嫁人呢!

  周晓晓也试图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安慰自己,没事的,什么都不会发生的,一点事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会跟踪自己呢,一点也不可能。

  好不容易走到了父母亲的墓面前,周晓晓已经吓坏了,早知道应该让那个司机大叔送自己进来的,可是,没有早知道。身后的声音还在,周晓晓从地上捡了棍子。

  “你也在?”顾渊皱了皱眉,又遇到了周晓晓,而且她似乎还遇到了什么事,以至于一直都没有看到就在身边的他,还举着一根棍子。

  这个样子看起来滑稽极了,可是周晓晓看到顾渊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她跌跌撞撞的走过去,脚有些软,一下就扑进了顾渊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