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吗?为什么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顾渊这个家伙,真的好讨厌啊,昨天,算了,周晓晓已经不想在提昨天的事情了,一提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可是顾渊仿佛就是故意要和周晓晓作对似的,他看清了她的意图,故意在医院门口堵着她,看她还去不去医院。

  看来,真的是周晓晓低估了顾渊的厚脸皮程度,她站在远处看着那里一脸笑意的顾渊,到底是去呢,还是不去呢,她有些纠结。

  不去的话,如果手真的感染了怎么办,可是如果去,就会看到顾渊,昨天莫凡都已经说过了,不许她和他再有什么接触了。

  正在周晓晓考虑着要不要换一家医院的时候,反正A市的医院这么多,不缺这一个,算了,为了避免莫凡再次生气,还是换一家医院吧。

  周晓晓已经考虑好了,换医院,她正要走的时候,顾渊拦住了她,“不知道周助理要去哪里?既然都来了医院门口,怎么不进去呢?”

  是的,顾渊称呼周晓晓的是周助理,而不是莫夫人,这就说明他压根没有把莫凡放在眼睛。

  听到顾渊略带挑逗的话,周晓晓有些生气,她把受伤的手揣进大衣的包里,转过来恶狠狠的说,“顾总,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条路是顾总修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她在顾氏上班,她才不想这样说话呢,听着顾渊话里的语气,周晓晓的气不打一处来,她真的很想抬起自己的脚,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踩他一脚。

  似乎是感受到了周晓晓的敌意,顾渊笑了笑,“行啊,大路朝天,那我觉得有件事就没必要告诉莫夫人了,有什么事就去吧!请假不能超过三天,否则……哦,不过如果是怀孕的话,我会给莫总一个面子,无限期延长假期的。”

  “你……”周晓晓还是没说什么,她最近一定是踩到狗屎运了,为什么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顾渊啊,是说太过于巧合呢,还是该说阴魂不散呢。

  周晓晓踩着她的高跟鞋就走了,只留下了一个背影,她到路边打了车,去另外一家医院。

  就这样兜兜转转,一个小时之后,周晓晓又回到了一开始遇到顾渊的那家医院门口,真是的,今天究竟是什么鬼日子,为什么所有的医院都停业清理药材,医院还关门吗?去小诊所,那些冒牌的医生一看到她的伤口,就直接摆摆手说治不了,手筋断了,直接就咋哭了她。

  还是有个好心的老中医告诉她还是到大医院检查一下,周晓晓没办法,为了自己的手,她才再次回来,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顾渊搞的鬼。

  当然,顾渊也猜到了这一切,他还是站在门口,一脸笑意的看着返回来的周晓晓。

  “怎么样,我就说莫夫人不要着急,总是那么急,真的不知道莫总是怎么和你结婚的!”顾渊自顾自的说着,压根就没有看到周晓晓眼睛里的怒气。

  终于,周晓晓忍不住了,“你够了没,让开!”看吧看吧,就算是狗,也会有狗急跳墙的那一天的,更何况,她周晓晓也不是好惹的。

  顾渊愣了几秒,他没想到周晓晓还有这样的一面,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好玩了,他连忙让开,让周晓晓进去。

  可是刚进去医院,就被惊呆了,天啊,排队的人那么多,不是吧,真的快要疯了,她还以为人很少呢,不过也是,那么多医院关门,稍微好一点的医院就是这里了,人能不多吗?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挂号,等号吧,可是等周晓晓拿到号的时候,她傻眼了,她前面居然还有一百多个人,这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看到周晓晓这个样子,顾渊就知道了,他走了过来,“你先看吧,看在你是莫夫人的份上,我只是帮朋友过来拿药的。”他说完就把手里的号递给了周晓晓。可是这样的动作却让周晓晓一头雾水,这样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不过她的手确实疼不住了,来来回回跑了几次,她也累的啊。

  而且,不拿白不拿,只是一个排队的号而已,没事,所以,周晓晓还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顾渊的号果真不错,一会就排到了周晓晓,为了避免发生不方便的事,她还是请求顾渊陪她进去,他也没拒绝,两个人就这样走了进去。

  酷@匠$网☆|正@O版%\首发

  医生问周晓晓的怎么了的时候,不禁抬了抬头,“是个男的挂的号啊,怎么是个女的,是不是冒名顶替的啊!”

  周晓晓一时间忘记了该怎么说话,反而起顾渊,走了过来,很诚恳的说,“哦,医生,这是我妻子,我挂的号!”为了配合,他还伸手扶着周晓晓。

  医生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说吧,哪里不舒服!”可是当周晓晓把手拿出来的时候,他们都被吓到了。

  纱布一点一点的被解开,伤口也就露了出来,确实是很深的一道伤口,触目惊心的,看了让人有些害怕,周围都还有点黄水。

  “发炎,还有点感染,只是伤口深一点而已,去重新包一下,挂几瓶盐水消消炎就可以了。”医生头都不抬,把单子递给他们就叫了下一位。

  还好,手没事就好,周晓晓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顾渊也皱紧了眉头,紧紧的抿着嘴唇,不知道深邃的眼眸里在想什么。

  “你的手怎么受伤的?”顾渊还是问了出来,他很好奇,不过也很佩服这样的周晓晓,那么坚强,那么深的一道口子,她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周晓晓没有回答顾渊的问题,她的心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好不容易到了包扎的地方,又听着小护士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话。

  “哎呀,多好看的一双手啊,这位先生,你多照顾一下你太太啊,怎么能让她伤得这么重呢,留下伤疤就不好看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