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的乱跳,他咽了咽口水,闭上了眼睛,对着自己说,别怕,都是假的,你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没什么好怕的。

  周晓晓看着呆呆站着的莫凡,十分不解,她跑过去拉住了莫凡的手,带领他一直往前走。莫凡睁开眼睛就看见周晓晓拉着他,青白色的灯光,提着人头踮脚而行的护士,以及无数关卡中不时闯出的抓人鬼魅,病房里泡着的内脏的玻璃容器在莫凡的眼中都没有留下痕迹,他的眼中只剩下周晓晓。

  在周晓晓坚定的步伐下,莫凡完好无损的走出了鬼屋。在周晓晓疑惑的表情下,莫凡面带犹豫,小声的对她说:“晓晓,我从小就怕鬼。”

  周晓晓听了莫凡的解释后恍然大悟,她实在不敢相信莫凡居然会怕鬼,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晓晓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捂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得莫凡一脸懊恼。他拉了拉周晓晓的衣袖,对着周晓晓委屈的说:“晓晓,别笑了,好不好嘛。”

  看着莫凡一脸不好意思,周晓晓笑的不怀好意,打趣说:“男人,你的名字叫胆小鬼!”

  莫凡看着周晓晓用同样的语气说:“晓晓,你再闹,信不信我将你就地正法。”

  0酷匠JR网2正z版》F首5发

  周晓晓心想我今天不信邪,对着莫凡挑衅的一笑说:“来啊,本姑娘不怕你,你能奈我何?”

  面对周晓晓的挑衅,莫凡淡定的对着她笑了,伸出双手,将周晓晓拉进自己的怀抱里,将周晓晓乱动的手反锁在她身后,然后低头吻住了她。

  周晓晓悄悄的张开眼睛,眼前是莫凡超长的睫毛,她在心里感叹睫毛怎么这么长,因为爱吃蔬菜嘛。

  莫凡满足的睁开眼睛就看见周晓晓傻傻的盯着自己的睫毛发呆,他有些纳闷难道是技术下降了?他决定还是要多多练习。

  就在周晓晓以为莫凡会放开自己的时候,莫凡再一次吻住了她,似乎是为了惩罚她的不专心,莫凡用牙齿狠狠咬了周晓晓一口,周晓晓痛的闷哼了一下,莫凡乘机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两人吻的难分难舍。

  就在周晓晓怀疑自己将要缺氧而死时,莫凡终于放开了她,周晓晓被吻的双腿无力,只得依靠在莫凡身上。

  周晓晓静静的依靠在莫凡的胸膛上,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过来。天渐渐暗了下来,在玩了一天后,周晓晓觉得筋疲力尽,回到度假村就呼呼大睡了。

  回到房间里的莫凡打开了电脑,写着五月二十日,星期四,天气晴,今天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时候,当我发现晓晓已经知道我假装失忆这件事后,我真的很害怕,没有人知道我的恐惧,我无时无刻都在恐惧着,害怕她知道真相。

  我爱她,真的好爱,她,是我这一生唯一执着,失去了她,我会活不下去的。在找到她的时候,我真的好怕她会说莫凡,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就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那些让我不安恐惧的话,晓晓一句也没说,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晓晓我爱你,还有谢谢你。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转眼间半个月就过去了,在莫父莫母的再三要求下,莫凡打算带着周晓晓回到了莫家祖宅。

  在经历了好几个小时的车程,莫凡带着周晓晓终于来到了莫家祖宅,一下车周晓晓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她知道莫家很有钱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有钱。

  这么大的一片全是莫家所有,少说也有几十亩周晓晓用微妙的眼神看着莫凡,这特么还真有钱,这么大的宅子,是专门拿来烧钱的么?

  然后晓晓转身对着莫凡说道:“从小我们一起玩,我居然不知道你还有祖父呢”

  莫凡摸了摸周晓晓的头发,对她说:“你有一辈子的时间来了解我。”说完,拉着周晓晓进了大门。

  一路上,青瓦、灰砖、粉墙、花窗、红花、绿树、湖光、碧池、长廊、假山、白云、蓝天,看的周晓晓眼花缭乱。

  一路兜兜转转,周晓晓终于来到了主屋,与外面的清雅不同,主屋彰显出的是庄严,肃穆,端坐在堂前的就是莫凡的祖父,莫建国。

  如今百多岁的莫建国,头发虽然疏白,可是身体却很硬朗,完全看不出已经已有一百来岁,他杵着拐杖,面带威严,端坐在椅子上,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个老人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

  莫凡尊敬的对着老人说道:“祖父。”

  周晓晓看着眼前的老人,心里直打鼓,难怪莫凡会变成这样,有这样的祖父,不成他那样的都奇怪了!

  她能感觉这个老人好凶,直勾勾的看着她,带着审视,就像在菜市场挑选货物一样,她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有点反感这种目光,可是她没有表现出来,她虽然有点害怕,可是她还是鼓足勇气,对着老人说道:“莫祖父”。

  老人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不怕自己的人,愣了一下,收回了放在周晓晓身上的视线,瞥了莫凡一眼,对着莫凡说:“既然是你选的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日后不要后悔才好。”

  莫凡点了点头,笑着说:“祖父,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不会错的。”而心里确是笑的比花还灿烂,这样一来,就说明祖父是默认了笑笑了吧!

  莫建国听了完话后点了点头说:“小姑娘第一次来,带人家好好转转。”然后,杵着拐杖离开了。

  等到老人离开后,周晓晓长吁了一口气,哭丧着脸,对着莫凡说:“凡哥哥,怎么办,老爷子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站在一旁莫凡听了,笑着说:“怎么会呢?明明祖父很喜欢你呢。”

  周晓晓咬了咬嘴唇,明明对我那么凶,怎么可能是喜欢我,凡哥哥,你就不要安慰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飞舞说:

  您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