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爱吃醋总裁的助理,他注定是悲剧的,在孙冉默默的擦着脸上的冷汗时,莫凡说了一句话,将他彻底的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莫大总裁对着他一脸冰霜的说:“孙冉,我记得你很喜欢非洲的大自然,从现在开始我任命你为莫氏集团非洲地区的总代理,现在你可以去非洲了,任期就三年吧,不要太感谢我,我一直都是替下属着想的人,再见,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和顾诺菲道别。”

  周晓晓听了觉得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孙冉一副老实的外表居然有着一颗狂野的心,喜欢非洲的大自然。原谅单纯的周晓晓不知道孙助理内心的崩溃。

  在经历了1个半小时的车程,周晓晓来到了莫氏集团最新开发的度假村,一下车,周晓晓就对眼前的美景吸引了。

  酷匠3网永c√久q免)}费0看小,h说m}

  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黄金黄的,一阵微风吹过,连风中都带着一股油菜花香,弯弯曲曲的小溪清澈见底,里面居然还有鱼儿。天是蓝蓝的,云是白白的,这让从小呆在城市里生活的周晓晓看呆了眼,身旁的莫凡看着周晓晓一脸陶醉的样,真是恨不得伸手捏一捏她的脸,可是他知道现在还不能,现在他是失忆,不能让她怀疑。

  周晓晓从陶醉中回过神来,兴冲冲的跑到油菜地里,摘了几株油菜花,将枝桠留着编了两个花环,一个戴在了自己头上。

  莫凡看着远处笑颜如花的周晓晓,拿出了手机,悄悄的偷拍了好几张照片,看着照片里的人,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乘周晓晓没注意时,吻了照片里的她,随后如偷腥的猫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莫凡看着周晓晓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也情不自禁的弯了眼角,时间就在快乐的笑声中度过,又到了晚上,吃过原生态的绿色食品,周晓晓扶着莫凡,两个人躺在露天凉椅上,看着满天的星空,听着虫子们的叫声,吹着来自大自然的清风,世界真的好宁静。

  周晓晓看着星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呼吸逐渐变得平和舒缓,莫凡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周晓晓,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样,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轻轻的来到周晓晓身边,头慢慢的,慢慢的低了下去,直到他的鼻头和她的鼻头快要碰着了,他停了下来。

  看着周晓晓,发现她早已熟睡,他无声的笑了,将唇映在了周晓晓的唇上,然后舔了舔,他看见周晓晓的呼吸变的急促了,在离开的时候,又一次将唇映在了周晓晓的唇上,来不及回味,他猛的抬起头,笑意难以掩饰,他将目光望向远方,在夜色的掩护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当周晓晓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而不是在露天凉椅上,她呆呆的看着床,突然猛地站起来,这个时候莫凡走进来了,周晓晓羞得脸都红了,却不知道怎么和莫凡说。

  莫凡看着难得小女人姿态的周晓晓,挑了挑眉说:“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将你抱回来的,还有是谁帮你换的衣服”

  周晓晓呆呆的点着头,莫凡凑到她的耳朵边,对着她说:“抱你回来的当然是我啊,至于谁帮你换的衣服嘛,这个问题,其实你还是知道的”

  周晓晓一听这话像炸毛的小猫,张牙舞爪的,鼓起的脸,显示了她的生气。

  莫凡看着炸毛的周晓晓,用无赖的语气说着:“我倒是想给你换呢,可是知道你不会同意的,就让服务员帮你换了,你放心好了,我可是个正人君子。”

  看着周晓晓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莫凡一脸正气的对着她说:“虽然我们是未婚夫妻,可我会将第一次留给我们新婚夜的,这次真的是服务员帮你换的,你怎么不相信我啊,你看我,多么正气凛然的脸,难道你还不能相信我吗。”

  周晓晓听了也觉得很有道理,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只有莫大总裁才知道。男人的话大多是不能相信的,就像周晓晓,终于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

  就在周晓晓和莫凡两个人过着蜜里调油,眉来眼去的甜蜜生活时,他们不会知道在非洲欣赏大自然的孙助理过着的是什么样凄惨的生活,在经历了晚上被黑人同事吓的魂飞魄散一事后,又经历了非洲姑娘的狂热求爱。

  孙冉终于鼓起勇气抗议莫大总裁的独裁专制了吗?当然不可能的,可怜的孙大助理只得默默的打碎牙和血吞,在他一天二十四个夺命电话下,顾诺菲真的是恨不得将他嘴巴堵住,一天天都是那些事,一个男人大晚上居然被黑人同事的一口白牙吓得乱叫这都是什么事,还有一个男人天天拈花惹草,招蜂引蝶,这才几天居然勾搭上了非洲的黑妹,太不像话了,必须严肃处理。

  在被孙冉摧残的那些天是顾诺菲一生的恶梦,想想都觉得可怕,为了让孙冉不再骚扰她,她决定去找莫凡谈判,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个意外,这天,顾诺菲从孙冉那里得知,莫凡和周晓晓正在度假村过着甜蜜的二人生活,她本来不愿去打扰的,可是就是因为孙冉,这个麻烦鬼,她不得不去找莫凡。当她来到度假村的时候,她无心欣赏美景,来到了和莫凡约定的湖边。

  顾诺菲看着莫凡,吞了吞口水,在心里做好了建设终于开口了:“莫总,莫大总裁啊,你看看,你能不能将孙冉调回来啦”

  莫凡头也不抬,直接说了一句:“没门,想都不要想”

  顾诺菲再接再厉对着莫凡说:“莫大总裁啊,莫凡,凡哥哥,你就答应我吧,么么哒”

  莫凡瞥了顾诺菲,嫌弃的说着:“凡哥哥,嗯,你不嫌恶心,我还嫌弃呢,只有晓晓才能这么称呼我,你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飞舞说:

  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没有什么豪言话语,但是我对你的感谢不会减少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