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周晓晓刚醒来就感受到了自己身后的炙热,猛地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莫凡正撑着脑袋,一脸笑意地说道:“早啊,老婆。”

  相比他的淡定,周晓晓则有些惊讶,她慌张地问道:“你,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我们是夫妻,当然是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啦!”

  “是未婚夫妻。”

  听到周晓晓的指正,莫凡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回道:“反正早晚都是夫妻,没有区别。”

  对于他的厚脸皮,周晓晓已经不知该如何反应了:“你不去上班吗?”

  “我昨天刚订婚,所以今天应该放假。”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订婚也可以放假的,不过她随即想到,他应该只是把事情都推给了孙冉,所以才能这么逍遥地在这里跟她闲聊吧!想到孙冉正在公司忙得晕头转向,而他却在这里一脸惬意,周晓晓只得为他感到惋惜,这是跟了一个多丧心病狂的老板啊!

  “你好像不太想我留在家里陪你?”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听到他明显威胁的语气,周晓晓是怎么都不敢承认的。

  Ko酷匠R\网唯e‘一ir正dL版$G,w*其q#他都Ty是盗☆版D: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你也该饿了吧!”

  被他这么一说,周晓晓还真是觉得自己有些饿了,这才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她出来之时,就看到莫凡已经在为他们做早餐了。如果让别人知道商场上大名鼎鼎的莫总在家居然还要亲自做饭,肯定没人会相信吧!不过知道他只为自己这么做,心中又溢出了慢慢的甜蜜感。

  想到这,她不由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对于她这个突然的拥抱,莫凡有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老婆,你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周晓晓虽然在心里暗骂他厚脸皮,但也难得没有否认,直接承认道:“是啊,我想我老公不可以吗?”

  “可以,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你爱怎么想都行。”

  “你怎么变得那么油嘴滑舌。”

  “我说的可是实话。”莫凡转身看着周晓晓,眼里一片柔情,“而且我也只对你这样,老婆。”

  周晓晓呆呆地看着他,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莫凡把早餐都端上了餐桌后,这才拉着她在餐桌上坐下,把温热的牛奶塞进她手里说道:“快点吃吧!”

  感受到手心的温度,周晓晓这才缓了过来,暗想自己还真是低估了他甜言蜜语的水平啊!

  早饭刚吃完,周晓晓就接到了顾诺菲的电话,她说昨天华晟把她的行李寄放在她那里,问她要不要给她送过去。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让她直接送来莫凡家里,果不其然她刚说完,就被她揶揄了几句,直到她实在忍受不了才在她的贼笑声中结束了这个电话。

  由于今天孙冉上班,顾诺菲只得一个人把行李送了过来,还好她的行李也不重,倒也没什么大碍。但是打开房门看到莫凡的那一刹那,顾诺菲不由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怎么在家?你不应该去上班吗?”

  “我今天放假。”

  听他说的那么理所当然,顾诺菲立马反应了过来,大声吼道:“好啊,你是不是又把事情扔给孙冉了?你怎么就知道欺负我老公!”

  对于她的问题置若未闻,只是静静地把周晓晓的行李放回卧室。周晓晓见她那么激动,忙走过来当和事佬劝道:“诺诺,你别这样。”

  顾诺菲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两人并肩走到沙发上坐下,见莫凡还在卧室,顾诺菲这才八卦地问道:“晓晓,你这几年跟华晟有没有…”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只是朋友。”周晓晓小声地回答了她,深怕被莫凡听到。

  “是吗?”

  面对顾诺菲狐疑的眼神,周晓晓只是淡然地看着她,见她没有心虚的模样,顾诺菲也不在追问。

  其实这两年对于华晟的心思,周晓晓也是察觉到了一点,但她的心里只有莫凡,早已容不下其他人,所以对他,自己只觉得愧疚与心疼。

  “那你们现在是要同居了吗?”

  “应该…是吧。”

  “那你们昨晚有没有…”

  看着她略带暧昧的表情和欲言又止的话语,周晓晓已经猜到了她的意思,忙红着小脸否认道:“没,没有,你别乱说。”

  “没有?那你脸红什么?”

  “我,我…”

  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顾诺菲也不在逗她,只是一脸祝福地说道:“晓晓,这两年你不在,莫凡为你做了很多。就比如那何芳怡,他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也有她的掺和后,就立马把何氏吞并了。还有沈佩,虽然沈氏并没有被收购,这两年也不如以前风光了。”

  听到这些,周晓晓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这些都是莫凡做的?”

  “是啊,所以你得好好珍惜。”

  似乎是被她的话所震惊到了,周晓晓沉默着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

  莫凡走出卧房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场景。

  眼神看向一旁的顾诺菲,低沉地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顾诺菲一边说着一边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周晓晓听到她要走,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舍地看着她:“诺诺,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是啊。”顾诺菲凑到周晓晓耳边,小声说道:“要不然我怕影响到你们恩爱,要知道我老公还是他下属呢,所以我只好识趣点了。”

  对于她如此无厘头的话,周晓晓只得无奈地笑了笑,直到把她送出了家门口,才默默地走回客厅。

  见她走了,莫凡便问道:“她刚刚跟你说了什么吗?”

  周晓晓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过了良久之后,才顺从地钻入他怀里,用小脸蹭了蹭他的胸膛说道:“什么都没有。”

  看到她如此反常的行为,莫凡知道他们肯定是说了什么,可是她如果不想说,那么自己也不会追问,只紧了紧拥住她的力道,让她更靠近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飞舞说:

  把最真的祝福化作风,吹送到你的身边,把最诚的问候变成雨,飘散到你的窗前,把我的感谢化作万语千言,为你祈祷幸福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