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黄哥看到这样的场景,不自觉地按下了快门,但是这一声响却是惊醒了周晓晓,她慌忙推开了他,背过身去。

  B…酷匠U@网唯$:一正)u版$),V:其他!都☆是盗,版_Q

  莫凡见自己的好事被打扰,有些不悦地看了黄哥一眼。被他盯得有些害怕,黄哥忙喊道:“快开始拍了,大家准备。”

  众人这才从刚刚的场景中回过神来,继续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等周晓晓站定后,花花把一束新娘捧花递给了她,并帮她铺好了裙摆。黄哥见她准备好了,便说道:“来,露出幸福的表情。”

  幸福的表情吗?周晓晓偷偷地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莫凡,飞快的收回目光,脑海中突然溢出了许多属于他们的回忆,不自觉地就露出了一个绝美幸福的笑容。

  黄哥一时也有些看呆了,不过毕竟经验丰富,他很快回过神来,“咔擦、咔擦”地拍了很多张,直到周晓晓笑得有些累了,他才满意地说道:“收工!”

  想到终于拍完了,周晓晓顿时觉得十分轻松,在花花的帮助下,她回到了更衣室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与众人一一打完招呼后这才往门口走去。

  她刚一踏出门口,就看到了莫凡早已发动着车子在等她了。这一次周晓晓并没有拒绝,因为这里还算比较偏僻,想来如果要是打车的话也是不易,所以她就直接自觉地上了车。

  莫凡见她已经卸了妆,恢复了平日的模样,不由开口说道:“你这样也很美。”

  似乎对他突然的甜言蜜语有些不知如何回复,周晓晓只得愣愣地说了句:“谢谢!”

  宠溺地看了她一眼,莫凡这才驱车准备送她回家。两人如来时一般,并无交谈,可她却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不同她又说不上来。

  在她下车之际,莫凡有些不舍地问道:“晓晓,你说我们以后只是陌路人,那我们可以重新认识吗?”

  周晓晓本能地想要拒绝,但是转头看到他眼中的哀求,那个“不”字怎么都说不出口。纠结了一会,她才颇为无奈地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周晓晓。”

  在她伸手的那一刹那,莫凡的心里是掩饰不住的开心,有些激动地握住了那双手,温柔地说道:“我叫莫凡,还请多多关照。”

  见招呼也打完了,周晓晓就想抽回自己的手,谁知莫凡却握得很紧,看他迟迟不肯松手,她只得冷声说道:“如果你再不放手,我就收回刚刚的话。”

  看她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莫凡这才悻悻然地松开了她。周晓晓见自己得了自由,便不再犹豫地下了车,往家里走去。

  留下莫凡一个人坐在车内,看着她的背影,轻扯出了一抹微笑。

  第二天一早,周晓晓就被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接起,问道:“喂,哪位?”

  “晓晓,起床了吗?”听到电话那头有些耳熟的男声,周晓晓却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

  “你是哪位?”

  见她连自己的的声音都听不出,莫凡有些不悦,可是偏偏自己正在寻求原谅,又不能对她发火,所以只得温温地回道:“我是莫凡。”

  听到莫凡两字,周晓晓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她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着我们可以出去转转。”

  “你不用上班吗?”

  “没事,有孙冉在。”

  周晓晓此时真的为孙冉感到有些可怜了。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自己不答应便不会罢休,可是自己又不想这么快跟他单独出去,随即扯了个谎说道:“我等等有事要出门,我们下次再约吧!”

  像是早就料到她不会轻易答应自己,莫凡悠悠地说道:“是吗?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不用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你准备好就下来吧!”

  说完也不等她拒绝就挂断了电话,周晓晓举着手机一时还无法消化这个消息,但片刻之后,她就明白了,他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不管自己答不答应,他是铁了心今天要跟自己出去了。

  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脱这个命运,她认命地起床准备换衣服。可是当她看着厨里的衣服时,突然有些纠结起要穿哪一套了。

  她拿着衣服一套套在镜子前面比划,但是始终没有一件是令她满意的。看着满床的衣物,周晓晓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干嘛,只是见个普通朋友而已,她怎么搞得像要去约会一样。

  有些颓废地坐在床上,她突然有些不明白了,自己昨天怎么就跟莫凡成为普通朋友了呢?她的心里明明不止把他当朋友的,这样不是更加忘不掉了吗?

  轻轻地叹了口气,最终在一堆衣服里选了一套比较简单的装束穿上。检查了一下镜中自己的装扮,确保没有问题后才走出了房门。

  在看到熟悉的车子后,周晓晓没有犹豫地就拉开副驾驶座坐了上去。莫凡见他到了,笑着问道:“你要去哪里?”

  周晓晓烦躁地摆了摆手,说道:“取消了。”

  “那就由我带着你一起去玩吧!”

  她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莫凡,见他今天穿着一身比较休闲的装扮,看上去全然没有平时的严肃,不禁有些讶异。

  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莫凡笑着缓缓地靠近了她,见他在自己眼前慢慢放大的脸孔,周晓晓慢慢地往一旁退去,直达退无可退,她才抓着自己的包包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并大声喊道:“你要干嘛?”

  看她如此紧张,莫凡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对着她的耳朵说道:“我只是想要帮你系安全带。”

  周晓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确实只是为自己系上安全带,不由为刚刚的自己感到一丝丢脸。不过在他的面前,自己好像永远都不能做到心如止水呢!

  莫凡悄悄看了一眼她的表情,见她此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便发动了车子往他们今天的目的地开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飞舞说:

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没有什么豪言话语,但是我对你的感谢不会减少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