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根据艾伦给的地址,七拐八拐地终于找到了他家,所以当他出现在他家门口时,脸色明显有些不悦。

  与他的臭脸不同,艾伦兴奋地把他迎了进去:“凡,你快进来,我来给你介绍介绍我的新家。”

  见他如此激动的模样,莫凡只能无奈地把气憋回了肚子,跟在他身后把家里逛了个遍。

  终于参观完后,艾伦这才拉着莫凡坐到了沙发上,问道:“怎么样?我家装修的还不错吧?”

  看他骄傲的样子,莫凡只得点了点头:“是还可以,不过你让我来就让我看看你的新房子吗?”

  “当然不是,我这不是好久没跟你聚聚了吗?你等着,我先去开瓶红酒。”

  还不等莫凡阻止,艾伦就走到了他的藏酒柜,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红酒。来到厨房,一边背对着莫凡给他倒了一杯一边自夸道:“这个我收藏了好久,如果是别人我还舍不得呢,也只有你我才愿意给你喝一杯。”

  “那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

  “感谢就不必了,我两谁跟谁啊!”

  两人喝着红酒聊起了过去的趣事,莫凡突然想到之前他在电话里说的惊喜,便问道:“你说要给我的惊喜是什么?”

  “惊喜啊,惊喜就是这个红酒啊!”

  如果不是这个红酒的味道还不错,莫凡就打算把它泼在他身上了。“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带晓晓来?”

  艾伦勾着莫凡的肩膀解释道:“她在,我有好些话也不好说,而且你们就分开一会,有这么难舍难分吗?”

  被他勾住肩膀的莫凡并没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歉意,只是说道:“是啊,一分钟都不想与她分开呢!”

  听到他的话后,艾伦沉默了片刻,随即继续嬉笑着说道:“来,喝酒。”

  就这样,两人喝到了六点多,莫凡见天色已晚,便准备告辞。

  艾伦见状,硬是拉着他不让他走:“你在陪我会吧,这么早回去干吗?”

  “她还在家里等我。”说完便不顾他的阻止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刚一起身就觉得脑袋有些晃悠,而且眼前的事物也变得有些模糊。用力地甩了甩头想要看清些,奈何效果并不明显,他跌坐回了沙发上,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一旁的艾伦看到后,问道:“凡,你怎么了?”

  (酷gt匠M网正;版~首n发“

  “头有些晕。”

  “该不会是喝醉了吧?”

  喝醉?这绝没可能,他可是千杯不倒,更何况是这酒精度数本就不高的红酒。

  “凡,不如你今晚就歇在我这里吧?”

  “不行,她还在等我,我坐一会应该就好了。”

  “不会好的。”听到艾伦突然收起了玩笑,语带严肃地说道:“因为,我在你的酒里下了药。”

  莫凡拼命想要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可是视线只是越来越模糊,直到自己再也撑不住闭上眼睛时,嘴里还小声问了句:“为什么?”

  艾伦有些纠结地站在那里,见他是真的睡死了过去,才把他的手机跟车钥匙拿了出来,并给沈佩打了电话。

  “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你现在上来把手机拿走。”

  “你的办事能力,我一向很放心。”

  听到她挂了电话,艾伦这才走回了沙发,对着已经睡着的莫凡小声说道:“对不起!”

  不过片刻,沈佩就敲响了艾伦家的房门。

  打开房门后,艾伦直接把莫凡的手机交给了她,看到她似乎想进去,忙挡住并说道:“你不是还有事要忙吗?凡,我会好好照顾的。”

  知道自己现在的确有事要做,便也不跟他多纠缠,说道:“那就谢谢你了。”

  “这只是交易,你别忘了你的承诺就好。”

  “好,那你也别忘了要把他拖到明天下午才能放他走。”

  艾伦不悦地蹙起了眉头,应道:“知道了。”随即便关上了房门。

  对于他的无礼,沈佩只是冷哼了一声,便往自己的车里走去。

  回到车上,她就迫不及待地划开了莫凡的手机,准备给周晓晓一个真正的惊喜。因为莫凡的手机从不离身,所以并没有设置密码,这倒是让她钻了空子。

  周晓晓终于把最后一盘炒蔬放到了餐桌上,看着自己还算不错的成品,她有些得意。刚想打个电话问问莫凡何时回来,就看到了他的来电。

  心情愉悦地接了起来:“凡哥哥,我正好想打给你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凡他今天不会回来了,你别等了。”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沈佩的声音,周晓晓一时呆在了原地,有些惊慌地问道:“凡哥哥呢?这是他的电话,怎么会在你那里?”

  “你的凡哥哥有事在忙呢,而且今晚也会在我这里过夜,不过怕你等他,所以才让我打个电话跟你说声。”

  “我不信,你让他接电话。”

  似乎早就料到她不会如此轻易相信,沈佩说道:“好啊,你等等。”她把电话拿离了嘴边,大声问道:“凡,周晓晓要找你,似乎有急事呢!”

  过了片刻,就听到那里传来了声音:“我现在不想跟你说废话,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麻烦等我处理完正事再说。”

  周晓晓听着本来对她说着甜言蜜语的人,突然用如此冰冷的口气说话,一时有些无法接受,而他说的内容更是让她的心痛的彻底。

  “你也听到了吧?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就看看他今晚会不会回去好了。不过,你也知道凡的手机从不离身的,而他却主动让我打给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沈佩似乎还不满意,继续说道:“我可是记得你说过,除非他亲自开口让你离开他,否则你是不会走的。哎,凡他是心地太过善良,不可能会对你说出这种话的,但你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应该会自己离开吧?”

  周晓晓此时已经不知该如何反应了,她把手机抓的很紧,紧到她的手都有些泛白了。

  慌乱地挂断了电话,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满满一桌的菜,她觉得有些讽刺。但是说好要相信他的,也许只是沈佩用计才会拿到他的手机,而且他明明答应了要陪自己吃晚饭的,他不会食言的,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梦飞舞说: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