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载而归的杨林未作停留,如同做贼心虚的坏人,他满脸笑容的摸着怀里的东西,心想这一趟可算没白来。

  回到家杨林就开始布置道符,他随意的找了一个地方,把灵石放在四个角落,随后再把道符盖上去。

  道符有了灵石的支撑,翁的一声开始运转,杨林面露喜色,灵气正在朝他家为中心聚集。

  “以后这个东西可不能暴露出来,否则让有心人惦记上就麻烦了。”道符聚集灵气的能力实在是逆天,这样的宝贝如果暴露在外,不被人哄抢才怪。

  杨林虽然一次都没有见到除他以外的修真者,但这不代表就没有。

  灵气聚集得比平常多了一倍杨林就停止了道符的运转,这些缓慢散去的灵气已经够杨林今晚修炼了。

  而且这些灵气已经能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二天杨林从入定中醒来,一夜的修炼他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困意,反而精神充沛,境界并顺利的提升到炼体五境。

  今天是李潇潇举办成人礼的日子,杨林如何也要去一趟,毕竟这可是李潇潇给他的奖品。

  成人礼在晚上举办,上午和下午都是在接待宾客,杨林随着李潇潇发给他的地址找去,绕了大半天直到下午才找到。

  杨林记得李潇潇说她举办成人礼的地方是她家,他看着眼前一个个手持冲锋枪的士兵,把守着后方的军事别墅张了张嘴,难道这就是她家?

  奢侈,豪华,够霸道。

  杨林还没靠近别墅,就被几名提着冲锋枪的士兵拦了下来,“军事重地,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那个,这里不是在举办李潇潇的成人礼?”杨林听着士兵义正言辞的话愣了愣。

  那士兵上下打量了杨林几眼,今天确实是小姐的成人礼,可来这里的无一不是达官贵人,权势公子,眼前的这个人怎样看也跟这些挂不上勾啊。

  “有请帖么?”士兵适才问道。

  #看9a正版@{章uZ节p上酷匠网

  “没有,李潇潇没和我说要请帖啊。”杨林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

  士兵得知杨林连请帖都没有,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没有请帖还来凑什么热闹,快滚快滚。”

  “你把李潇潇叫出来问一下就知道了,难道他让我进去也要请帖?”

  士兵已经认定杨林是来凑热闹的人,无非是仰慕李潇潇,想今晚瞻仰一下李潇潇的风采,只可惜他来错地方了,这里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地方。

  “算了,我打个电话让她出来。”杨林见士兵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拨通李潇潇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李潇潇在电话那头大大咧咧的道:“你怎么还没来啊,可儿都来一上午了,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们可儿了。”

  “我不想见到你。”杨林黑着脸道,旋即他把这里的情况和李潇潇说了一遍。

  然后几名士兵最后当然是放杨林进去了,为首的士兵看着杨林的背影不屑一顾,他吐了一口口水,“怎么随便一个乡巴佬也能认识小姐了!”

  杨林进入别墅的大堂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这些人都是江南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来参加李潇潇的成人礼聚集在一起,当然要好好的互相寒暄几句,哪有人会注意到杨林这种小人物啊。

  “咦,这不是小恩人么,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杨林乐得自在。耳边就传开了一道激动的声音,接着他感觉到一双粗糙的手掌把他握住激动得都有些颤抖。

  “是你啊,老人家。”杨林看清来人后也有些意外。

  许宏图自从从图书馆回来后,整个人都感觉变了,精神变得饱满,身体一些顽固的旧疾也逐渐好转,他感觉自己年轻了至少十岁,人老成精的他如何看不出问题就出在了杨林的身上。

  “对啊对啊,真是意外呀。”许宏图握住杨林的手越来越紧,生怕杨林会跑了一样。

  许宏图的举动惹得了许多人的注意,在江南地界,许宏图的资历无意是老一辈的,他所在的许家可是和李家并肩的存在,而今天就是这么一个许家的家主,竟当众握住一个年轻人的手激动得都舍不得放开。

  “许老,你这是?”林逸奇怪道。

  “原来是林贤侄啊,没事儿,我就和老朋友叙叙旧。”许宏图不情愿的放开杨林的手,一双眼睛半刻都不离开杨林的身体。

  “老朋友?”林逸深深地注视了杨林一眼。

  杨林毕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江南的大人物,被他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脸皮再厚杨林都有些火辣辣的。

  “小恩公你也来参加李潇潇这小姑娘的成人礼?”许宏图老脸笑道:“你和她不会是认识吧!”

  “你怎么知道我和她认识?”

  “不认识你来干嘛?!”许宏图翻着白眼,活像个老顽童。

  说得有理!

  李愿一直对林可儿有男朋友的事耿耿于怀,他一直想打听一下杨林究竟是什么人,林可儿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做她女朋友,李愿正愁无从下手,转眼他就看到了杨林。

  今天可是她妹妹的成人礼,他很清楚杨林不可能接到了请帖的邀请,他愤怒的走过去,指着杨林的鼻子,“你小子有请帖嘛,没请帖跑这里瞎凑什么热闹,我告诉你,这里不欢迎你。”

  李愿的出现打断了许宏图,他老脸顿时不悦,心想没看到长辈正在说话嘛,你过来瞎凑什么热闹?

  “小愿啊,什么事让你火气这么旺啊,要不我给你拿个灭火器消消?”许宏图不悦道。

  李愿刚才明显有些冲动,他实在是狠杨林狠得牙痒痒,所以一时失态竟然没有注意到许宏图还在旁边。

  “许老,刚才抱歉了啊!”李愿怎么说也是一个后辈,虽然这是在他家,他可以任性妄为一点,但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下次注意一点,还有你和小恩公有仇么,为什么想要针对他?”许宏图冷漠的问道,他觉得和杨林为敌就是和他为敌。

  李愿注意到许宏图称呼杨林为小恩公,话语里似乎还有些尊敬的意味,他用惊讶的神情注视着杨林,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在吃杨林的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