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划到对岸又划了回来,人们纷纷下船了。廖菊兰看大家都下船了,她也着了急,没想到在放下船桨的时候,她一不小心被船桨上的一个铁钉子划破了手腕。

  廖菊兰吃痛了,却也没敢大喊,只是小声地“啊”了一声,可是太子还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的手腕受伤了。他当时就想过去问她怎么样了,想去给她包扎伤口,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他不能这样做。

  这时楚王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绢,对着廖菊兰说道:“把手拿过来!”

  廖菊兰乖乖地把手腕伸了过去,楚王给她包扎了起来。人们这时也都看向了他们,觉得他们很亲近。廖菊兰也怕别人多想,抬头一看,发现大家都在看他们,她特别不好意思,尤其看到太子也在看着她的手,她更加不好意思了。而楚王压根就没看别人,只是专心手上运功把廖菊兰的伤口附近的血逼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她包扎伤口。

  太子轩辕宇的心里很不舒服,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我一直拿她当妹妹,如今,她有人照顾了,而且还是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我应该为她高兴才对。”

  心中有一个声音马上反驳道:“给她包扎的人应该是我,这些人里面最关心爱护她的人是我!”

  两种声音在战斗着,太子握住了自己的拳头,脸上一会青一会白的。一分钟以后,已经包扎完了,廖菊兰感激地看着楚王。

  那天之后,太子的心里一直不舒服,眼前老晃悠着楚王给廖菊兰包扎的样子,他的心里像针扎的一样难受。“我得去看看廖菊兰,我得问问她手腕子的伤好了没有,还疼不疼。”

  两天之后,太子借着到乐府视察工作的由头来到了乐府,想见上廖菊兰一面。别的女学生们一看到英俊的太子,心都飞了。可是廖菊兰却躲了起来。她一心想要不再爱他,所以要在心中积攒他千百种的不好,比如:回京这么久,都不来见她,不关心她、不喜欢她之类的。

  放学之后,廖菊兰以为太子已经走了,才去找轩辕老师聊天的。刚来到门外,轩辕泪就叫住了她,说道:“菊兰,太子殿下来这里视察了,他说想参观参观这里,你呆着殿下去吧。”

  “啊?太子还没走呢?”廖菊兰小声说道。

  “是啊,太子殿下正在欣赏同学们的作品呢。”

  “那,老师,我今天还是回家吧,我不想看见太子殿下。”

  “那可不行啊,菊兰。刚才我已经和他说了,一会儿你领着他四处走走。”

  “好吧。”廖菊兰无奈地说。

  廖菊兰看见太子果然在会客厅里面欣赏学生们的作品呢,看到廖菊兰进来,他并没有吃惊,等廖菊兰走近了,他说:“乐府这些年办的不错,学生们的绘画和书法作品都挺好的。”

  “太子殿下最喜欢那位学员的作品呢?”廖菊兰问道。

  太子挑了一下眉毛,看了看廖菊兰包着的手腕,说道:“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品。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没有想把谁的作品据为己有。”

  廖菊兰发现太子听出她是在逗他了,就抿嘴笑了。“走吧,太子殿下,小女子带您欣赏欣赏我们乐府的美丽景色吧。”

  太子只是抿嘴轻笑了一下,就跟着廖菊兰走了出去。可是他并没有跟着廖菊兰,而是自己闲逛了起来。廖菊兰只好跟着他。很快他们停在了一间房子前面,他问:“这就是楚王的房间吧?”

  “回殿下的话,是的。”

  “果然简介淡雅。”

  又走了几步,就来到了廖菊兰住的小院外面,轩辕宇看着晾衣杆上晾着的是女孩子的衣服,就问道:“这个是你的房间?”

  “是的。”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好的。”

  进了廖菊兰小院,太子殿下四处转了转,院子真的很小,只有一棵大李子树,树下有一个方桌。太子坐在了方桌旁边,指了指边上的凳子,叫廖菊兰坐下。

  廖菊兰坐下后,太子拿起了她的手放在了桌子上,问她:“这里好了吗?”

  “早都不疼了,就是一个小伤口。”

  “但好像划得挺深的当时。”

  “恩。”

  “本来那天我是想要给你包扎的。”

  廖菊兰抬头看了看太子,她很怀疑他说这句话的真假,后来一想,他没有必要骗她,就眯起眼睛笑了笑。

  “兰儿,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我很好。哥哥你还好吗?”廖菊兰这才感觉到也许太子是来看她的也说不定,当时就把这么多天来积攒的他的坏处忘记了。

  “我也很好。”

  “哥哥,我听说你就要选妃了,也就要和香香公主成亲了。”

  “说是那么说,可是我不想选那么多的妃子,成天看着她们勾心斗角,没意思。”

  酷2匠'H网`3正w}版{首n发l

  “哥哥,彩虹郡主不在您选妃名单之列吗?”

  “不在。”

  “为什么啊?”

  “因为她是我本家的妹妹。”

  “可她是铁帽子王的义女,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啊?”

  “不,其实她是铁帽子王的亲女儿,只是因为她娘地位低下,才把她认为干女儿的。”

  “啊?”廖菊兰心想:那我为了她吃了那么长时间的干醋岂不是白吃了。她问道:“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呀?”

  “早就知道了,去甘肃不久我就知道了。”

  “啊?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太子拍了拍廖菊兰的头,说:“这是人家家里的秘密,我怎么能到处宣传呢?”

  廖菊兰本来是不想问的,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哥哥,你想我了吗?”

  “你说呢?”

  “我说你没想,你就顾着想香香公主和彩虹郡主了吧?虽然你不能娶彩虹郡主,但你一样可以想着她啊?”

  太子又敲了一下廖菊兰的脑袋,他说:“你这小脑袋瓜里整天装的都是浆糊吗?”

  顿了顿他又说:“哥哥最想念的人是你。”

  廖菊兰一看太子这么严肃的样子,又听到这句感人的话,眼泪当时就绕着眼圈了。

  太子说:“还是那么爱哭。走吧,带我在乐府溜达溜达。”

  出了院子,他们又离得远了点走路,太子说:“兰儿,你想我了吗?”

  “没想。”

  太子看了廖菊兰一眼,笑了笑,说道:“小傻瓜,我知道你定然是想我了的。以后每隔几天我都派人来接你,咱们俩在一块呆一会儿,好吗?”

  廖菊兰是想拒绝的,可是她却不敢说不,她点了点头。

  “行了,你告诉乐府令,今天就视察到这里吧,以后有空的时候我再来吧。”

  “是。”廖菊兰送太子出了乐府,心里的感觉却是甜蜜而苦涩的。甜蜜的是太子是来看她的,说的话也让她感动,苦涩的是自己尚有婚约,太子也有佳人在等待,自己与他终究是有名无分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