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位国画先生只是随便地看了廖菊兰一眼,问道:“乐府令大人,这是?”

  “她叫廖菊兰,是新来的学生,我想让她进入你的国画班,你看行吗?”

  “行是行,只是她现在进来的话属于插班,要想在成绩上赶上别人,应该在课余时间多多练习才是。”

  廖菊兰连忙说:“学生一定会努力的。”

  第二天到乐府上学,也该她倒霉,在路上,她正坐得安稳呢,就听到“噗”的一声,马车的车带扎坏了。车夫一边嚷嚷着,一边下车看,廖菊兰也赶紧下车了。她心想:糟了,要上课了,她对车夫说:“车夫大叔,我跑着去乐府了。”

  车夫叫道:“小姐——,对不起。”后面的三个字他说得很轻,因为这时廖菊兰已经走远了。终于跑到了乐府,一走进画室,她赶忙用袖子擦她脸上的汗珠,衣服也不整齐了。

  她找到一个最靠角落的位置刚要坐下,发现好多学生都在回头看着她,没想到,这些人中竟然有自己当年最好的朋友柳如烟。柳如烟已经听说了她要回来上学的事,现在正在冲她眨眼睛呢。她苦笑了一下,偷眼看了看国画先生。“还好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她自我安慰道。

  “对不起,先生,我出了点意外,马车坏了。”廖菊兰鼓足勇气说。

  “第一天上学就迟到,该罚吗?”先生冷冰冰地说道。

  “该罚。”廖菊兰硬着头皮说。

  “放学后把这件画室打扫干净。”先生说道。

  “是。”廖菊兰垂头丧气地说。

  这节课学的是临摹一副山水画。而廖菊兰比较喜欢画小人儿,对于山水她根本画不好。她知道自己就要完蛋了,因为听说这个绘画班在和旁边的绘画班比赛呢,看哪个班的学生画得好。她就要给这个班级丢脸了,就要给这个面具男丢脸了。

  山水画并不好临摹,大家都将近画了一个上午,在休息的时候,廖菊兰和柳如烟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互相说了自己的经历。

  柳如烟激动地握住廖菊兰的手,说:“兰儿,你比以前好看多了,个子也长了,对了,你这三年去哪儿了?”

  “别提了,我掉下悬崖去了。后来被一个农妇所救,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记忆却消失了。直到前些日子,我才恢复记忆,然后自己走回了京城。你呢?如烟,你过得怎么样?”

  “我一切都好,现在在整个乐府,我的琴艺、舞蹈都是很好的,老师们也都很喜欢我。”

  “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如烟,你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

  “呵呵呵呵……”两个人越廖越亲,还没聊够呢,休息的时间久结束了。两个人只好约好明天再聊。

  每个学生画好以后都把自己的作品交给国画先生,先生给点评之后,她们就逐个儿放学回家了。廖菊兰是最后交上自己的作品的,因为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画得实在是拿不出手,再说,反正她要打扫卫生,所以她并不着急。

  国画先生看了看她的画,对她说:“线条画得都是发抖的,你说能合格吗?你跟其他同学得差一大截呢!从今天看时,每节课下课后,你都要在这里多练一会画画,从基本功开始。”

  “是。”廖菊兰心想:“这回我的生活可是要充实得不得了了。”

  “现在你去打扫卫生。”先生说道。

  “是。”廖菊兰拿着扫帚、抹布开始劳动了,而那位戴着面具的国画先生就怡然自得地坐在教室前面的花坛边上看风景呢。廖菊兰心想:可恶的面具先生,一定是长得特别丑,要不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呢,难怪他那么凶,一定是心理有些不正常了。想到这里,她噗嗤一下笑了。

  好不容易劳动改造结束了,廖菊兰打了点干净的水,洗起了脸,因为她真的热了,而且脸也弄脏了。国画先生吃惊地看着她,他认为:一个大家闺秀是不应该这样随便地就洗脸的,他看着廖菊兰洗完了脸又把头发拢了拢,廖菊兰的这些奇怪的举动实在和他的其他学生不一样。她像是一个乡下的小姑娘,淳朴,勤快,而……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这时乐府里最大的官乐府令轩辕泪来了,她看着国画先生,说:“还没回去呢?”

  国画先生赶紧施礼,说:“这就回去。”说完国画先生看着廖菊兰说:“你也回家吧,明天不要迟到了。”

  “是。”廖菊兰答道。

  然后国画先生就走了。轩辕泪说:“兰儿,你好不容易回到乐府,我差人和你父母说一声,今晚就住在乐府吧。你的房间我一直给你留着呢。”

  “嗯。”

  廖菊兰和轩辕泪来到了后院轩辕泪的房间,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喷喷的饭菜的香味。原来轩辕泪听说廖菊兰被罚扫除后,就亲手为她准备了她爱吃的饭菜。有红烧排骨、松仁玉米、糖溜地瓜、肉沫茄子。

  “哇,您对我真是太好了!”廖菊兰欢呼了起来。

  “傻丫头,当年我们处地多好啊,我早把你当成了我的孩子。来吧,兰儿,坐下了吃吧。”

  “老师,别的学生还住在这里吗?”

  “不了,乐府里现在没有住宿的学生了。我嫌麻烦。但是你可以住在这里陪着我,我也希望你住在这里。”

  “好吧,老师,只要我父母同意,我会经常住在这里陪着您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轩辕泪低下头去夹菜了,所以廖菊兰没有看到她红了的眼圈。但是她知道,轩辕老师对她是极好的。所以早在三四年前,她就管别的先生叫先生,管轩辕泪叫老师了。现在老师当上了乐府令,她的心里也为老师高兴。

  “老师,我们那位国画先生为什么要戴面具啊?他是不是很丑啊?”

  “兰儿,你觉得容貌重要吗?”

  “我觉得不是特别重要。”

  “兰儿,我告诉你你不好告诉别人,你们这位国画先生不仅很年轻,而且非常地英俊,他是不想让学生们每天光看他而不画画了才戴上面具的。他不喜欢一大群女孩子追在身后的感觉。”

  “啊?只听说过长得丑而戴面具的,还真没见过长得好看而戴面具的呢。”

  “对了兰儿,你和你表哥不是有婚约吗?你们怎么样了?”

  酷Z匠网正+版首发^)

  “我回来不久,他又一直在打仗,所以我还没看见他呢?那婚约好像还在吧。”

  “兰儿,你还喜欢他吗?”

  “不喜欢了,因为我觉得他太花心了。”

  “兰儿,男人在年轻时谁没点故事,只要她真心待你就好了,再说,只要你们成亲,你就是正妻啊!”

  “不,老师,他必须答应我不能纳妾,我不想和别人抢男人。再说,叫我对他的感情已经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山中酸杏说:

  男三号已经出现了,到底谁会是女主的真命天子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