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施琅来了以后,白天,他就和轩辕宇一起处理公务,到了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就一起喝酒。这一天,他们俩又一起喝起了酒,而廖菊兰那天刚好在屋子里看戏折子呢,所以没有参加。

  看了很长时间的戏折子,廖菊兰觉得眼睛很累,就出屋子透透气,听到轩辕宇和冯施琅在那里把酒言欢忍不住就过去听了。施琅说道:“轩辕兄,我估计再有两三个月咱们就能够回京城了。”

  “差不多吧,只是我也不愿意回到京城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轩辕宇说道。

  “廖菊兰还没有恢复记忆呢吧,到时候你要拿她怎么办呀?”

  “她已经在吃恢复记忆的药物了,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就说兰儿当年落崖之后,被一个好心的妇女所救,养好身体以后却失去了记忆,一直在那个妇女那里住了两年多才逐渐恢复记忆,这才回到京城的。”

  “那廖家不会派人调查吗?”

  b酷,匠H7网BR唯p|一{正4s版H,!~其:+他、都/m是C盗版v

  “放心吧,我已经找好了一位住在山崖边上的妇女,给了她一些钱,她会知道该怎么说的,过些日子,我会让兰儿过去住一段儿,让她们互相熟悉熟悉。”

  廖菊兰听到轩辕宇说这些,心里很感动。想不到哥哥为自己安排好了回到京城中的说法,毕竟要是到时候说自己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呆了将近三年好说不好听。可是哥哥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她很感兴趣,于是继续听了下去。

  “说真的,殿下,和廖菊兰在一起呆了三年,你对她没有产生男女之情吗?”施琅故意打趣儿的问道。

  “真的没有。一开始决定带她去药王谷,说白了也只是顺便而已,后来在一起久了,就真的把她当成是妹妹了。”轩辕宇说道。

  “呵呵。我可是听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有的是一见钟情,有的是日久生情,有的是恩情,也许你们会日久生情也说不定啊!”

  “施琅,如果你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呆了三年你都没有喜欢上她,那么你觉得以后你还会喜欢上她吗?”

  “十有八九是不会了。”施琅挠挠头,说:“毕竟廖菊兰是平凡了一些啊!要是她足够聪明,足够漂亮,也许你们早就……”施琅欲言又止的样子。

  廖菊兰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她踉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什么?当初救自己只是“顺便而已”,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是因为自己太平凡了,她的心一阵一阵地揪在了一起,回想起这三年来的感情,自己把整颗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他就是自己的天,就是自己的地,就是自己的生命,可是自己对他来讲,竟然就只是顺便而已!女人的容貌对男人而言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躺倒床上,廖菊兰感到一阵迷茫,越想她的头就越疼。施琅叫哥哥“殿下”,在本朝之中,只有皇子才有这样的称谓,难道他是一位皇子?想不到自己这么幸运,能和一位皇子在一起呆了这么久。原来哥哥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听说皇上有很多的儿子和女儿,这么说哥哥应该有很多的姐妹,那自己这个干妹妹对他来说一定是算不了什么的。想到这里,她哭了起来,她不想让别人听到她的哭声,所以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

  直到过半夜她才睡着,睡梦中,自己前世认识的青华帝君正微笑着向她伸出手,说:“白兰兰,回来吧!在人间呆了这么久,可收获到什么了吗?”她却一直往后退,说:“还没与收获到,什么都没有收获到。”

  醒来之后,她浑身冒着冷汗。走出屋子后,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吃早饭的时候,轩辕宇和施琅都看着廖菊兰,发现她的眼睛肿的跟大桃子似的。施琅问她:“怎么了,兰儿,怎么哭了?”

  “做噩梦了。”

  施琅哈哈大笑道:“做一个噩梦也能哭成这样,女孩子的心真是玻璃做的呀!”

  廖菊兰没有理他,坐在那里闷头吃饭。轩辕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叫人给廖菊兰做一碗大枣粥,补补身子。廖菊兰也没有抬头看轩辕宇,此刻,她对轩辕宇是有埋怨的,她觉得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在他们眼里,就只有两种女人:好看的,和不好看的。

  轩辕宇一看廖菊兰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也忍不住和施琅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抿着嘴笑了。其实廖菊兰没有听完他们俩的说话,轩辕宇后来说的是:“刚开始接触一个女孩的时候,一眼就会注意她的容貌,像香香公主和彩虹郡主那样的,美得没处可藏。后来又会关注她们的才情,有才情的会更加让人欣赏些,比如彩虹郡主下棋下得好。”

  “是啊,可是我认为女孩子有趣才是重要的,比如兰儿,她很有趣。”施琅说道。

  “是啊,我看你们俩挺处得来的,施琅,你是不是喜欢兰儿啊?”轩辕宇问道。

  “没有没有,我和兰儿是好哥们,在一起喝酒的哥们,我倒是觉得兰儿她喜欢的是你。”

  “呵呵,那是因为她依赖我,又没有恢复记忆。等她恢复记忆以后她就会还是喜欢她表哥的,那种文质彬彬的吧?”

  “哈哈”两个人说罢就继续喝酒了。

  吃过早饭以后,廖菊兰还是心情不好,她一个人骑着马出去溜达了。是啊,她不配得到人间的爱情,谁让她前世弄乱了人间的红线呢?越想她就越生气,不知不觉地,马的速度就快了起来,马儿在大路上狂奔起来,他也兴奋了,他越跑越快,廖菊兰已经不能控制它了,终于,在马进了一片树林子之后,廖菊兰眼冒金星,一下子被马给掀了下去。

  她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大脑瞬间变成了空白,然后变成了浆糊,自己今生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了她的脑海。父母的疼爱,对表哥的追求,和表哥的相处,表哥对自己的背叛……她还记起来了自己在乐府中学习的日子,记起来了自己与太子的相逢,天啊,头好痛啊,她挣扎着坐了起来,一摸自己的脑袋,摸了一手的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