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他,想去王府看他。”这个想法每天控制着她的大脑,每天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念他的名字,他打她的那一个嘴巴打没了她的自尊,却没有打没她对他的思念;打肿了她的脸,却没有打消她去看他的念头。还有轩辕宇在兰州城,而她在天水城,要不,她早就忍不住去看他了。

  思念成灾,她已经无法控制。这一天,她早早地向李长歌请了假,打扮成了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她出发去兰州城了。到了铁帽子王王府的后门,她和看门的小厮说自己要找施琅,那个人就带着她进去了。

  施琅当时正在和轩辕宇研究怎么样整治这里的官风,听说有个男的找他,他就起身来到了自己的院子,一看是廖菊兰。

  “菊兰,你回来了。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施琅,我想进来,他们不让进,我就说是找你的了。”

  “既然回来了,就去见见你的哥哥吧。跟他认个错,这事也就过去了。”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我只是想拿几件衣服,一会儿你把他支开,我进去拿几件衣服。施琅,咱们是不是好朋友?”

  “当然是。”

  “那你答应我我回来的事不要告诉他,我不想见到他。”

  “好吧,菊兰,可是他毕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难道还要恨他不成吗?”

  “没有恨他,只是想用一段时间来调整一下我自己。”

  “好吧,我去支开他。”

  施琅去找轩辕宇了,廖菊兰偷偷地跟着。透过一棵大柏树,她终于看见了他的背影。她想看看他的脸,可是她不能那么做。

  施琅说:“飞宇兄,咱们去花园看看吧,听说有几枝梅花开了。”

  轩辕宇没说话就跟着施琅走了。他最近的精神状态也不是特别好。好端端的一个妹妹,两年来一直跟着自己,自己只是打了她一个嘴巴,她就走了。可是她因为嫉妒动了杀心,自己教训她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近来,他常常反省自己这段时间的行为,总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也许自己对彩虹郡主是好了点吧,可她也不至于嫉妒啊!她和彩虹的关系不是很好吗?轩辕宇自认为自己对女人的心是真的不理解的。他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心里有点空。

  他们走了之后,廖菊兰进了她和轩辕宇的套间,当初搬到彩虹的院子住的时候,没拿几件衣服,可是她也并不想拿衣服,她只是想去她的房间看看。进去以后,她发现窗台上放着的那盆菊花长得很好,“看来有丫鬟经常给它浇水吧,”她想到。屋子里的摆放一点都没有变,她看了看就出去了。

  √酷匠#网?E永U久…免f-费看!小t说XC

  她来到了衙门,找到了那个负责画像的师傅,给了他五两银子,说:“师傅,你能帮我画一下轩辕飞宇吗?”

  那个画像师傅奇怪地看了看她,他的职业道德告诉他,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于是他说:“是那个西北巡察使?”

  “是的。”因为刚好这个画像师傅见过他,他就画了起来。

  画好之后,按照廖菊兰说的,他又改了改细节,廖菊兰说:“师傅,这件事不告诉别人好吗?放心,我不会用它做坏事的。”

  画师的眼睛何等敏锐,他已经看出她是一个女的了,也猜出这是女孩子家思念情郎才想画下来以慰藉思念之情的,所以点了点头,廖菊兰就高高兴兴地拿着画像回到了天水城。

  廖菊兰不知道的是,那盆花是轩辕宇时常给浇水的,他还时常会到她的房间去看她用过的东西,尤其是这盆花。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轩辕宇其实也想念她了,只是他不愿意去接她回来,他的心中希望她能够自己回来,跟她认一个错。他希望这个主动的人会是她。

  这一天,施琅说自己要去天水城体察体察民情,问轩辕宇去不去,轩辕宇说:“我也没去过那里呢,想去看一看。”其实他听说廖菊兰在那个城市,所以才想去的。

  两个人带着两个随从溜溜达达就来到了仁义村,村长接待了他们。村长听说是巡察使来了,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晚上的时候,还特意办起了篝火晚会。

  有人捎信说家里晚上要办篝火晚会,要他们回去捧场。李长歌就让伙计看着店,自己带着李春莹和廖菊兰回家来了。

  篝火燃起来的时候,全村的男女老少们有的在准备烤羊肉,有的在敲打着乐器,有的在跳舞。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围着篝火,手拉着手,快乐地唱啊,跳啊。

  廖菊兰也梳了很多个小辫,头上戴了一个类似于新疆姑娘戴的头饰,是一个圈圈戴在头上,下面坠着许多小坠子的那种,人在跳舞的时候,小坠子不停地拍打着她的额头和头发,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她是后到的,所以离主宾席很远,也不知道来的客人就是轩辕宇和施琅。开始她是和春莹拉着手跳的,后来有人叫春莹去敬酒了,她就和李长歌一起手拉着手跳舞了。

  廖菊兰的容貌越长越像她出生之前救她性命的那个凤凰变成人后的样子了,当然这一点她并不知道。那个凤凰变成人的样子当然不会丑了,甚至是很美的。只是廖菊兰现在还没有像到那个程度而已,但是看起来已经有一种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的感觉了。

  李长歌看着含苞待放的廖菊兰,她的笑容比那篝火的火光更让他觉得温暖。他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却没有成亲。那是因为多年前他喜欢的一个姑娘意外地去世了,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打开心结,不愿意接受别的女孩。可是今天他看着廖菊兰跳舞的样子,简直像是鸟儿在飞一样,而自己和她一起跳舞,就好像一起在飞一样,让他暂时地忘记了痛苦。

  跳得累了,两个人就一起坐到火堆旁边,李长歌自然动手串羊肉,烤羊肉。廖菊兰的脸因为跳舞累的,加上火光烤的,红扑扑的,像一个红苹果,李长歌真想捏捏她的脸蛋。

  “菊兰,其实留在我们这里也挺好的吧。”

  “是的,李大哥。在这里,我认识了好多好朋友,让我又有了家的感觉。等我恢复了记忆,回家住一段时间后,我真的想再回来这里。”

  “别担心,菊兰,总会恢复记忆的。到时候,我也想去你家拜见一下你家中的伯父伯母。”

  廖菊兰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李长歌递过来的肉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