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刀虽然是刀客导师,但是还是没有能在厨师老丁的菜刀之下撑过一招。

菜刀面拍在章一刀的身上发出“乓乓乓乓”的声音,章一刀也一边躲闪一边惨叫。

“丁大叔,别打了,疼疼疼!”章一刀的求饶并没有获得老丁的宽容菜刀依旧是照着他身上招呼着。

“丁大爷,我现在就付账行不行!”章一刀没办法了,只得掏出一把铜币。

老丁看见铜币,动作停了下来,摸了摸下巴进行了一会儿心算,然后菜刀继续招呼章一刀,“小兔崽子,在我这又吃又喝那么多天,用这点铜币就想打发我?你们三个的所有费用至少也得一个银币!”

“丁大爷,我也没办法啊!前段时间村里招贼,我们哥仨的老底都快被那个贼掏光了,实在是没钱啊!”章一刀护住脸苦叫道,“能不能通融通融,等下个月主城来人发工资了我在给您补上剩下的钱?”

“不行!”老丁果断拒绝了章一刀的提议,“没钱就给我干活!干到你们把账还完为止!”

在一旁开了录像的吴斗彻底傻眼了,他知道百丈村厨师老丁是个高人,但是没想到这么彪悍,打章一刀跟打小孩子似的。

他更傻眼的是,章一刀还真的就跟小孩子一样听话,连踢带踹的弄醒了两个弟弟,屁颠屁颠地去村外杀猪取肉了。

“嗯?你还有事吗?”老丁见吴斗还在,把刀往腰上一别,两眼发出寒光。

吴斗噤若寒蝉,干笑道“没,没事,那,那个,丁大爷,我我先走了!”

转身欲走,身后却又传来老丁的声音。

“慢着,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你陪着黑子那家伙来我家偷吃,我心里这个气啊,我这一气,我这身肥肉可就不舒坦,我这一身肥肉不舒坦就想运动运动……”

没等老丁说完,吴斗立刻过去给老丁捏肩捶背,“丁大爷,有没有什么活需要我帮忙啊?”

“厨房柴不够了,要是有人每天能帮我送点干柴来,我这一身肥肉可都舒坦得不行不行的。”老丁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

吴斗一听,立刻拍了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老丁立刻笑得一身肥肉都动了起来,“你自个说的,我可没逼你!本来是想让你给黑子捎个话,让他这几天送钱过来,不过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放过黑子了,不过别忘了每天送干柴过来。今天的就不用了!”

吴斗瞬间肠子都悔青了,“我这么嘴贱干什么!”

看吴斗一幅落败公鸡样,老丁拍了拍吴斗的肩膀,“年轻人天天愁眉苦脸的可不好,给你一个好消息,你徒弟的见面礼我帮你准备好了。”说完,老丁去厨房拿了一个坛子出来。

打开坛子,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面而来。

“这是?”吴斗看着坛子里晶莹的粘稠液体问道。

“凝香玉脂,对于太虚战士来说这可是大补之物!”老丁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瓷瓶,往里面装了一瓶。

“你每天取一点用水兑一兑,给太虚战士喝,能帮他改善身体!”老丁将小瓶递给吴斗。

“系统提示:你获得了凝香玉脂。

凝香玉脂:消耗品,(极美味)服用可改善体质,服用过多则失去改善效果。”

吴斗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

“当!”老丁将菜刀掷到窗台上,刀刃入木三分,“黑子,我知道你在那,我告诉你,别打我凝香玉脂的主意!”

窗台下黑影一闪而过。

吴斗赶紧收好了小瓷瓶,生怕黑面人打他的主意。

从老丁饭馆出来,吴斗走到一个角落,打开小瓷瓶,用指甲抠了一点玉脂尝了尝。

香,甜,柔。

吴斗觉得世上再也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不由得失神了一会儿。

就在吴斗失神的这会儿,一只透明的勺子伸进了小瓷瓶掏出了一点凝香玉脂,然后悄悄消失了。

“啪啪啪!”吴斗给了自己几巴掌。

“不能吃不能吃!这是要给徒弟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忍不住又蘸了一点放在嘴里。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8

吴斗就这样一边走一边实在忍不住就蘸着吃一点,走向了铁匠铺。他还要去取给他准备的黄金级装备。

角落里,黑面人悄然现身,将小勺子放到嘴里,两眼放光地慢慢舔着,“老丁!我一定要偷到凝香玉脂,我要是偷不到,就让我以后变成小白脸!”

走到铁匠铺的时候,凝香玉脂就被吴斗蘸着吃了一小半。吴斗下重手给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让刚出来的老铁匠铁锤吓了一跳。

“吴斗?你怎么了?”铁锤担心地看着吴斗。

吴斗揉了揉脸,笑着说道:“没事没事,脸抽筋了,老爷子,我来取村长说的东西。”

“哦,你等下!”老铁匠立刻进到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条精致的银色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个日月水晶,日的结构是一个小槽,槽外是连接着月结构的密密麻麻的符文。

小槽内有一个小型的储物空间,可以放置一个能核,能核可以通过日月水晶内的纹路借助符文给月水晶内部的法阵提供能量。

“这条项链平常佩戴可以平心静气,也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释放一个保护罩。”老铁匠介绍道。

不用老铁匠介绍,吴斗就已经收到了系统提示。

“千秋:项链(黄金级)。

被动效果:静心,可提高技能经验增长效率。

主动技能:心中日月:可以释放一个保护罩抵挡一次伤害,使用次数视内部安装的能核能量而定。所受到的伤害越高,消耗的能量越多。

物品介绍:百丈村珍匠师李大师的作品,佩戴可以平心静气,关键时刻可以释放一个保护罩。”

“我可以私吞了这条项链吗?”吴斗木木地看着老铁匠。

铁锤眨了眨眼睛,“你说呢?”

答案是不可能。

“清羽,我们接下来要玩哪个游戏?”

某废品回收站,两个男大学生将两个头盔交还给工作人员。

一个叫肖华,一个叫秦羽。

“玩《神命》吧,据说它跟我们之前玩的游戏不太一样。”秦羽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广告屏。

肖华顺着秦羽的目光,看见广告屏上九尾魔狐香丽,立刻就明白秦羽这家伙又犯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黯歌说:

vc 你要出场了,有没有很激动!

虽然等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