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师推着轮椅将吴斗带出屋,一路上村民都在关心的询问吴斗的身体如何,吴斗一一回答。

  “上一次是秦大夫把我从家里推出来的,也是这张轮椅,大家也都是这么热情地询问我的身体。不知道秦大夫最近怎么样?”吴斗看着再一次经历的场景心里有些感慨,想到了救了自己很多回的医师秦守生。

  于是他回头问李大师,“李大师,秦大夫怎么样?我想去看看他,秦大夫救过我很多次了,这次我想去好好谢谢他。”

  李大师听到吴斗想要去找秦守生,脸色微变,想了想,说道:“老秦为了救你可是把老命都拼了,现在床上躺着呢,你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秦大夫他怎么了?”吴斗有些愧疚。

  “他用了两次光明之愈,因为诅咒里的残魂太强大,老秦他透支了法力,又伤到了灵魂,估计要一个月才能恢复。”李大师有些忧虑。

  吴斗更加愧疚了,放在轮椅上的双手紧握成拳,“都怪我!”

  李大师见吴斗心生愧疚,便出言安慰:“小吴,不要怪自己,你并没有错,怪只怪这世道混乱,魔族横行,你现在要是觉得愧疚就把这份心放到消灭魔族上。尽全力消灭更多的魔族,这样才对得起老秦为你付出那么多。”

  吴斗不再说话,低着头沉思,“魔族真的能被消灭吗?”

  被诅咒的那时候,吴斗在木乃伊王的幻境中见到了一剑的心魔魔剑,清楚了一件事。

  魔由心生,有心在,自然有魔在,要是想让魔族消失就必须让所有生灵的心达成一个和谐的共识,没有分歧,没有隔阂,没有争斗,自然不会有魔念生成。

  但是,这可能吗?

  就算一个人没有私心,没有贪念,也难保另外一个人没有。就算一代人没有私心,没有贪念,也不代表下一代会没有。

  要想魔不存在就必须灭心,但是心死了活着就只是一个行尸走肉。

  所以,魔,是必然存在的,存在的即为合理。只不过现在魔族的势力过于强大,已经破坏了合理的平衡。

  “我需要的不是消灭魔族,而是维持平衡!”吴斗小声说道。

  李大师听见吴斗低语但是却没有听清,便问道:“小吴,你说什么?”

  吴斗笑了笑,“没什么,大师,我们赶紧去看秦大夫吧。”

  到了化生堂的病房,医师秦守生就坐在一张病床上坐着给生病的村民号脉。

  “哟,小吴你这么快就醒了?”见到吴斗,秦守生还是很惊喜的,他没想到吴斗恢复清醒这么早,在他的预计中,吴斗至少要明天才能醒。

  吴斗看着秦守生,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终于像是一个老人了,脸上的红光已经消失,脸色呈苍白色,徒增了很多日暮之感。

  吴斗突然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这里才是他的世界,而游戏舱外才是游戏一样。

  “秦大夫……”吴斗看到秦守生的觉得眼睛有点热,接着就是胸口一阵发痒,鼻子一酸眼睛就湿润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游戏中哭,也是这几年来第一次这么感动,除了家人以外,他是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感受到这么浓的关怀。

  虽然这是一个游戏,但是却这么真实。

  “你怎么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啊!你这样小女儿姿态是怎样啊?”秦守生见吴斗的哭样,便调笑他。

  吴斗被秦守生这一句逗乐了,他用手抹去眼中湿润,“秦大夫,要是柳婶听到你刚才的话又要和你吵了。”

  秦守生闻言哈哈大笑,“她肯定会说要是没有小女儿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大丈夫了。”

  “秦大夫,谢谢您!”吴斗郑重地看着秦守生,然后从轮椅上起身在秦守生床边站立。

  屈膝跪拜。

  “你这是做什么?”秦守生有些诧异。连带着吴斗身后的李大师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想拜师!”

  “拜师?”秦守生闻言有些好笑,“我不是已经是你的老师了吗?”

  lu最}H新章节◎S上#}酷T《匠N网

  吴斗抬头看向秦守生,真诚地说道,“那这就是迟来的拜师礼!”

  接着吴斗转身向李大师也磕了一个头。

  “我也有份?”李大师有些惊讶。

  吴斗拜完起身坐回轮椅上,对着李大师说道:“大师,我们去百丈树那吧!”

  不止李大师,吴斗打算给所有教过他东西的人都跪过来一遍。

  “既然这么真实,就当作真实吧!”吴斗看着越来越近的百丈树,心中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黯歌说:

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