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庆歌城的人来说,今天可是相当难忘的一天。未言阁大弟子陆砚武,下山至今不过六七月光景,所遇对手皆不是一合之敌,而他在山上时,上山找他切磋之人也从未有胜绩,可今天所有人才能知道,原来从未有过败绩的陆砚武最擅长的竟然不是剑。

弃剑习武又八年,未言砚武最善拳。

天海流沙感触最深,如果说持剑的陆砚武站在她的面前,像那擎天倒下的山峰,那么现在双拳紧握直立与天地间的陆砚武,不如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更为恰当,你看前路坦荡,又怎么知道这片土地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坑。

因为陆砚武突然的变化,天海流沙有些踌躇不敢往前,持剑的陆砚武已经能对她造成足够的压力,而现在赤手空拳的陆砚武对她来说,已经能够匹敌。是的,只是能够匹敌而已,天海流沙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认识,她的自傲来自自身强大实力的支撑。

陆砚武收起了剑,等待天海流沙的进攻,不过对方迟迟没有动静,他也不再等待,未言阁的人在对待任何事情上,都不喜欢犹豫。

双腿微曲,一阵气浪自脚下散开,陆砚武凭空消失,与他不到一丈距离的天海流沙突然双目微凝,脚间真气鼓荡,再一次违背了物理定律的一个旋转,侧身让开两步,陆砚武的拳头挨着她的身体擦过,袭然停下,刚现出的拳头化为长鞭一般,狠狠的甩向天海流沙。

天海流沙并非等闲,来势汹汹的一招相当可怕,但她并不是没有办法闪避,只是一味的闪避不是她的风格,不是她继承的天海血脉的风格。只见天海流沙右腿向后,蹬地用力,力量从腿部转至腰部,随后旋转,拧死,在瞬间放开,右肘宛若刀锋撕裂空气,向着陆砚武鞭来的手臂斩去,一刀一鞭,相撞前不过刹那时间内,真气喷涌,陆砚武拳上真气环绕若片片鳞甲,天海流沙却是从手肘向上延展,成斩首大刀状,刀能否斩下,还要看甲胃是否足够坚固。

素青色的真气构成的甲胃,在天海流沙深红色斩首大刀下摇摇欲坠,却只是摇摇欲坠,最终依然不变,两者相撞,最后消散于无形,但,天海流沙退了两步,陆砚武,一步未退。

天海流沙面色难看,无法相信,骄傲如她是没法承受失利的,对方赤手空拳没有武器,可她的手上好歹还带着‘一叶花’,不公平的对战下,自己还落了下风,天海流沙很不开心。

深红色的真气从她的身上喷涌而出,环绕着她的身体,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不过几个眨眼,她的周身已是风裂苍穹般的场景,一道几丈高的龙卷风内,天海流沙嘴角带笑,本还略有几分稚气的她突然之间妩媚异常,匀称的小腿从在紧紧包裹着的裤子上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仿佛只是轻轻的向着地面一跺脚,却崩裂了半方擂台,天海流沙顺势浮上了半空,环绕着自身的龙卷风缓缓向着身体靠拢。

还站在半方安好擂台上的陆砚武打算做点什么,但直觉却能告诉他此时的天海流沙要准备的招式很可怕,但现在若攻击她,就会更可怕,所以陆砚武安然的站在原地,只是看着天海流沙,什么都不做。他的师祖夸过他很稳重,这里的稳重,指的不止是性格。

未言阁陆砚武,有个不太响亮,但很有意思的称号,叫做‘不动如山’。

当天海流沙像陨石一样朝着他落下的时候,陆砚武就真正变成了一座巍峨大山。

周身环绕真气的不止是天海流沙一人啊,陨石撞向的陆砚武真气早已将他紧紧裹住,像一颗圆圆的弹球,天海流沙的撞向了这颗弹球。

第一次,陆砚武周身无恙,只是脚下擂台又破碎了一些,天海流沙在一撞间借力回到了空中,再次落下,陆砚武身体一震,脚下擂台复碎。

第三次,陆砚武后退半步,第四次,陆砚武后退一步...天海流沙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只剩下残影,道道残影笼罩了这方擂台,像是场真正的陨石雨,每一次落下,就是毁灭,不多时,这方擂台已是一片碎石瓦砾,这时候,在休息内的刘不玄才能发现原来在擂台与观众席的分隔线上还有着一道透明薄膜,时不时隐隐闪过的繁复符号显示出薄膜的不凡,本在擂台周围观战的参赛者也都退到了足够远的地方,给场中两人足够的空间,这场战斗到现在,地点已经失去了意义,这是两个能够争夺年轻一辈领军人的青年高手。

场中人,场上人,场外人,唯有刘不玄是真正的在感叹,感叹这世界的坑爹。

《屠圣决》至今他还未登堂入室,只能说是刚刚入门而已,许多妙用还未展开,不过最直接的就是他的体内没有一丝真气,场中这些毁灭性十足的招式,绚烂无比的战斗方式,他一个都做不到。甚至如果对手飞高点,他也只能干瞪眼,之前的两场战斗,他那场不算,商仁对黎晓世,长风一念的那场,都是将真气深藏在招式内,还谈不上绚丽耀眼,而现在这样的真气对轰从技巧上来说肯定是差了些,但是这种画面感,这种热血澎湃的战斗感,真是让他羡慕无比。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别人这样对战?

不管刘不玄在下面如何作想,台上两人的战斗不会就此停下,而且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天海流沙的攻势一次强过一次,陆砚武一退再退,若是再这样下去,人生第一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陆砚武不再闪避,当天海流沙的“陨石”攻击再次落下,撞上的不再也是环绕在陆砚武周身的光壁,而是一只坚定的拳头。

“砰”是相撞的声音,“嘣”是地面裂开的声音,没有了擂台,坚固的地面也没有逃离厄运,巨大的撞击下,陆砚武腿部下沉,陷进地底一尺有余,但这次他半步未退。

天海流沙正打算故技重施,向天空弹去,却是身体突然的一僵,陆砚武再一次抓住了她,天海流沙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突然一红,刚要动作,陆砚武右手抓着她的左肩,身形却是一扭,一个圆形的弧线散开,将她狠狠的抛了出去,完美的卸去了她所有的冲力。

天海流沙人还在空中呈抛物线落下,陆砚武已携着漫天拳影而来,正常来说,身处半空无法借力的天海流沙必败无疑,但很多人就是不能已常理来说。本应无处借力的天海流沙脚尖虚空一点,整个人突然摆正,开始旋转,她好像很擅长旋转,也很擅长借力。陆砚武的漫天拳影中,突兀的出现一条长腿,纤细匀称又充满爆发的力量。

你的拳影多,我这一脚也足够。

这是两人的第三次相撞,不过可惜的是并没有相撞,天海流沙的膝盖上深红光芒隐蔽,撞上了陆砚武的胸膛,陆砚武的拳头又撞上了天海流沙的小腹。两人一触即分,却是瞬间承下了对方所有的力道。

触身而退,不多不少,两人刚好各退五十三步,中间距离也恰巧是三十三丈三。

天海流沙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但很快的被她擦去,反观陆砚武,身上无恙,可脸上男以消退的潮红很轻易就能看出他强压下了喉咙处的鲜血,这一次,两人依然不分胜负。

足够精彩的比赛不是刘不玄的羚羊挂角,也不是黎晓世收尾的帅气,更不是长风一念的仍有余力,最好的正好是胜负难分。